【一鏡到底】我要變成吳宗憲 彭文正

王思涵
·14 分鐘 (閱讀時間)
彭文正的人生岔路看似分在失去電視舞台、站錯候選人之後。事實上,反差與衝突一直是他的人生課題。
彭文正的人生岔路看似分在失去電視舞台、站錯候選人之後。事實上,反差與衝突一直是他的人生課題。

在Google搜尋彭文正,第1個出現的關鍵字是「彭文正怎麼了」。

彭文正怎麼了?以他的名字搜尋新聞,第1頁:論文門、蔡英文、真假博士,第2頁、第3頁同樣,只是多了中天與王又正。再試下個關鍵字「彭文正怎麼了PTT」,結果顯示,2020整年都有鄉民發問:「彭文正怎麼還在打論文」「彭文正現在到底算深綠還深藍啊」「想知道晶玉現在怎麼想」「他住在怪奇孤兒院的圈套裡面,每天都是大選前一天」。昔日台大新聞所教授,為何變成網民揶揄的對象?或許這是一個走過老三台、有線電視年代的老新聞人,失去電視舞台後,在社群時代謀求新發展的故事。

彭文正小檔案出生 ▶ 1961年5月29日
學歷 ▶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新聞與大眾傳播學博士、公共政策與管理學碩士,台大農推系
經歷 ▶ 台視新聞主播、製作人;台大新聞所所長、教授;客家電視台執行長;壹電視《正晶限時批》主持人、民視《政經看民視》主持人
現職 ▶ 政經傳媒創辦人,主持YouTube頻道《政經關不了》《與網路媒體》《呷新聞》

擔心愛狗Pickle不知主人去向,彭文正出門常帶著牠,或透過監視器呼喚安撫。
擔心愛狗Pickle不知主人去向,彭文正出門常帶著牠,或透過監視器呼喚安撫。

「不曉得我現在是第一通緝犯嗎?」1月初,跟彭文正約在他的新辦公室,讚他工作的地方小歸小,但坐擁北市仁愛路樹蔭大片窗景,他一本正經自嘲,這樣被狙擊才看得見。介紹被他稱為「要犯」的3位男同事,論文案的負責人從電腦前站起來轉身高呼:「真的!我用命保證(論文有問題)!」彭文正立刻接應:「我用我的命保證他的命!」場面激昂,瞬時不知道自己是在男生宿舍,還是政論節目現場。

台派男神 戰小英打論文

訪問從彭文正小時候開始,他先說洋蔥炒蛋與小英便當,言必稱蔡英文。回顧學生時期,他說他跟蔡英文同樣養貓,乖到不行,走路都走直線。問他連回憶也跟蔡英文密不可分了?「沒有啦,我最近太關心她,人生下半場已經奉獻給她,所以每件事情都要扯一下,讓妳下筆無從躲。」

2016年蔡英文(前左)總統就職國宴,彭文正(後左)與Janet(後右)共同擔任主持人。(總統府提供)
2016年蔡英文(前左)總統就職國宴,彭文正(後左)與Janet(後右)共同擔任主持人。(總統府提供)

很難想像,眼前穿著白色帽T、一派輕鬆的彭文正,5年前還在蔡英文第一次就任總統的國宴典禮擔任主持人。當時他自己租了一套Ferragamo黑色西裝,網評一面倒:「氣質出眾,文質彬彬」「根本男神」。

男神還是大學教授。彭文正曾是台視《早安你好》最年輕的主持人、製作人,台大畢業,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拿到博士學位,回台當上台大新聞所教授、所長。他與主播李晶玉的婚姻被譽為才子佳人,二人搭擋主持《正晶限時批》《政經看民視》,一度創下不少收視紀錄。

彭文正(右)曾是台視《早安你好》最年輕男主持人,搭檔大前輩葉樹姍(左)。(彭文正提供)
彭文正(右)曾是台視《早安你好》最年輕男主持人,搭檔大前輩葉樹姍(左)。(彭文正提供)

不過這一切,在2019年民視節目停播後變調。台派主持人轉戰YouTube,幾乎天天抨擊蔡英文的論文,還去國民黨演講、上中天電視台。60歲了,他已經很少穿西裝,甚至公開期許自己成為吳宗憲的接班人。

愛出風頭 火爆面對衝突

資深新聞人與吳宗憲並非沒有交集點—彭文正也喜歡說話與舞台。回顧成長歷程,彭文正跟我們描述,身為老么,上有5個姊姊,天之驕子如他,差2分沒考上建中後,如何大鬧師大附中,又一路靠著好口才、打比賽,成為校園風雲人物,還讓不愛讀書的他,過五關斬六將,考入老三台時代的台視,申請上全美前幾大傳播研究所。

彭文正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拿到新聞與大眾傳播學博士學位。(彭文正提供)
彭文正在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拿到新聞與大眾傳播學博士學位。(彭文正提供)

彭文正如數家珍:他考進私立小學的分數,為學校拿到幾座全國作文、辯論、演講比賽冠軍,一路上貴人、老師的名字。這是主播的專業,人事時地物一定要精確。

「我覺得我就像李白,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每天都在想有的沒的,高一開始想要編校刊、創演辯社,想要打桌球校隊,想要代表學校出去比賽,反正就是愛出風頭,說不上愛玩,就是喜歡走上台。」

彭文正也是聰明的。本來大學念中央,眼看大二結束快被二一,他只花一週念書就轉學考入台大農推系。博士學位也是,沒讀過相關科系,卻3年半就畢業,還被學校提名北美最佳傳播類論文。

彭文正的聰明是懂得抄近路。因為沒有獎學金,為減輕學費壓力,他進學校前,已決定專攻領域為政治傳播,論文題目是美國大選民意怎麼影響投票行為,每門課都在為論文做準備,期望盡早拿到學位,「很多學長在我進去的時候已經修完課,等我論文寫完要口試了,他們還在改題目。我決定做這件事了,就千萬人吾往矣。」

但好出風頭的個性又常常半路殺出,彭文正註定成為風頭上的箭靶。偏偏,他不是很會處理衝突。

台灣第一屆國代增額選舉,彭文正在台視,原來打算在專題結尾偷渡黨國控制的問題,被長官攔截,改成諂媚的結尾,他氣瘋,隔週理了個光頭到公司,遞辭呈,當天新聞也不用報了。他到台大新聞所不久,收到一位老師來信提醒他兼職與教學品質的問題,「我這人心高氣傲,你在講什麼!我就用存證信函回了他一封信,還做了一件很白目的事情—把他的教學評鑑分數貼在我的旁邊。」彭文正邊講邊笑,彷彿還有得意。

職場孤鳥 主持節目惹議

本來,就算在職場上像隻孤鳥,彭文正也能安穩在台大當教授直到退休,但2013年擔任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委員兼發言人,突然爆紅,讓他走上意外的旅程。

根據彭文正的說法,當時他堅持把馬英九的大將、檢察總長黃世銘送評鑑,隔年未獲續聘,但他成了司法改革的英雄,走在路上有人搖下車窗跟他比讚,各勢力向他遞出橄欖枝,包括民進黨柯建銘也曾3度拜訪,「很多人覺得我是校園裡難得願意堅持正義、不怕打壓的人。」

高中時「俱懷逸興壯思飛」的他又滿懷壯志,還多了改變社會的使命感。那陣子,彭文正怎麼看政論節目,都覺得主持人很遜,他跟李晶玉說:「我來主持,把他們全部打倒。」「她眼神就是50歲的男人只剩下一張嘴」彭文正自嘲表演,「第2天我又講,連續3天,她突然問『你真的要主持節目嗎?』」

電視台看好夫妻搭檔有話題,《正晶限時批》於壹電視開播,可收視翻紅之際,他的問題又來了。

彭文正(前右)一家,前左為李晶玉,前中為彭文正的母親。(彭文正提供)
彭文正(前右)一家,前左為李晶玉,前中為彭文正的母親。(彭文正提供)

政敵蔡正元強力質詢,教育部發函,限台大一個月處理彭文正的兼職案。彭文正談起這件事,像受害者般激動起來,「我還有那時的簡訊,人事室說,主持節目沒有列在兼職範圍內,可是蔡正元一直要教育部用行政命令放進去。」

彭文正原以為既往不咎,未來產學合作案送審便沒問題,沒想到新聞所第一次通過,第二次有人反對。媒體鬧得沸沸揚揚,新聞所內部長期以來的矛盾,也被翻攪出來,畢業校友發起具名連署,不滿扛著台大新聞所招牌的教授在商業電視台主持政論節目,對他的教學作風也不少批評。

鐵板一塊 只為信仰柔軟

如此自負、被李晶玉形容鐵板一塊、連她也放棄傳教的彭文正,只在信仰面前柔軟,「周邊的人都認為我是很樂觀、堅強的人,沒有看過我被任何事情打倒過,也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讓我退後…但我第一次去教會,坐在角落聽詩歌,說不出來為什麼,就是一直流眼淚。」2003年他受洗成為基督徒。

兼職案鬧得最凶時,他恰巧翻到幾年前教會給他的紅包,牧師引用《聖經》以賽亞書寫道:「孩子,要放棄你記得的,勇敢邁向上帝為你預備的新天新地。」彭文正一看淚崩,「上帝在跟我說話,祂說的就是我當時的處境,我立刻決定辭職。」

彭文正原來在台大新聞所再1年3個月就可領終生退休金(包含1年休假),卻選擇辭職主持政論節目。
彭文正原來在台大新聞所再1年3個月就可領終生退休金(包含1年休假),卻選擇辭職主持政論節目。

「我本來再1年3個月就可以領終生退休金,而且我還有1年假,嚴格講起來,我再教3個月就能退休,全世界都罵我笨蛋,幹嘛不熬下去?可是我這人不喜歡別人在後面說一些有的沒的,辭職總可以吧。」

「他是缺點很明顯的人。」跟彭文正合作多年的製作人林秉松說,同事你一言我一語:「對,愛遲到、仗勢自己聰明,臨時抱佛腳、自戀型人格…」優點呢?空氣突然安靜幾秒,有人說:「對公理的追求…」一陣尷尬笑後,「應該說他很堅持某些價值。」大家又熱烈附議:「他真的表裡如一。」

彭文正全家幾乎每週日上教會,信仰是他最大的力量。
彭文正全家幾乎每週日上教會,信仰是他最大的力量。

敢批敢言 堅守個人理想

40代的林秉松與30代的執行製作楊淳奕,都是被2015年《正晶限時批》二二八特輯中彭文正的結語所吸引。結語的開頭是這樣:「為什麼每年的228都有遍地開花的抗議?為什麼每年的二二八蔣介石的頭像,都會被人潑漆?為什麼馬英九,你每年都親自主持二二八紀念會,還是到處被嗆?《正晶限時批》要正告國民黨的當權者…」兩個分別參加過八一八拆政府、反媒體壟斷、反服貿、一直只投給民進黨的憤青,在太陽花運動學生退場後,感受到什麼都沒改變的絕望,「你現在可能覺得沒什麼,但當時沒有電視台這樣討論二二八、轉型正義,只有彭文正。」楊淳奕說。

在他們眼中,彭文正不完美,但他一直保有黨外的新聞理想,做節目期間,他們從來不用為了利益跟任何勢力做任何妥協。辦公室最年輕的周子愉秀出簡訊,還在前東家時,一篇關於某綠營六都市長的讀者投書,引起市府關切,彭文正二話不說傳了嚴厲的簡訊給該市長,該市長急忙回覆澄清,「我們常笑他沒朋友。」

但彭文正去中天,還去國民黨演講?林秉松忿忿不平:「這跟呂秀蓮出來選、賴清德初選一樣啊,綠營全部節目封殺他,唯一的發聲管道上了,又被貼標籤。」

超脫黨派 自詡絕不受控

只是,為什麼一直支持綠營,卻找蔡政府麻煩?彭文正也不可思議:「我以前挺蔡,還當過她第一次國宴主持人,而且我一毛錢都沒拿,我覺得很驕傲。」轉折是?「兆豐案。蔡英文上台後,我到民視,兆豐前後被罰了新台幣66億元,到現在為止完全沒有交代,還列為機密封存十年。我就覺得,這政府是怎樣?」他跟網友合作翻譯兆豐案國外報告重點摘要給行政院,希望總統徹查,沒得到回應,「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釘他們。」

彭文正到國民黨演講,批評政府處理中天換照的方式,質疑總統蔡英文的論文,又堅稱自己是台獨分子。(中央社)
彭文正到國民黨演講,批評政府處理中天換照的方式,質疑總統蔡英文的論文,又堅稱自己是台獨分子。(中央社)

很多人質疑,這是綠營內鬥,時任民視董事長郭倍宏找他來當台派打手?彭文正說,當時郭倍宏找他,他只有一個條件,要獨立於民視新聞部經理胡婉玲之外,郭倍宏說好,那就直屬董事會。彭文正自稱,在民視期間,郭倍宏對他沒有任何要求,只有稱讚。

然而,民視節目停播後,《政經關不了》同年6月加入質疑蔡英文論文的行列,難道不是為了郭倍宏成立喜樂島的台派勢力?林秉松解釋:「那時我們還在等時代力量推候選人,論文案可能跟民進黨初選有關,跟喜樂島無關,喜樂島成軍之後,我們也沒再參與。」

再問彭文正,沒想過自己是深綠的一步棋嗎?「我不認為。我是一個不受控的人,休想有一個政黨或一個政治人物讓我去當一個棋子。」但中天關台那次,他失策,錄了20分鐘,論文案沒談到,只唱了一首〈朋友〉。

捍衛清白 維持話題熱度

硬脾氣的孤鳥,從學界飛到政治的叢林,依然不會處理衝突,對外砲火隆隆,一下敬告哪位批評他的人,一下狀告哪個單位,難免成為被網友揶揄的紙老虎。

尤其,其他人都往前走了,獨獨他還在打論文,「很多人勸我不要再弄,放下吧,大家忽略很關鍵的一件事,我是被告耶,我在去年的9月4日成為被告,我可以不捍衛自己的清白嗎?我可以不去追究這件事情的真相,可莫名其妙落了一個刑事被告,最後還被民事求償,怎麼可能?…而且其他人也有繼續追,只是他們不像我擁有一個頻道,我是媒體人嘛,我知道怎麼把話題維持溫度。」

紙老虎又怎樣?一場無法結束的論文案背後,有政治的大盤、個人的清白,還有流量與舞台。

《政經看民視》結束後,彭文正靠著獨資、小額捐贈及郭倍宏的50萬元,成立政經傳媒,每天晚上8點播出的《政經關不了》,訂閱數超過24萬,平均每天直播在線人數約8,000,光廣告分潤就能維持3人的團隊運作。外界質疑,一直做論文議題,怎麼有人看?實情卻是「不談論文,流量就掉」。他們笑說,其他議題打不過傳統媒體,但美國主播Larry King離開電視台後成立的Ora TV是未來方向。

寶刀未老 當網紅更快樂

下午4點半,彭文正再不錄今天的影片,晚上節目就要開天窗了。回到他東區名人巷的住家閣樓,一間堆滿書籍、雜物、洗烘衣機的工作室,他換下剛為了拍照找出、很久沒穿的西裝,穿上兒子設計的白色帽T,架好網美燈、綠幕 ,拿著採訪空檔10分鐘跟團隊對過的節目大綱,沒有化妝,就以漂亮的客家語開場。老派電視新聞人的本領,就是字正腔圓,可以毫不遲疑地唸出「寇讎」「孿同」等難字,或隨口引用名言,不用看提字卡。中場休息,他有些不好意思,笑問我們是不是像江湖賣藥,一個人胡說八道。

換上兒子設計LOGO的白色帽T,彭文正每晚準時在YouTube播出的節目,皆在他東區名人巷的住家閣樓拍攝。
換上兒子設計LOGO的白色帽T,彭文正每晚準時在YouTube播出的節目,皆在他東區名人巷的住家閣樓拍攝。

想起在教會外頭,問他兒子與小女兒,比較喜歡當教授、電視台主持人的爸爸,還是當YouTuber的爸爸?他們豪不猶豫回答YouTuber,「比較快樂。」

當YouTuber比較快樂,沒有黨國控制,不用顧忌收視率、擔心政治風向,同溫層外的揶揄嘲諷隨他們去,他依然可以呱啦呱啦,有一群人為他叫好。人生下半場,或許彭文正不是真的想當吳宗憲,而是擁有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權力。

只是他的粉絲—40歲以上男性為主的男生宿舍,有4成恨透李登輝的韓粉、6成堅決台灣獨立要正名,時不時吵著要他主持公道,「我這、我這…」彭文正苦笑—這是60歲新科政黑網紅的小小煩惱。

更多鏡週刊報導
【一鏡到底】蛤蠣湯改寫的人生 Jason Wang
【一鏡到底】鋼鐵茱麗葉 筋肉媽媽
【一鏡到底】被討厭的勇氣 黃捷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劉揚偉談鴻海電動車 手上有十幾張牌可打
經濟全面復甦 景氣燈號估亮黃紅燈
金價4年單月最大跌幅 恐續探底
高齡化 以房養老逆勢降溫
她在台積電當20年助工! 真實身價曝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