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捍衛「川普主義」政治資產,2024年總統大選川普當仁不讓!

閻紀宇
·2 分鐘 (閱讀時間)

對美國總統川普而言,人間最可悲是輸家,人生最難為是認輸。因此他輸掉今年大選之後一如各方預期,演出一場史無前例的政治鬧劇,將美式民主降格為美式垃圾食物:落敗卻搶先宣稱勝選,拒絕配合政權交接;以總統之尊指控自己領導的國家選舉舞弊,恣意散播假新聞與陰謀論,搧動極右派支持者,挾持共和黨高層,大肆整肅忠誠度遭質疑的部屬。

川普(Donald Trump)的自戀與自負人盡皆知,但山風海雨逼人而來,他不會不知道大勢已去。美國自由派與保守派媒體不約而同報導,川普選後心情低落,對治國理政視如雞肋,也懶得理睬一天暴增逾15萬例的新冠肺炎疫情,只有一個話題還能讓他興味盎然:下台之後要如何繼續獨領風騷?

迫切的危機,分裂的國家,不服輸的前任總統

無論川普何時、如何(例如窮盡司法手段、下台但不認輸……)面對現實,再過大約9個星期,新任總統與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與賀錦麗(Kamala Harris)會在國會山莊(Capitol Building)西側宣誓就職,兩人除了要收拾多項迫切的危機、彌縫嚴重分裂的社會,恐怕還得因應一個美國政治史上罕見的局面:卸任總統化身在野黨實質領導人,4年後大選再次對決。

19世紀後期的克里夫蘭(Grover Cleveland)與20世紀初期的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總統之後再度競逐大位,但近代美國總統卸任(無論是否敗選)之後往往韜光養晦,不輕易臧否時政,對於實質政治運作的參與,頂多就是為同黨公職候選人背書站台。歐巴馬(Barack Obama)今年力挺拜登、痛批川普,其實已經有點出格;不過明年1月20日之後的川普,恐怕會讓近代所有的「前總統們」都相形見絀。

克里夫蘭(Grover Cleveland,左)與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美國總統之後再度投入選戰(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克里夫蘭(Grover Cleveland,左)與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美國總統之後再度投入選戰(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克里夫蘭(Grover Cleveland,左)與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美國總統之後再度投入選戰(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比4年前多拿1000萬票,推特上有8900萬名跟隨者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專欄:「療癒者」拜登如何面對7200萬選擇川普的美國人?
相關報導》 閻紀宇觀天下:從「美國優先」到「川普優先」,一位美國總統四年的外交成績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