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人生就在這當下 鬼鬼吳映潔

​唐千雅攝影協力|劉耀勻
·8 分鐘 (閱讀時間)
吳映潔的個性有張揚的一面,但有很深一部分被她自己保護著。「覺得這個人好像不適合跟我做朋友,就會自己屏蔽,我比較難交朋友。」
吳映潔的個性有張揚的一面,但有很深一部分被她自己保護著。「覺得這個人好像不適合跟我做朋友,就會自己屏蔽,我比較難交朋友。」

訪問吳映潔過後不久,與她情同兄妹的黃鴻升驟逝,發片前吳映潔只能哭了再哭,也真的是疼她的鬼哥,因為他之前才塞了2,000元給吳映潔,要買她的新專輯。

吳映潔是一個愛憎都直接暢快的人,她說:「人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所以你要把握當下。」在那個當下,我們討論的是愛情,但其實哪一種感情不是這樣呢?再怎麼道著自己不怕的人,在無常面前都照常是怯懦的,哪怕哪天我們都已經接受了,無常才是如常。

在籌備個人專輯期間,吳映潔同時也在排練自己首次演出的舞台劇《莎姆雷特》,她排練不請假,但專輯的每個環節都參與,她說:「我不想被設定,以前經歷過這樣的事,所以我要當企劃本人。我自己都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創意我會先想好。」

想要的吳映潔就會很主動,包括愛情關係,喜歡一個人,她會直接表白不囉嗦。
想要的吳映潔就會很主動,包括愛情關係,喜歡一個人,她會直接表白不囉嗦。

不想被設限 吳映潔

1989年8月11日生,藝名鬼鬼,2005年參加電視節目《我愛黑澀會》出道,2013年與韓國組合2PM成員玉澤演配對,參與韓國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2016年簽約韓國經紀公司CJ E&M並發行個人迷你專輯,2017年自組個人工作室。今年首度參與舞台劇《莎姆雷特》,9月發行個人首張專輯《GX》。

男生故意存醜照 用鎮定反擊

雖然不管是忠於自我或違背自我的包裝,對訊息接收者來說,無非都來自同一個本體。但吳映潔15、16歲就在《我愛黑澀會》出道,也在韓國受訓過,若被迫穿上非自己意志選擇的衣服,對她來說,就像變成一個連自己都不認得的人。

而或許正因如此,她更把自己的喜好浮在水面。我在一旁看著,雖覺得這眾多情緒可能太水花四濺了,像煙花咻咻喧譁著;但她停不下來,像是一個一直往外張望的人。

她唱的歌要像她,像〈你要不要先回家〉,寫的是男生逛街時眼睛亂瞟的一幕:「Baby東看西看再看,就把你眼睛給挖出來」,的確像是她會說的話。但吳映潔自白,這種故事真的沒發生過,不是男生敢不敢的問題,而是「我們不會去人多的地方,不會去看什麼燈會,或去百貨公司週年慶,沒有這種煩惱。」

與禾浩辰(左)因拍《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相熟,不過這個「緋聞男友」吳映潔(中)始終未鬆口承認。右為大慶。
與禾浩辰(左)因拍《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相熟,不過這個「緋聞男友」吳映潔(中)始終未鬆口承認。右為大慶。

「我遇到的狀況是拍照拍不好看,」她形容:「男生幫妳拍照,數一二三就拍了,其實沒有在看妳的表情,還有拍出眼睛半閉的。偏偏他們又喜歡留一些女生很醜的照片,都不留漂亮的。他們會說『啊妳漂亮的那麼多了』,他的手機我管不了,只是過一兩個月又拿給我看時⋯還會說『妳看!』」不知道是不是緋聞男友禾浩辰這麼幼稚,不過不管如何,面對男生這樣的故意,吳映潔的回應往往更故意,「這照片怎麼了嗎?」存心要讓男生的故意沒得受力。

關於戀愛,吳映潔可以忍受的曖昧期是1週,「這個時間,是確定這個人對妳有沒有感覺,如果要拉長時間的話可以到1個月。超過1個月我覺得太久,但1個禮拜可以決定這個人對妳有沒有感覺,再去思考要不要在一起。再拖?那就不要啦!」

會跟男生說什麼?「就是你對我有感覺嗎?你喜歡我嗎?」「現在這個社會,哪會覺得很直接,你就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還沒想到自己是個媽媽或太太的樣子,不過有件事吳映潔是清楚的,而且超前部署,「家事不能都我做,會很累,要平均。」
還沒想到自己是個媽媽或太太的樣子,不過有件事吳映潔是清楚的,而且超前部署,「家事不能都我做,會很累,要平均。」

喜歡一個人就追 不會去強求

吳映潔表達愛情,就跟她表達各種情緒一樣直率。「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從我開始知道會喜歡一個人,就是追著他們跑,追到他們會怕。」這樣最後會在一起嗎?「不會,但不會在一起我好像也無所謂,就再找下一個。男生也是這樣吧!我為什麼不可以跟男生一樣?男生就是追不到就算了,可以馬上轉移耶。我覺得不分男女,只要喜歡就要衝,不喜歡你,就放棄找下一個。」

但強調,她也會看臉色,畢竟愛情是強求不來,不是你一直要,對方就會給。她說:「我會試兩三次,但不要太堅持,如果讓男生反感,你們在一起也不會快樂啊。」

就算可能沒自信,吳映潔是這樣走過來的,「看看鏡子,還是要相信自己可以表現漂亮的樣子。」
就算可能沒自信,吳映潔是這樣走過來的,「看看鏡子,還是要相信自己可以表現漂亮的樣子。」

她相信,人生真不知何時結束,所以當下很重要。「而且人跟人之間,會喜歡一個人是很難得的緣分,你就一定要勇敢去追,如果他不喜歡你千萬不要氣餒,在世界上還有別的喜歡你的人。」

我們在當下,並不知道正在說的,是一個關於當下的預言;當下不是一個可供選擇的選項,它已經過去了,即使今日依然光潔透亮。

人生如賦格,同一個框架裡的主題一再重現於變奏之中,年紀,的確是讓人對主題愈來愈熟悉的過程,即使它可能因此少了熱切。問31歲的吳映潔,愛情裡要的是什麼?她語境悠悠,不像臉上偶爾閃過稚幼的表情,「以前會想像很多有的沒的,但現在我覺得,陪伴是最重要的。陪伴,然後順其自然。」

害怕在劇組生活 有交友困難

吳映潔15、16歲就出道,生活靠自己,也開了工作室當老闆。「如果是心裡受傷或受到不好的對待,我會表現出來。我比較不會表態我的累,這是自己的選擇,不能抱怨,或是覺得通告好多哦,我好累,我不想做⋯」說自己對累的承受度很高,這肯定是江湖練出的耐受度,不過累的時候她也愛瞎網購,而且購物的意義就在於購物本身,「買便宜的東西,鎖定髮夾、小耳環、牛肉湯包、洗髮精、沐浴乳、柔軟精⋯開心不開心都買東西。」

說到演舞台劇與陳大天、阿喜等人成好友,吳映潔自己都意外,「因為演藝圈就是演藝圈,那多多少少會有一點點利益的問題。」
說到演舞台劇與陳大天、阿喜等人成好友,吳映潔自己都意外,「因為演藝圈就是演藝圈,那多多少少會有一點點利益的問題。」

她想什麼,就表露出什麼,其實真不知這該算是優點還是缺點了,但吳映潔說:「我表裡如一,攝影師幫我拍照,拍得好我就會說拍得好,拍不好,我就安靜。」其實安靜,對於她已是一種世故的選擇了。什麼都表現出來的後果是,她雖然覺得演戲是快樂的,同時卻害怕劇組生活。

她解釋,「在劇組的生活環境下是做人,可以做自己,喜歡你的人就會很喜歡你,但當某個環節錯了,可能變得跟劇組不是很好。在劇組活出一個自己的樣子,不去管任何人,但這又是一個團體生活,別人會覺得你怎樣⋯中間有一度覺得很累,七嘴八舌,我就會覺得很煩。」

我們拍照的現場,吳映潔與自己的工作人員互動是情緒熱切的,不過你清楚可以感覺到,那是她的安全範圍。她承認自己難交朋友,也早就經驗過了,「做自己」與「大頭症」的形容,可以是對同一件事情不同詮釋論下的解讀。於是吳映潔辯解式地自我表白,「大頭症是很傷人的話,我覺得大頭症是很難界定的形容,要求多會被說是大頭症,不要求,被說隨便,出來的東西又是我們自己要負責。」

「我能保持的是,如果真的不認識我的人要去說那些,我就不要在意,因為他們真的不認識我,世界上那麼多人,不可能讓每一個人覺得我就是最棒的、我就是最好的,不去強求每個人要怎麼樣想。」像是心境上的和解,但⋯也可能是一種復仇,她笑了,「說實話,該要難搞時我是真的會難搞。我覺得沒有哪個藝人是不難搞的,只是難搞的方法是什麼⋯」沒有非要親切可人,她被昔日帶到這裡,過去所經歷的,當然全都銘刻在她身體之內。

場邊側記

剛發行出道15年個人首張專輯《GX》,

之前曾在跨年場唱走音的吳映潔,

今年依然接下跨年活動,她坦言會怕,不過也說了,

「走音就走音,我也承認,沒有否認。

誰沒有走過音?現場有太多沒辦法控制的狀況,

我期許自己有好的表演,不要走音,不要嚇到人。」

貼近刀與鋒,更能激發潛能。

造型:陳慧明/服裝提供:夏姿(紅色禮服)/化妝:筱雯/髮型:玄Shang Jie/場地提供:Cafe tailuu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大咖】我的獨立時代 王瞳
【鏡大咖】你的名字叫單純 曾敬驊
【鏡大咖】我之外的我 瘦子E.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