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全球資金流向

劉大年
·2 分鐘 (閱讀時間)

川普敗選是繼1990年老布希總統連任失利後,首次現任總統無法連任,再次驗證「經濟不好必定連任失敗」的鐵律。

在年初《美中貿易協定》生效後,美國人民大多認同川普的經濟政策,也看好未來經濟前景,川普聲望達到顛峰;反觀民主黨內初選仍混沌不明,當時普遍看好川普可以順利連任,但由於川普輕忽新冠肺炎疫情而拖垮美國經濟。

川普自豪在「美國優先」之下帶回美國的工作,卻遠不及因經濟崩盤在國內流失的工作;而警察殺民事件引發民怨,也幾乎賠光他增加的政治資本,這可由川普此次落後的普選票遠高於2016年的286萬票得到驗證。

拜登未來4年會以內政優先,必須面對低迷的經濟、高失業人口、惡化的疫情,以及財政貿易雙高赤字等問題,更要修復兩極化對立,被選舉撕毀的社會。川普主要是以類似印鈔票的方式來紓困,但效果不大,反而造成美國沉重的財政壓力。

美國是以內需支撐經濟,民間消費占GDP的7成,必須先由疫情中脫困,內需市場升溫才能帶動經濟反轉。當然若是無法振興經濟,拜登也很難連任,不過4年後拜登已82歲,年齡將會是拜登另一挑戰。

川普雖號稱照顧弱勢,但拜登認為其政策卻偏向富人。特別是減稅並未使美國企業增加投資,生產力也未提升。所以拜登主張將川普由35%調降到21%的公司稅,調升至28%,此對未來全球資金流向及匯率影響值得關注。

在對外政策方面,拜登仍會將中國視為競爭敵手,特別是在新科技產業上全力制衡中國,美國也會嚴格監督中國履行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不過拜登也認為美中關稅戰對美國並無益處,所以可能會透過談判限縮雙方懲罰性關稅的範圍。

與川普鄙視多邊機制截然不同,美國未來會務實參與國際組織。美國會取消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推動再生能源,發展綠能產業;美國也會重返川普退出的世界衛生組織,也會支持世界貿易組織改革,並評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的可行性。

面對美國新政府,台灣首先要能有效銜接川普推動的台美合作項目;另外台灣對「美台貿易協定」有很高的期待,未來在面對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人事更迭下,如何取得具體進展,也是另一挑戰。(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