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我們的疫苗跑去哪裡了

·1 分鐘 (閱讀時間)
如果政府把民眾預約的疫苗收回,讓醫護跟防疫人員施打,沒人有怨言,若拿去搞特權、做人情,這就無法原諒了。
如果政府把民眾預約的疫苗收回,讓醫護跟防疫人員施打,沒人有怨言,若拿去搞特權、做人情,這就無法原諒了。

打疫苗應該是一個權利還是義務?準備足夠的疫苗供全體民眾施打,究竟是不是政府的責任?當疫苗數量不足時,社會上究竟誰可以先打?

以上三個關於疫苗的問題,最近隨著疫情的擴散而在社會上普遍傳開。第一個問題相對簡單,台灣社會很快達成共識,我們可以用台北市長柯文哲對醫師老婆陳佩琪的一句話來結束討論:「由不得妳。」沒錯,當疫情已經嚴重到危及共同體的整體安全時,打疫苗便是一項義務。

陳佩琪心不甘情不願地去打了疫苗,她的憤怒看在很多人眼裡,卻是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姿態。打疫苗要成為一項義務,前提是疫苗要擺在這些想要完成義務的人面前。不過,由於政府在採買疫苗上並不順利,絕大多數的人連想完成這個義務的機會都沒有。截至目前為止,政府從國外取得的疫苗數量並不多,疫情未爆時,沒有人想打,疫情爆發後,想打卻打不到。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頭過身就過
【鏡法】中小企業合組產業控股公司
【鏡觀】期許政府的防疫新思維新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