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老頭子滾蛋!」——會讓世界各地獨裁者做噩夢的怒吼

·9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開年第一樁震撼國際社會的事件發生在1月6日,時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搧動支持者攻佔國會山莊。今年,震撼來得更快更急,震央位於中亞,但不是去年被美國棄若敝屣、爆發人道災難的阿富汗(廣義的中亞)。

出大事的國家以面積而論排行全球第九,但知名度與能見度似乎遠遠不如其他大國。哈薩克(Kazakhstan)面積約相當於整個西歐,是台灣的75倍,但人口僅約1900萬。1月2日,這個國家爆發獨立3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抗議,從西陲延燒至全國各大城市,很快就從和平示威升級為暴力抗爭、血腥鎮壓,甚至驚動強鄰俄羅斯派出數千名特種部隊執行「維和」任務。

更特別之處在於,示威群眾喊得震天價響的口號「老頭子滾蛋!(Shal ket!)」,指斥對象並非68歲的現任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而是已經「卸任」的81歲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

哈薩克,一個自然條件得天獨厚的「竊盜統治」國家

與中亞其他4個伊斯蘭教「斯坦國」(the stans: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烏茲別克)相比較,哈薩克可謂得天獨厚,擁有豐富的石油和礦產資源,已探明石油儲量近140億噸(也是世界第9),已探明礦藏超過90種,其中鈾、鉻、鉛、鋅的儲量都是世界第二。

這樣的自然條件自然讓哈薩克成為中亞的經濟模範生,自1991年12月獨立以來吸納至少3700億美元外資,並曾經長期維持8%的經濟成長率,也是近年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重點區域。然而哈薩克的1900萬人民受惠極為有限,它與絕大多數專制集權獨裁國家一樣,是個典型的「竊盜統治」(kleptocracy)國家,而「老頭子」納扎爾巴耶夫正是哈薩克竊盜集團的賊頭。

納扎爾巴耶夫出身貧寒,當過鋼鐵工廠工人,22歲加入蘇聯共產黨與共青團,在黨內一路攀升,43歲接任總理(當時哈薩克是蘇聯加盟共和國),49歲升任哈薩克共產黨第一書記。1991年12月蘇聯帝國日暮途窮,哈薩克在宣布獨立之前舉行史上第一次總統選舉,選票上只有一個名字,「納扎爾巴耶夫」,結果他以98.80%超高得票率當選。

受到如此「萬民擁戴」的納扎爾巴耶夫,很決就淪為「萬年總統症候群」患者,接下來的4次選舉,雖然都有人陪選,但他只有一次得票率低於9成,堪稱史上、地表最強總統候選人。

地表最強總統候選人,得票率9成很「正常」

取之不盡的自然資源(原物料)、大權獨攬的統治者、緊密監控與嚴刑峻罰的社會體制,3項因素加乘的必然結果就是:貪腐。納扎爾巴耶夫的家族包山包海,掌控幾乎所有重要的產業,讓哈薩克深陷於嚴重的貧富不均,好不容易養出來的中產階級隨時有可能落回貧窮深淵。

情勢越來越明顯:哈薩克的經濟與社會改革,必須以政治改革為前提。哈薩克最需要的不是什麼五年計畫、十年計畫,而是公民社會、新聞自由、反對黨、公平選舉。2019年3月,納扎爾巴耶夫在高漲的民怨中宣布辭職,接班人托卡耶夫也承諾推動改革,打造一個「聆聽人民心聲的國家」,讓哈薩克的前景露出一線曙光。

問題在於,托卡耶夫是「老頭子」長期栽培的心腹,上台後第一件事是把首都阿斯塔納(Astana)改名為「努爾蘇丹(Nur-Sultan)」——納扎爾巴耶夫的名字。而且「老頭子」退而不休,保留國家安全會議主席與執政黨「祖國之光黨」(Nur Otan)主席兩項要職,追加「國家領導人」(Elbasy)榮銜,他的3個寶貝女兒和女婿也繼續盤據哈薩克政壇與商界。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現任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2019年6月合影(AP)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現任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2019年6月合影(AP)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現任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2019年6月合影(AP)

液化石油氣價格政策引爆民怨

托卡耶夫上台近3年,改革乏善可陳,3年前開始推動的液化石油氣(LPG)市場自由化倒是如期進行,並且在今年1月1日完全停止政府補助。結果LPG價格一夕由每公升60堅戈(tenge)翻倍漲為120堅戈(新台幣7.8元),約為台灣中油牌價的一半,但哈薩克的人均所得遠遠低於台灣,而且還是產油大國!

在哈薩克,LPG不但是家庭與工業燃料,也是車用燃料,政府籌劃了3年還搞到價格一飛沖天,只能說是無能至極、官逼民反。動亂發源於石油工業城扎瑙津(Zhanaozen),當地勞工居民做牛做馬為統治者賺外匯,忍受惡劣的生活水平,如今又要被政府再剝一層皮,而且就是藉由他們每天生產的石油!憤恨絕望之情可想而知。

冤有頭債有主,動亂從扎瑙津蔓延到阿拉木圖(Almaty)、希姆肯特(Shymkent)、塔拉茲(Taraz)、努爾蘇丹等大城之後,示威者很快就喊出「老頭子滾蛋!」的口號,擺明了擒賊先擒王。

2022年1月,中亞大國哈薩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軍事聯盟「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出兵維和(AP)
2022年1月,中亞大國哈薩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軍事聯盟「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出兵維和(AP)

2022年1月,中亞大國哈薩克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軍事聯盟「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出兵維和(AP)

托卡耶夫軟硬兼施:血腥鎮壓、平抑LPG價格、整肅前朝權貴

面對獨立建國30年來最大變局,托卡耶夫總統軟硬兼施。他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實施宵禁,出動安全部隊真槍實彈鎮壓,逮捕數千人,進而要求6個前蘇聯國家組成的軍事聯盟「集體安全公約組織」(CSTO)拔刀相助,出動「維和部隊」協助保護關鍵基礎設施,讓哈薩克軍警更有餘力對付「境外勢力支持的盜匪與恐怖分子」。

另一方面,托卡耶夫對停止LPG補助計畫猛踩煞車,承諾未來6個月的價格上限是每公升50堅戈。而且他還太歲頭上動土,要納扎爾巴耶夫交出國家安全會議主席、祖國之光黨主席之職,罷黜他的情報頭子侄兒艾比希(Samat Abish),逮捕他的國安會心腹馬西莫夫(Karim Masimov),先前甚至謠傳「老頭子」已經帶著他的貪腐家族流亡國外,但消息尚未證實。

因此有分析家懷疑,托卡耶夫有可能借力使力,以「消弭民怨」之名與納扎爾巴耶夫進行權力鬥爭,畢竟天無二日,一個國家不能長期有兩個權力中樞。當然,這一干人等也可能只是配合扮演擋箭牌、代罪羔羊,風頭過後繼續吃香喝辣。因此接下來的一個觀察重點就是:托卡耶夫是否擴大整肅納扎爾巴耶夫集團,尤其是他們在企業界的惡勢力。

俄羅斯帶頭出兵「維和」,意欲何為?

國際社會的另一個觀察重點是俄羅斯,俄-哈兩國的政治、經濟與軍事關係非常密切。別的不說,冷戰年代迄今,俄羅斯的太空探險計畫都是從哈薩克發射升空。此次托卡耶夫向CSTO求來的維和部隊,主力自然是俄軍。

對此,分析家指出幾個看點。首先,俄羅斯向來將哈薩克視為勢力範圍,其境內俄羅斯裔人口約佔20%。各方擔心普京(Vladimir Putin)會藉機擴大俄方在哈薩克的影響力,甚至將它再度降格為附庸國,俄方2014年對烏克蘭的所做所為正是殷鑑。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7日就提醒哈薩克當局:小心請神容易送神難。

但哈薩克與烏克蘭情況很不一樣,它是一個穆斯林國家,對莫斯科相當友善,普京就算對它有領土野心,也無藉口動手動腳。更何況俄羅斯目前正在俄-烏邊界屯兵10萬,蠢蠢欲動,斷無西東兩線作戰之理,甚至有可能稍稍收斂其對烏克蘭的軍事壓力。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2021年12月28日在聖彼得堡會面(AP)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2021年12月28日在聖彼得堡會面(AP)

哈薩克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2021年12月28日在聖彼得堡會面(AP)

普京、習近平也會淪為被嗆該滾蛋的「老頭子」?

另一方面,普京看著哈薩克情勢一日數變,恐怕會怵目驚心,因為他也是一個「萬年總統」獨裁者。俄羅斯與哈薩克經濟有不少地方難兄難弟:過度倚賴石油、貧富差距持續擴大、通貨膨脹(物價上漲)問題嚴重、統治集團貪腐猖獗。誰能跟普京保證,阿拉木圖街頭的大規模流血示威暴動,絕不會出現在莫斯科街頭?如果他向納扎爾巴耶夫看齊,退而不休,幕後操控,誰能跟他保證,接班人不會對他進行權力鬥爭?

普京現年69歲,目前任期到2024年,去年修憲開巧門之後,理論上可以連任到2036年,屆時他已高齡84歲。如果普京真的撐到那時候,恐怕也會聽到「老頭子滾蛋!」的人民怒吼。當然,東邪西毒,年紀比普京小1歲、任期同樣綿綿無絕期的習近平,還有年紀比習近平小1歲、近來以通貨膨脹搞到土耳其民不聊生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未來似乎也有希望入選被人民嗆聲滾蛋的「老頭子」。

與其一天到晚拿「境外勢力」、「顏色革命」自我恐嚇、自我麻醉,獨裁者或「老頭子」們真正該擔心的恐怕是官逼民反、禍起蕭牆。哈薩克內亂還可以向CSTO之類的組織求助,俄羅斯與中國呢?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全球第二大比特幣挖礦中心陷入動盪!哈薩克示威活動導致斷網 挖礦算力受重創、比特幣價格暴跌
相關報導》 哈薩克歡迎俄羅斯維和部隊平亂,將犧牲主權代價? 專家預測「請鬼拿藥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