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孤寂的各種演繹 莫子儀

翁健偉攝影協力|劉耀勻、何姵嬅
·7 分鐘 (閱讀時間)
莫子儀今年拿到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的時候,後台媒體中心歡聲雷動,大家都好高興他終於不必繼續當遺珠之憾。
莫子儀今年拿到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的時候,後台媒體中心歡聲雷動,大家都好高興他終於不必繼續當遺珠之憾。

時間要回到2016年,柯佳嬿以電視劇《必娶女人》第一次拿到金鐘獎的時候,當時訪問她,她提到進入演藝圈貴人就有莫子儀,「是莫子儀看到我的廣告,跟導演推薦我。」

現在莫子儀終於在我面前了,跟他談到了這段往事,追問還記得當年跟她說了什麼嗎?莫子儀說:「我覺得她是有那個能力,而且是適合這個行業,所以就稍微鼓勵她一下。」

對莫子儀來說,人與人的連結,遠遠比工作內容更為重要,因為身為演員,要把這點附加到角色上頭。
對莫子儀來說,人與人的連結,遠遠比工作內容更為重要,因為身為演員,要把這點附加到角色上頭。

再也不是遺珠 莫子儀

1981年6月23日生,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畢業,活躍於舞台劇、電視單元劇、短片等領域。著有《失眠的人》。2000年以《濁水溪的契約》入圍第35屆金鐘獎,開啟6度角逐演技類獎項的紀錄,並以《台北歌手》得到第53屆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演出電影《親愛的房客》得到第22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鼓勵柯佳嬿 是舉手之勞

「我其實不太記得實際內容到底是說了什麼。因為我們剛開始拍的時候,她也不確定。那個過程,大概就覺得她有興趣,是適合的。」莫子儀說其實能闖出一片天,當然靠的是個人願意繼續奮鬥,相形之下自己當年的鼓勵也不過只是舉手之勞,「我覺得,還好啦。」

有趣的是柯佳嬿剛剛二度拿到金鐘獎,而莫子儀則在台北電影獎終於憑《親愛的房客》拿到最佳男主角(柯佳嬿恰好是典禮主持人)。當時後台的媒體中心爆出掌聲,因為大家都覺得莫子儀總是一直在入圍,老是當遺珠之憾,終於還給他一個公道。不過你跟莫子儀講這些事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非常的淡定,反差非常大,因為他分明有辦法把戲演到讓觀眾跟著情緒起伏。

通常訪問拍照時,很少人可以像莫子儀二話不說,自己就鑽到桌子底下,瞬間變身迷幻的表情。
通常訪問拍照時,很少人可以像莫子儀二話不說,自己就鑽到桌子底下,瞬間變身迷幻的表情。

「其實,我自己本身的性格,就是比較習慣獨處,習慣一個人。」莫子儀解釋他是因為要避免外界太多的雜訊,才能專心思考,所以一直拖到不能再拖,才被逼著改用智慧型手機。「有時候會聽到,『人生下來就注定孤單』,其實不是在講你的人際關係,是在講一個心理狀態。就像是此時此刻,雖然我在跟你講話,但是我講出來的語言不一定百分之百能夠理解,或者我表達的不見得完整。而那部分不能被完全理解的,就是每一個人自己的孤單。」

在表演的路上,莫子儀從90年代就活躍於舞台劇,2000年後又開始拍電影,等他開始拍電視劇後就入圍了5次金鐘獎,最後反而先拿到編劇獎、而不是演技類獎項。也就難怪《親愛的房客》讓他當上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後,媒體比他還鬆了一口氣,他自己反而顯得對於獎項的肯定處之淡然,「為什麼我會想創作,就是因為我們都有一些故事想要講。為什麼會有故事想要講?都是因為我們人生經歷了某些孤獨,我覺得那個孤獨就是連結共同創作的原因。」

MV的哭法 震撼了歌迷

提到孤獨,就不能不提剛剛拿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的吳青峰,因為莫子儀演出他的MV〈最難的是相遇〉,更有意思的是,6年前這首歌的原始版本是許茹芸唱的。歌曲可以被翻唱,但MV男主角都是同一個人,這真的頗為新鮮!「我那時候是覺得很有趣,因為導演、我、造型師都是原班人馬,歌曲又是同一首。哪個比較喜歡?我覺得兩個都不一樣的,不一樣的特色都喜歡。」

莫子儀(左起)、陳雪甄、吳青峰在〈最難的是相遇〉MV拍攝現場。巧合的是莫子儀跟陳雪甄都入圍了今年金馬獎,而吳青峰則得到金曲獎。(環球音樂提供)
莫子儀(左起)、陳雪甄、吳青峰在〈最難的是相遇〉MV拍攝現場。巧合的是莫子儀跟陳雪甄都入圍了今年金馬獎,而吳青峰則得到金曲獎。(環球音樂提供)

然而YouTube的評論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網友驚訝於莫子儀的演技,「這男的是誰,也太會演了吧…他哭到嘴唇跟手都在抖,還有抱著時候的痛哭。」問他怎麼有辦法連拍MV,都可以讓歌迷感到震撼,那個哭法是誰叫他這樣演的?「就是當下的情緒,譬如說,你終於找到她,現在沒有辦法回應,有點感覺像是永遠的別離前,最後一次相見。」

「不同的孤寂,然後心境也不太一樣。」莫子儀解釋6年前許茹芸的版本,不管已經消失的是誰,都是一個不復存在的思念,「吳青峰的這個版本,我自己感覺它比較像是,『不管存不存在,我永遠都會在這邊陪著你。』」

不吝於展示 孤單的樣貌

莫子儀並不畏於在不同的表演領域中,展現各種孤獨,「創作就是想要藉由拍戲或是表演告訴你,『我跟你一樣,我也有那個時候的脆弱,很懷念的記憶。』反而是因為孤單讓人更緊密的連結。」就像在《親愛的房客》飾演一個急於追求原諒的主角,對於各種狀況都是逆來順受,「人生當中有大大小小的錯誤、傷害,如果有時候太刻意去追求原諒,太用力的想要去得到,反而會變成是一種傷害跟壓力。」

莫子儀(左起)、陳淑芳、白潤音演出電影《親愛的房客》,莫子儀與陳淑芳都因本片入圍金馬獎。(牽猴子行銷提供)
莫子儀(左起)、陳淑芳、白潤音演出電影《親愛的房客》,莫子儀與陳淑芳都因本片入圍金馬獎。(牽猴子行銷提供)

「這也就是身為人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人常常都是在尋求,一個自我諒解。因為原諒並不一定是跟對象有關,有時候也是跟自己有關。就像我們很多時候不會放過自己,沒有辦法原諒自己曾經做過什麼事情。」在電影裡頭,莫子儀的角色不斷在付出,有如另外一種形式的贖罪,「原諒比較像是一個自我省思跟改變的過程,因為他不奢求被原諒,只是在想當下的自己,還可以為了愛的人,去做什麼。」

在《親》片中,莫子儀跟不同的演員,都展現角色不同面向的互動與火花,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是理所當然,他自己怎麼看待跟不同演員的表演?「其實我會把跟人的感覺,看得比角色重要。譬如說我今天跟你碰面,有時候不是把你當一個訪問我的人,就會從你講話的樣子,你對哪些議題感興趣,從中得到很多不一樣的感受。」

因為演出許多舞台劇,大家對莫子儀的印象會停留在「文藝青年」的層次,但他其實還有很多層面。
因為演出許多舞台劇,大家對莫子儀的印象會停留在「文藝青年」的層次,但他其實還有很多層面。

淡定疏離中 感覺到被愛

「因為角色都是人扮演的,這些人都會賦予角色不同的情感,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怎麼跟實際的人相處,而不是跟他的身分。因為我是覺得表演或拍戲,這一切都是因為人,才會有的東西。如果說今天訪問做不好,或是說電影拍不好,好像覺得這些都是其次,最重要的還是人的存在。這份感受讓我附加在角色身上,所以拍戲的時候,最重要的連結都還是人。」

不過也相當奇妙的是,工作時聚焦在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創作時傳達人生當中形形色色的孤獨片刻,莫子儀卻說自己私底下的人際關係是疏離、卻不孤僻,「我平常跟大家很疏離,沒有什麼朋友,家人都習慣了我的淡定,身邊親朋好友都習慣了。雖然我很疏離,但他們習慣了、也依然愛著我,他們的愛讓我很開心,感到非常溫暖。」

莫子儀都說自己的個性很淡定,跟朋友關係很疏離,但是每一次他沒得獎,都有人跑出來替他叫屈。疏離歸疏離,大家其實都很在意他。
莫子儀都說自己的個性很淡定,跟朋友關係很疏離,但是每一次他沒得獎,都有人跑出來替他叫屈。疏離歸疏離,大家其實都很在意他。

場邊側記

這個訪問真的締造了時間與空間的最廣紀錄,起因是4年前拿到金鐘獎的柯佳嬿,然後是今年的台北電影獎,中間還扯到了金曲獎,最後則以今年公布的金馬獎入圍名單做結束。我一點也不覺得莫子儀的性格是孤獨、獨處,他分明就是個台灣演藝圈六度分離的小宇宙好嗎?!

造型:李詩文/服裝提供:Dior、Tod's/化妝、髮型:簡偉文(美少女工作室)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大咖】好青年養成記 蔡昌憲
【鏡大咖】人生就在這當下 鬼鬼吳映潔
【鏡大咖】我的獨立時代 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