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全球女力時代,自曝其短、自取其辱的性別歧視可以休矣!

閻紀宇
風傳媒

台灣自從主流政黨提名女性總統候選人(還不用等到當選)以來,「性別歧視」這種污染源在政壇似乎不減反增;新一屆總統與立委選舉前夕,污染情況更加日益惡化,各種貶抑女性本質、將女性降格為生殖工具的言論層出不窮。揆諸全球趨勢,少數台灣政治人物這種自曝其短、自取其辱的作法可以休矣!

貧寒出身、歷練紮實的「售貨小姐」總理

最新的案例發生在歐洲,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的愛沙尼亞(Estonia)。愛沙尼亞內政部長、副總理赫爾姆(Mart Helme)上廣播節目,點評北方隔海鄰國芬蘭的新任總理馬林(Sanna Marin):「如今,一個售貨小姐(sales girl)也能當總理,街頭搞運動的、沒受過教育的也能加入內閣。」

2019年12月,34歲的馬林(Sanna Marin)成為芬蘭史上最年輕總理(AP)
2019年12月,34歲的馬林(Sanna Marin)成為芬蘭史上最年輕總理(AP)

2019年12月,34歲的馬林(Sanna Marin)成為芬蘭史上最年輕總理(AP)

赫爾姆,70歲,男性,出身納粹餘孽家庭,領導一個極右派政黨。「售貨小姐」馬林,34歲,出身貧寒,從小父母離異,半工半讀唸完大學,研究所還沒畢業就當選市議員,2015年進軍國會一戰成功,今年4月順利連任、6月入閣擔任交通部長、12月更上層樓出任總理;以政府領導人而言,「34歲」不僅是芬蘭史上最年輕,也是全球最年輕。

對了,赫爾姆雖然對「售貨小姐」不屑一顧,但是自己年輕時搞過幾個搖滾樂團,沒一個成氣候。

赫爾姆充滿性別歧視與職業歧視的謬論,迅速引發全歐洲強烈反彈,愛沙尼亞女總統卡尤萊德(Kersti Kaljulaid)也致電芬蘭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道歉。馬林本人則落落大方表示,貧寒出身的孩子能自我成就、「售貨小姐」能出任總理,正是芬蘭值得驕傲的地方。赫爾姆之流的「沙豬」,又被上了一課。

斯堪地那維亞「女力國度」,芬蘭是其中佼佼者

北歐斯堪地那維亞(Scandinavia)向來是「女力國度」,芬蘭更是其中佼佼者,不僅現任總理是女性,聯合政府的5個左派與中間派政黨有4個是由女性領導(馬林尚未接任黨魁),其中3位不滿35歲;內閣19位閣員有12位是女性(63%),200席國會議員47%是女性。馬林的前任林奈(Antti Rinne)雖然是男性,但向來以「女性主義者」自居。

相較之下,台灣歷任總統的內閣女性比例都偏低,從未超過1/4。雖然現任總統是女性,但現任內閣女性比例更只有15%,不到1/6。立法院則差強人意,本屆女性立委比例達38.1%,是歷屆新高。

表現更差的是「民主老大哥」美國。2018年期中選舉(midterm election),美國國會女性議員比例來到新高,但也只有23.6%(參眾兩院各為25%、23.2%)。芬蘭至今出了1位女總統、3位女總理;但美國女性從政最高只到眾議院議長,歷來主流政黨提名的女性正、副總統候選人各只有1位(後來都落敗)。不僅如此,美國現任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更是一個歧視女性、物化女性、性騷擾女性的劣質政客。

斯堪地那維亞是全世界最早賦予女性投票權的地區之一,芬蘭更是早在1906年就做到(美國遲至1920年),而且長期推行協助女性兼顧事業與家庭的政策,帶薪育嬰假就是一個顯例。此外,芬蘭從1970年代開始採行諸多對女性友善、有助於性別平權的公衛政策,包括人工流產、生育控制、學校性教育;這些都值得其他國家借鏡。

當然,芬蘭的性別平權仍然是「進行式」而非「完成式」,性別暴力仍然是重大社會問題。根據歐盟統計,46.7%的芬蘭女性曾遭遇身體暴力甚至性暴力,31%女性擔心受到攻擊,比例在歐盟28國都是「名列前茅」。芬蘭的移民女性與原住民薩米人(Sami)的女性,處境尤其有待改善。

馬林:選民的信賴與託負才是重界點、變革與行動才是關鍵

儘管頂著「年輕女性國家領導人」的光環,馬林其實不希望外界太關注她的年齡與性別,一再強調選民的信賴與託負才是重界點、變革與行動才是關鍵,氣候變遷、社會公平與社會福利則是她的施政優先考量。同時,馬林也不是一夕竄起的新星,更不是家族庇蔭的「政二代」,她在政壇已耕耘多年,而且是紮紮實實從基層做起。

在馬林之前的兩位芬蘭女總理耶滕邁基(Anneli Jäätteenmäki)與基維涅米(Mari Kiviniemi),合計只做了1年2個月。馬林執政面臨的挑戰也不可小覷,她在社會民主黨(SDP)屬於左派,頗受都會地區年輕選民支持,但還必須努力拉攏SDP傳統票倉──工會。馬林的前任林奈只當了半年總理,就因擺不平郵政人員大罷工而下台。

芬蘭與紐西蘭,兩位女總理合力注入清流

此外,極右派民粹、民族主義勢力近年在芬蘭強勢崛起,今年4月的國會選舉,「芬蘭人黨」(Finns Party)得票只比SDP少0.25%,席次也只少1席;中間偏左的原執政黨「中間黨」(Centre Party)則大敗。因此可以這麼說,馬林的就任看似光鮮亮麗,其實如履薄冰。

許多國際情勢分析家將馬林與另一位女總理相提並論:紐西蘭的雅頓(Jacinda Arden)。雅頓比馬林大5歲,2017年10月上任,與馬林同樣是以清新的形象、政策進步著稱。如果馬林能夠通過考驗、坐穩總理大位,芬蘭與紐西蘭一北一南,儘管人口加起來只1000萬出頭,仍可以為當今民粹與民族主義猖獗、獨裁強人當道的國際政壇注入一股清流。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女力時代》素人環保律師力抗民粹浪潮 斯洛伐克選出建國百年首位女總統
相關報導》 歐洲的女力時代!比利時任命史上首位女總理 前預算大臣威爾姆斯將領導看守內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