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失去後才算存在 莊凱勛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不要再嘲笑莊凱勛每次拍戲都有「變態」的劇情, 因為他是非常投入表演人生。
不要再嘲笑莊凱勛每次拍戲都有「變態」的劇情, 因為他是非常投入表演人生。

幾乎是每次拍戲,都跟「變態」題材脫離不了關聯的莊凱勛,在電視劇《天橋上的魔術師》終於不用搞離經叛道的路線。取而代之的是隨手一揮的魔法,屢屢放大凡夫俗子最不經意的念頭,好像是人鬼神的混合體。

不要再嘲笑莊凱勛每次拍戲都有「變態」的劇情,因為他是非常投入表演人生。
不要再嘲笑莊凱勛每次拍戲都有「變態」的劇情,因為他是非常投入表演人生。

儘管劇情設定是1985年的背景,但有趣的是,這個魔術師有著最不起眼的外表,猶如流浪漢一般,似乎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對遊民的想像都脫離不了這樣的路線,「我覺得很有意思就是,大家不難發現,在前幾集只有小朋友、還保有天真的人可以看到他外型、魔法。但是稍微年長一點的人就再也看不到,這些年長的人眼中,他就是一個沒有存在感的遊民,甚至是一個流浪漢,還是說專門騙小孩錢的。」

莊凱勛國語、台語、客家語都難不倒, 在《天橋上的魔術師》貫穿10集, 跟不同族群的角色互動綽綽有餘。
莊凱勛國語、台語、客家語都難不倒, 在《天橋上的魔術師》貫穿10集, 跟不同族群的角色互動綽綽有餘。

莊凱勛說即使穿上破風衣、指甲髒髒的,再配上長頭髮,在這些刻板印象的外表底下,其實隱藏著最大的魔法,「如果觀眾仔細追劇的話會發現,最大的魔術是在魔術師的樣貌,每集都會變,隨著劇情的推演,大家發現他一直有無數的能力,還有一些奇怪的、可以起死回生、讓時光倒轉的場面,他的樣子會慢慢變。如果到了第8集回頭看,對比第2、第3集就會發現,『哇,原來已經變這麼多了!』」

掏心掏肺當變態 莊凱勛

1981年3月22日生,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以《候鳥來的季節》入圍第49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目擊者》入圍第54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回家路上》榮獲第50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獎,最新作品《天橋上的魔術師》。

對戲素人童星 特地留一手

雖然故事裡魔術師屢次出手,總是讓小朋友嘖嘖稱奇,但跟頭一回演戲的童星拍戲,讓拿過金鐘獎的莊凱勛也得暫時放下專業的演技,「其實專業跟素人演員擺在一起,基本上就已經很容易被檢查出工匠的手法。但是你又是跟素人小孩在一起,因為他們很純真,通常都是掏心掏肺給東西,如果你跟他在一起,還在計算表演的節拍,結果你擺在他們當中,會變成最奇怪的。」

到底魔術師的真實身分是什麼?莊凱勛覺得就是因為太奇怪,摸不著究竟是虛、是實,才引人入勝。
到底魔術師的真實身分是什麼?莊凱勛覺得就是因為太奇怪,摸不著究竟是虛、是實,才引人入勝。

所以最後就是拋掉所有對於演技的認知跟想法,順著這些沒有拍戲經驗的小朋友,「真看、真聽、真感受。」莊凱勛說還要加上一點技巧,「所謂的技巧就是騙的,沒有辦法像你跟成人演員的互動,『我們現在要走戲,排練一下,然後我等一下就會怎樣怎樣』,幾乎快要100%的把你等一下的表演讓對方知道。」

《天橋上的魔術師》莊凱勛(中)頂著一身流浪漢的造型扮演魔術師,但身邊都是頭一回拍戲的素人童星,反而讓他要學著放下演技,真情演出。
《天橋上的魔術師》莊凱勛(中)頂著一身流浪漢的造型扮演魔術師,但身邊都是頭一回拍戲的素人童星,反而讓他要學著放下演技,真情演出。

「面對小朋友的時候,尤其又跟魔術有關係的劇情時,你得騙一下、留一手,甚至留兩三手,因為他們會麻木,小朋友不會包裝的!」莊凱勛說排練的時候就得留一兩手,等到真正開拍的時候,突然丟出一個東西,讓對方驚豔,素人童星才能真正笑出來,「他們覺得無聊,也不會掩飾,不會覺得有趣。」

因為原著裡頭有詩化的台詞,要轉換到戲劇的場景,需要有戲劇訓練的人才能處理得理所當然,莊凱勛因此雀屏中選。
因為原著裡頭有詩化的台詞,要轉換到戲劇的場景,需要有戲劇訓練的人才能處理得理所當然,莊凱勛因此雀屏中選。

跟一群現代的小孩,回到戲裡80年代的時空,會不會覺得有些錯亂?莊凱勛說這就是戲劇有趣的地方,「其實經過了好幾代,5年級到6年級、到現在千禧年後的小朋友,他們也許會有些不一樣。比方說流行的東西,文化用語。戲裡面那群小男生常出現『肖強』,我們這代就講『超強』,然後到現在都說『屌爆了』。」對於從來沒接觸過以前事物的小朋友而言,因為一無所知,反而覺得很有趣,感到酷炫的表情就直接寫在臉上,「那個年代沒有手遊,電玩都是一些大型的街機、機台。可是因為他們沒有看過、很新奇。」

莊凱勛在日片《亡命之徒》看似不苟言笑,沒想到是扮演殺手,而且還戴隱形眼鏡讓眼球變色。(威視提供)
莊凱勛在日片《亡命之徒》看似不苟言笑,沒想到是扮演殺手,而且還戴隱形眼鏡讓眼球變色。(威視提供)

「我覺得這個戲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看似有些年代,可是情感、男女,然後親子,還有一些街頭文化的東西,所謂的賣場的物欲橫流,乃至於消費,其實我覺得是恆久不變、百年文化,所以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閱聽上的障礙。」

沒時間做自己 其實有遺憾

不過每集都看莊凱勛出來「指點迷津」,給商場的芸芸眾生點出柳暗花明的起伏人生,到底有沒想過,假使自己碰上了戲裡的魔術師,可曾想要對方幫忙解決哪些舉手之勞?「魔術師會跟我說:『你怎麼沒有一直善用你的時間!』」他說從接觸表演以來,花非常多的時間著墨在專業上,「我很專注在這上頭,其實是有遺憾的。」

《天橋上的魔術師》 看似在講80年代的中華商場, 莊凱勛認為賣場的物欲橫流、消費、 男女之間的情感,乃至於親子關係, 這些主題卻是恆久不變的。
《天橋上的魔術師》 看似在講80年代的中華商場, 莊凱勛認為賣場的物欲橫流、消費、 男女之間的情感,乃至於親子關係, 這些主題卻是恆久不變的。

「我大概一年365天,約有200多天都在扮演別人,可能約有90天、甚至更少只有30天,是回到我自己。」猛然回頭看家人、父母、手足,紮紮實實在生活的人,「哇,覺得他們老得好快喔!覺得似乎錯過了很多東西。」加上《天橋上的魔術師》提出對於時間的全新觀念,「失去才是存在」,莊凱勛認為真的碰上了魔術師,也會挺好玩的,「他應該會取笑我,『你把時間賭在同一件事情上。』會希望他一天給我48小時,讓我做我熱愛專業的工作,又可以有同等的時間來陪伴我的家人,跟表演無關、但我覺得很重要的事。」

場邊側記

因為《天橋上的魔術師》神還原了中華商場,簡直就像穿梭時空的吸塵器,把當年所有的物品一網打盡。在這裡頭拍戲,難道不會有尋寶的念頭嗎。「其實有,我本來想偷偷帶走的。」莊凱勛看上的是大同寶寶,「他的背號跟頭上的號碼,會按照年分來出,我在現場找到一隻約30、40公分,大的、陶瓷的,他的號碼是70號,這是民國70年、是我生日那一年,很想把他帶走。後來去問了美術,然後他們很慷慨的說好。」

但最後大同寶寶還是沒有帶回家,「因為我提早殺青、他們還繼續拍戲,所以就沒帶走。」

造型:李詩文 化妝:Stella Chiu 髮型: 80's studio-吳非 服裝提供:Peter Wu 場地提供:Locker Room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大咖】馬六甲,忠字號 李銘忠
【鏡大咖】帥之呼吸毋須練 鳳小岳
【鏡大咖】想像的共同體 張鈞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