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一

文|林慶祥 繪圖|鄭雅紋
鏡週刊Mirror Media

解嚴之後,人心浮動,台灣錢淹腳目,那是群魔亂舞的年代,集繁華與罪惡、欲望與希望於黑洞似的深淵,在急速流轉的漩渦裡,人人都身不由己,像飛蛾般撲向權、財、色等欲火。

而這對警察與角頭既勾心鬥角,又互相利用,他們的相愛相殺,正是一部台灣黑金政治史。

故事提要

警察孫啟賢是「好人中的壞人」,他貪財好色,終究仍掙扎著堅守底線;

角頭李金生是「壞人中的好人」,他雖非毫無情義,但絕不能影響利益。

欲望令兩人相知相惜,攜手合作,但無窮盡的欲望,將使這段關係走向何方……

把他收起來

把他收起來

借提的犯人跑了!這是會撤職查辦、甚至抓去關的大事,若擺不平,別說刑事組長、刑警隊長恐被拔掉,就連警察局長都會受牽連,但那個年代,封鎖消息並不難,就算有刁鑽厲害的記者打探到消息,也不是不能談條件,所以,孫啟賢雖急,並不慌。

他第一時間向刑警隊長李宏傑報告,這個由刑事局派到全國治安最差縣市坐鎮的老刑警,面無表情打量著孫啟賢,淡淡地說:「出了這麼大的狀況,你打算怎麼處理?」

「只要隊長跟局長放手讓我彌補這個過錯,就是給我一條生路,剩下的我得自己去創造,第一,設法讓檢座跟典獄長『願意給我機會』,這樣我就有時間抓人,若能在他們給我的期限內抓到人,這件事就請長官當作沒發生過。」

「喔,典獄長是我的同學,他不好搞喔。」

「隊長,聽說典獄長夫人要換車,剛好我朋友有車要賣,新車才開兩百公里,因為不喜歡車子顏色,想便宜賣掉。」

「多便宜?」

「出價就賣!」

兩人相視一笑!李宏傑開口:「出價多少,那就看典獄長良心囉!這樣吧,檢座那邊我來拜託,徐檢嘛……我們刑警隊也進貢不少,錢要花在刀口上,這一次……你準備『兩本』 (二十萬元),幫他七仔買半個月全場,看徐胖子什麼時候出國度假,讓那女的陪他,你跟他沒那麼熟,不要自己傻傻拿錢給他,這個胖子是『飫鬼假細膩』,表面還會裝出一副清廉的嘴臉,反正,這種事情本來檢警就要互相幫襯,又不是不熟,要得太多,就是趁火打劫。」

李宏傑想了又想,終於忍不住說:「啟賢,其實我跟局長都很看好你,當刑事組長,沒有人能掛『無事牌』,出狀況難免,如何處理才看得出一個刑事組長的手腕,你好好表現,拚過去,就是你的了。」

「報告隊長,這次行動是我允許的,責任全部在我。」

「唉!」隊長不耐煩的按熄叼在嘴邊的香菸:「有擔當是好事,但你也要小心下面捅你,大家都借提逼繳槍,為什麼只有盤仔興會出代誌?我都懷疑他已經變成人家的小弟了,你不能靠他抓人,這次行動你要排除他在外。」

「請隊長指示?」

「你對『黑龍』張劍龍瞭解多少?」

「他是舊市區老一輩流氓『十三飛鷹』、排行老四『貓面俊』的契子 。十三鷹死得剩沒幾隻了,多數是第二代接班。貓面俊厝裡亂得很,他中風之後,他的細姨『阿蜜姐仔』當起大姐頭,但不太得人心;黑龍則認為,乾爹中風,應該他坐大位,只是乾媽硬要掌權,礙於黑道倫理,加上還有一批少年仔跟著大姐,他不敢撕破臉,弄得太難看,但對外已經宣稱,不管厝內代誌,這等於變相出走。反正,最賺錢的賭場在他手裡,阿蜜姐只能收收那幾家妓女戶的保護費,弄幾個陣頭,我不認為阿蜜跟黑龍的逃亡有關……」

「不錯,可見這些兄弟事你有在布線,我問你,不從阿蜜下手,你打算找誰?『磨非』李光輝你是找不到了!別浪費時間。」

「我想從他百家樂賭場的股東、幹部著手。」

「方向正確,但緩不濟急,一來,你根本不曉得他的賭場還在不在?第二,如果今天是黑龍犯了案在跑路,你這樣偵辦是對的,但如今得在事情曝光前,頂多三、五天就得抓到人,沒時間給你慢慢查,一個一個打探,再加上,這事不宜大陣仗追捕,我可以調人支援你,但那也是在確定黑龍下落之後;最好,想辦法讓他自己投案,這樣才算漂亮,等於是盤仔興闖的禍,你這個組長幫他擦乾淨屁股,這樣局長幫你講話就有力,督察系統也不敢嘰嘰歪歪。」

「讓他自己投案,可能嗎?要怎麼逼?逼誰?」

「懂得逼迫,就對了!你不肏他娘,他不會叫你爹,到這階段,抓人你都不一定有把握,勸他投案,那是狗吠火車,你傳話的每個人都會說不知道黑龍在哪裡,跟他沒關係,幹,就是得按著這些王八蛋的屁股,肏到他受不了,錯殺也沒關係,搞到跟他有利益關係的迌仔人人自危,他再不出現會一堆人倒大霉,你就贏了!黑道兄弟,講義氣的,一個死了,一個還沒出世。」

「請隊長指點!」原本端坐隊長室泡茶桌旁的孫啟賢,突然起立,「啪」鞋跟併攏,行了個漂亮的舉手禮。

「你注意一個人,這也是個機會,他叫李金生……」

「李金生,這名字好熟啊!」

「上次選舉到議員服務處開槍的,就是他的小弟,明知道是他派人開槍的,就是辦不到他,這個人是『頭殼組』的,張劍龍跟他有合作關係,但這兩個人的利害關係藏得很深,我一直在懷疑張劍龍當年出走、跟乾媽翻臉,就是他在後面搞鬼,這次黑龍脫逃,不一定跟他有關係,但很可能會向他求助,說不定就是他在掩護。」

作者簡介:林慶祥

一九六九年生於宜蘭,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台灣日報》警政線十年經驗,二○一一年進入《壹週刊》社會組,目前在《鏡週刊》社會組擔任中部特派員。一生長達十五年與警察朝夕相處,以記者之眼,寫出台灣正港警察小說《刑警教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賢妻良母失敗記》選摘 五之四
【鏡書摘】《賢妻良母失敗記》選摘 五之四
【鏡書摘】《賢妻良母失敗記》選摘 五之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