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隔座成常態 音樂家新挑戰

·2 分鐘 (閱讀時間)

綠光劇團日前因受到防疫規範影響,新戲座位完售仍得忍痛取消演出。對音樂家而言,不需布景搭台,相對單純,舉辦間隔座音樂會,成為疫情下的新趨勢和新挑戰。

隨著三級降到二級警戒,9月開始陸續有音樂會出現,包括森.木管三重奏音樂會、黃俊文小提琴獨奏會、次女高音石易巧獨唱會,全都以間隔座舉辦。不過,據了解,少掉一半票房的成本,幾乎都是靠申請補助或有贊助,才能保持平衡。

靠補助贊助 保持平衡

長年往返於美國和台灣之間的指揮家、音樂經紀人梁秀玲表示,音樂家上台演奏是使命,也是始於對音樂的熱愛,在疫情嚴峻時,甚至有音樂家向她表達,「如果得要以間隔座舉辦音樂會,那麼可以演兩場、四場,以雙倍的數量把票房補回來,音樂家的想法,讓我很感動。」

梁秀玲表示,面對疫情下的音樂會趨勢,作為指揮家、音樂經紀人,必須嘗試解決問題,「這已經是全世界的問題,我們都是音樂產業鏈的一環,必須跨出步伐,做不同的嘗試。」

梁秀玲觀察,去年在美國疫情爆發期間,音樂會有三種形式,一是小型私人音樂會,能提供音樂家收入,二是線上音樂會,第三種就是實體音樂會,或間隔座音樂會。

梁秀玲表示,為了上台演出,音樂家和工作人員,同樣承受額外的心理壓力,包括定期核酸檢測,「每一次檢測都是一次的心理壓力,不過大家還是願意這樣一次次檢查,希望能透過音樂演奏,帶給大家心靈層面的安慰,每一次得來不易的演出,必須完成的精神,在疫情中更顯得可貴。」

作業成本無形耗損

長年往返台灣、德國的音樂經紀人黃淑琳表示,目前在德國地區,因疫苗覆蓋率高,看似開放,但其實是有限制開放,「包括我們外出旅行、到異地住宿、看表演等,都需要有疫苗接種證明,或是需要事先申請快篩陰性證明,也不是完全的自由。」

黃淑琳表示,音樂類演出,相較戲劇、舞蹈而言,成本較為單純,但因疫情而一再取消的行程,無形的耗損,在於音樂會前的行銷和前置作業準備工作。

此外,黃淑琳觀察,受到疫情限制,目前下半年國外音樂家來台演出行程,都需要預留隔離時間,每次至少需預留一個月的空檔,在歐美場館解封的狀態下,如果音樂家本身有教職,或者是有其他正職工作,會較難排出空檔,因此,下半年來台的外國音樂家,應該都只會有非常少數的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