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觀察:真相比平反更重要

長平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一年前,李文亮醫生剛剛去世,他留下的這句話遍地回蕩,當局倍感壓力。一年後,這句話依然激勵人心,但是當局早已經成功控制了局面。其中的手段,李文亮醫生生前已經預言,那就是在這句廣為傳播名言之前,他說的另外一句話:讓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的平反更重要。

這個預言即是:當局將用平反掩蓋真相,從而堵住人們的嘴巴,維持"一個極權社會只要一種聲音"。

李文亮醫生去世一周年祭日,有網民公布了他的墓碑的具體位置。隨後,另有網民前往祭奠,不僅被要求手機與手袋不能帶進陵園,而且發現陵園門口的烈士名錄中,右下角的烈士二區,李文亮醫生的墓碑就在其間,但是他的名字被遮蔽了。

從體制內的角度看,李文亮醫生已經得到了"平反":他去世之後,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武漢市調查。去年 3月19日,武漢市公安局在微博發布情況通報,決定撤銷對李文亮醫生的訓誡書,並就此錯誤向當事人家屬鄭重道歉,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處理。

中共當局的"平反"是一個爭議話題。例如,"平反六四"一直是香港支聯會組織維園紀念燭光晚會的口號,但是在2003年前後遭到香港年輕人的強烈抵制。他們認為,要求當局平反,意味著承認其統治的合法性。屠殺者沒有資格高高在上給受害者"平反",而是應該作為被告站在審判席上。

這種說法是正確的。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在中國的現實政治中,呼籲平反也等於要求停止對本人及親屬的直接迫害。"文革"之後,那些得到平反的"右派"分子,公開的羞辱和踐踏停止了,很多人還恢復了工作,甚至一夜之間從"牛棚"躍入高位。

其代價也是巨大的,那就是受害人不要追究過往,甚至要對施害當局感恩戴德。無論對個人還是歷史,都未能實現正義。

被平反的李文亮及其親屬也是如此。他被撤銷了"訓誡書",安葬進烈士陵園;他的親人們得到了現金補償,同時被要求噤聲。在李文亮忌日前夕,BBC記者致電其父,對方表示他和家人目前都好,之後便匆匆掛斷電話。而李文亮的妻子付雪潔也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訪"。

跟很多歷史災難的受害者一樣,他們被"平反"的同時,本人或者家屬也被"維穩"。不僅如此,在官方表彰敘事中,李文亮醫生的功勞不在"吹哨",以及對"訓誡"的反抗,而是奮戰在抗疫第一線的共產黨員。

於是,全社會不僅只有一種聲音,而且一定是"正確的人類集體記憶"。

李文亮醫生在生命的最後時光,未必對諸般歷史有過深入的思考,但是他憑著朴實的思想說出了實現正義的必經之路:只有真相可以被了解,才能確保健康的社會不能只有一種聲音。

長平是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現居德國。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