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政府淪口號 民團:執行有困難

台灣醒報
圖說:開放文化基金會10日公布《開放政府觀察報告》,檢視台灣「開放政府」執行的成效與困境(照片為開放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吳銘軒)。(photo by開放文化基金會影片截圖)
圖說:開放文化基金會10日公布《開放政府觀察報告》,檢視台灣「開放政府」執行的成效與困境(照片為開放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吳銘軒)。(photo by開放文化基金會影片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楊蕓台北報導】「2014年318太陽花運動不只改變了台灣人民對民主的想像,更使政府資料的透明、開放成為主流價值。」開放文化基金會10日公布《開放政府觀察報告》,檢視台灣2014年到2016年間「開放政府」在台灣執行的成效。研究員指出,迄今猶面臨尚無有關開放政府專法、資料重量不重質、公務員未受專業訓練等執行困境,也期待未來政府能翻轉上對下的治理思維,增加公民參與政治的空間。

2014年台灣發生太陽花運動,讓透明、開放成為社會主流價值,2016年總統蔡英文上台時也高喊「開放政府」的口號,更指派唐鳳為專責開放政府的政務委員,然而,開放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吳銘軒表示,看似推動開放政府,實際上在法規制度、技術層面上仍沒有進步,使開放政府一詞淪為競選、洗白的口號。

開放文化基金會研究員曾柏瑜指出,政府尚未將「開放政府」的觀念鑲嵌進現有的政治體制中,導致開放政府往往成為空有價值面向的政策宣導,卻沒有明確規劃,且目前台灣仍沒有關開放政府、開放資料的專法,多以行政命令形式推動,這也是台灣執行困難的主因。

針對開放資料的內容,開放文化基金會研究員李梅君指出,政府在推動時仍過度強調經濟發展且重量不重質。她認為,由於政府在執行時往往「只是要求公務員將手上的資料開放權限」,實際上政府內部仍忽略加強資訊流通與數位化等基礎工程,「表面上好像看到很多資料的權限都被開放了,但內部運作卻沒有因開放資料而更有效率。」

另外,李梅君研究時也發現,公務員未受過相關專業訓練、資訊素養不足,加上官僚體系僵化,缺乏跨部門溝通整合的機制,在執行「開放政府」時反而加重了公務員的負擔,因此,公務員的選人任用與教育訓練等,也應該全盤檢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