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與惡的距離,談美國新納粹紀錄片《仇恨美利堅》

閻紀宇

「川普意外贏得大選之後,真的是個意外,現在我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
「就如川普所說,而且他把話印在帽子上,『讓美國再度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要讓美國再度偉大,你就得『讓美國再度白種人化』(Make America White Again),不是嗎?這就有趣了,我們正進入一個有趣的時代。」

梅森(James Mason)

梅森(James Mason)是何許人也?恐怕在他老家美國也沒有多少人知道。梅森不是富豪、不是政客、不是學者、不是任何機構組織的領袖、有過幾樁不大不小的前科,但可以這麼說,梅森對於美國──甚至歐洲──社會是一大威脅。

美國匹茲堡猶太教會槍擊案,「生命之樹聚會」猶太教會堂民眾緬懷槍擊案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美國匹茲堡猶太教會槍擊案,「生命之樹聚會」猶太教會堂民眾緬懷槍擊案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美國匹茲堡猶太教會槍擊案,「生命之樹聚會」猶太教會堂民眾緬懷槍擊案中的罹難者。(美聯社)

簡而言之, 現年67歲的梅森是當今美國「新納粹」(neo-Nazi)的「一代宗師」,曾經加入「美國納粹黨」(American Nazi Party)、「國家主義解放陣線」(National Socialist Liberation Front),由他催生的美國新納粹暴力組織「核武軍」(Atomwaffen Division)雖然規模不大,但已擴展至德國、英國、愛沙尼亞與加拿大。

這樣的一號人物,對當今白宮主人、全球唯一超級強權領導人惺惺相惜、滿懷期待,這是一樁怪事嗎?

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PBS)旗艦調查新聞節目「前線」(Frontline)與非營利新聞機構「ProPublica」合作,2018年11月推出一部精彩的紀錄片《仇恨美利堅》(Documenting Hate: New American Nazis),由ProPublica的調查記者湯普森(A.C. Thompson)擔綱,帶領觀眾一窺今日美國新納粹的面目。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第三帝國(Das Dritte Reich)崩潰已70餘年,但一代人魔希特勒(Adolf Hitler)的幽靈始終不曾遠離歐美社會。他的徒子徒孫強烈歧視與憎恨猶太人、白人之外的少數種族、LGBTQ族群,將(白人)女性貶抑為壯大種族規模、維持種族「純淨」 的生殖工具……但問題就在於,儘管人人盡知其惡,為何新納粹始終陰魂不散、有如毒草蔓生?

在歐洲,新納粹有其盤根錯節的歷史文化網絡,寄生於極右派政黨組織,原本就難以根絕,近年又受到穆斯林恐怖組織攻擊、2015年難民/移民大批湧入的刺激,一時間甚囂塵上。在美國,新納粹的歷史文化根源較淺,但是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ism)、中南美洲移民問題,仍為它提供了滋長的沃壤,讓它有如癌細胞四處轉移。

美國總統川普7日宣布,墨西哥政府已經同意加強國家的邊界管控,他將無限期暫停對墨西哥商品加徵5%關稅。(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7日宣布,墨西哥政府已經同意加強國家的邊界管控,他將無限期暫停對墨西哥商品加徵5%關稅。(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7日宣布,墨西哥政府已經同意加強國家的邊界管控,他將無限期暫停對墨西哥商品加徵5%關稅。(美聯社)

更令人憂心的是,近代美國第一個種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總統川普的上台,讓包括新納粹在內的極右派或「另類右派」(alt-right)從邊緣躍升為主流。「核武軍」原本主張以暴力推翻打壓他們的政府,但就如梅森所言,現在他們欣然發現,這個政府(至少其最高領導人)是他們的精神盟友。換言之,新納粹癌細胞已進入美國的循環系統與神經中樞。

《仇恨美利堅》帶領觀眾從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極右派遊行攻擊事件、匹茲堡(Pittsburgh)「生命之樹猶太教會堂」(Tree of Life)大屠殺出發,一步一步追索這個「邊緣極端組織主流化」怵目驚心的過程,讓我們看到「核武軍」如何蠱惑白人青年、如何將觸角伸入軍隊、如何利用美國日益兩極化的社會氛圍。

美國新納粹暴力組織「核武軍」(Atomwaffen Division)成員湯瑪斯伯格(Andrew Thomasberg)面臨20年徒刑(AP)
美國新納粹暴力組織「核武軍」(Atomwaffen Division)成員湯瑪斯伯格(Andrew Thomasberg)面臨20年徒刑(AP)

美國新納粹暴力組織「核武軍」(Atomwaffen Division)成員湯瑪斯伯格(Andrew Thomasberg)面臨20年徒刑(AP)

新納粹的理論與意識型態粗糙淺陋、不值一哂,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白人青年(尤其男性)的吸引力。美國政府仍然視他們為毒瘤,必須以司法手段對治,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持續坐大,甚至海外擴張!在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意識型態的羽翼下,「仇恨美利堅」已經轉化為一種特殊成分的「美利堅仇恨」。

在流行病學上,像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這類病原體雖然窮凶極惡,但往往也因為發作病程太快、致死率太高,因此反而難以長期大規模流行。極端組織也有類似的現象,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2014年夏天達到「國勢」巔峰,如今一蹶不振。但是極端組織如果與「主流」沾上邊,甚至被主流吸納,得以長期運作,整個社會恐將付出慘重代價。

2017年8月12日,美國另類右派(Alt-Right)、極右派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大遊行(Anthony Crider@Wikipedia / CC BY-SA 2.0)
2017年8月12日,美國另類右派(Alt-Right)、極右派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大遊行(Anthony Crider@Wikipedia / CC BY-SA 2.0)

2017年8月12日,美國另類右派(Alt-Right)、極右派沙洛斯維(Charlottesville)大遊行(Anthony Crider@Wikipedia / CC BY-SA 2.0)

《仇恨美利堅》與湯普森一路追索,在影片最後,終於找到「核武軍」的啟蒙導師i梅森。湯普森特別向梅森問起一個人:「你對麥克維(Timothy McVeigh)有何看法?」梅森不假思索回答:「他是一位英雄。」

1995年4月19日,麥克維以卡車炸彈攻擊奧克拉荷馬市「艾佛瑞德.莫瑞聯邦大樓」(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造成168人罹難、680餘人受傷。死者包括19名兒童與嬰兒,那是因為,大樓中設有一所員工子女安親班。

1995年4月19日,奧克拉荷馬市「艾佛瑞德.莫瑞聯邦大樓」(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恐怖攻擊(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95年4月19日,奧克拉荷馬市「艾佛瑞德.莫瑞聯邦大樓」(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恐怖攻擊(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95年4月19日,奧克拉荷馬市「艾佛瑞德.莫瑞聯邦大樓」(Alfred P. Murrah Federal Building)恐怖攻擊(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西語裔女作家校園演講暢談「白人特權」美國白人大學生如何反應?燒她的書!
相關報導》 是誰造就了川普?被忽略的勞工階層,還是失勢的「白人勞工」?:《美國夢的悲劇》選摘(2)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