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中天背後的法西斯本質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有關蔡政府透過NCC換照關閉中天新聞的消息,如果最後屬實,也不意外。因為這是蔡政府政治體質擴大後的必然結果,我稱它為太陽花青年法西斯運動的終點。終點有兩個意思,一是它必然會走到這種極端。二是到了極端以後基本上也會自我結束生命。

蔡政府執政之後,推動任何政策時,風生水起,無人可擋,其政治力量遠遠超過民進黨實際上得到的支持。掌握這種特點其實非常重要,因為這會準確地預估民進黨的政治體質與台灣社會互動,在不同所產生的結果。

首先,為何蔡總統和民進黨以非絕對多數的支持,卻可以施展絕對權力?原因就在於它的法西斯體質,它的權力來源是2014年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太陽花運動發生在民選馬政府的時代,核心精神是反中仇中。儘管使用民主的口號,但行為完全是法西斯青年運動的模式,包括使用暴力手段占領國會、衝進行政院四處破壞,組織糾察隊不僅針對外部不同聲音,也控制內部成員,更別說鼓動群眾包圍警察局和媒體,毆打意見不同的路人。

簡單說,太陽花學運的政治體質沒有任何民主內涵可言,它是激進排外的獨裁集團,一個以暴力手段成立的小小的偽政權。這個法西斯青年運動獲得成功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作為執政當局的馬政府和國民黨過於鬆散、軟弱及不可思議的無能,沒法在野火燃燒的第一個時間就堅決地依法撲滅,反而任憑黨的高層分裂、黨的中下階層與支持者無所適從。民進黨就趁這種政府虛無的狀態,以一種有力者的姿態出現。

因此,2016年蔡政府成立之後,所有的施政只有個人和集團的意志,沒有憲法和法律的規範,包括成立擁有司法行政權的促轉會、黨產會、年改條例溯及既往,以及把公投的結果當一張廢紙,造成社會一片哀戚,這是韓國瑜崛起以及2018年民進黨選舉大敗的社會背景。然而,2019年香港反送中抗議的恐怖電視畫面連播半年,造成台灣民眾極端恐懼的心理,使蔡總統得以從谷底又突然攀上高峰。既然這一次權力基礎更大,當然做起任何事來更肆無忌憚,這也是目前我們所看到的情況,當太陽花體質的集團取得絕對權力後,不僅聽不下任何不同的聲音,還會主動關閉所有異議的管道。

這就是法西斯運動的終點,然而與此同時,民進黨的絕對權力也走到了最後盡頭。原因是,台灣並非自給自主的社會,它的生存依賴於外部環境的支援,一旦外部環境出現變化,台灣人民的心態會迅速改變,民進黨會像2018年那般大敗,到時不僅被民進黨鎮壓的聲音會捲土重來,而且會以更強大的力量全面反撲。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