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關於斯卡羅的問題

·2 分鐘 (閱讀時間)
公視年度大戲《斯卡羅》改編自陳耀昌的小說《魁儡花》,剛上映時勇奪收視率第一。(公視提供)
公視年度大戲《斯卡羅》改編自陳耀昌的小說《魁儡花》,剛上映時勇奪收視率第一。(公視提供)

公視的年度大戲《斯卡羅》於上週播映完結篇,與它上映時勇奪收視率第一的盛況相比,觀眾對於這齣戲的討論熱度已經降低。政府在《斯卡羅》挹注了很多資源,從資金到宣傳,民進黨政府可說是對影視產業投注了前所未有的支持。戲劇本身的好壞見仁見智,沒什麼客觀標準,不過,既然政府動用納稅人的錢來支持,我們應該有權利對《斯卡羅》所彰顯的問題說個幾句。

《斯卡羅》最大的問題是不好看。這一點可從收視率及觀眾的反應看得一清二楚,一般的戲劇,如果沒有創造出足夠的動力吸引觀眾看下一集,這齣戲的編導可能要再加油。不過,《斯卡羅》特殊的地方在於,即使大家都覺得它不好看,台灣社會對這齣戲卻宅心仁厚,捨不得批判。

為什麼大家對《斯卡羅》這麼寬容?原因很簡單,因為它的題材很「台灣」。1867年的羅妹號事件,因為這齣戲已廣為人知,這是教科書做不到的事。正因為它的題材非常時代正確與政治正確,有別於以往一天到晚歌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的大中國史觀,這就讓台灣觀眾捨不得罵它。就算它的劇情再怎麼沉悶,情節再怎麼不合理,因為它處理的是台灣過去的歷史,我們就有意識地宅心仁厚了起來。這是一種疼惜,一種鼓勵,一種對於自己腳下這塊土地的認同。講白了,這是一種對自身不為人知的過去所展現的新鮮感,這種新鮮感引發了每個人的自責,我們竟然對這塊土地的歷史這麼陌生,這些因素加起來,就導致了今天所有的不忍苛責。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觀】張亞中現象
【鏡觀】國民黨的二大困境
【鏡觀】問問中國姓社還姓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