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政策疏漏無能 又拿人命換教訓

·2 分鐘 (閱讀時間)
彰化縣長王惠美(左一)至陳志帆靈堂前上香並向家屬表達哀悼,陳志帆的母親和妹妹在另一旁難忍悲痛低聲哭泣。(謝瓊雲攝)
彰化縣長王惠美(左一)至陳志帆靈堂前上香並向家屬表達哀悼,陳志帆的母親和妹妹在另一旁難忍悲痛低聲哭泣。(謝瓊雲攝)

彰化喬友大樓火警造成4死22傷。這座已發生3次火警、被稱為「鬼屋」的大樓,何以能被國家選為防疫旅館?而當火舌竄出,受困者竟遭業者誆稱誤傳,甚至害怕逃命會被罰錢。從諾富特到喬友,在在暴露防疫政策充斥形式主義,終而一再造成疫情悲劇中的悲劇。

華航諾富特飯店的混居狀況,讓染疫機組員衍生的群聚感染更陷複雜,一路擴散至飯店員工、外包商,星火燎原至今難解。指揮中心歷經這起事件後,本該回頭檢視防疫旅館缺漏補破網,就算心有餘而力不足,至少也該協調縣市政府通報潛在問題除錯。

結果,百香果防疫旅館火警,又燒出更多防疫政策的洞。首先,該旅館所在的喬友大樓已發生3次火警,殘破外觀及內部猶如廢墟,如今卻搖身變成國家認可的防疫旅館,公部門擺明是寧濫勿缺,沒魚蝦也好,只為堆砌防疫旅館數量。

當火警發生時,業者謊稱誤傳要求隔離者不要離開房間,導致1名受困傳道死前錄下影片說「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跑,怕跑出去又叫我罰錢?但是不跑,我會不會死在這火災?」這段話揭露出國家對防疫旅館員工訓練嚴重不足;對隔離者顯然也未訂定急難SOP,才讓這名死者在疑惑中葬身火窟。政府的無心,難道不是造成這場悲劇的原因之一嗎?接下來,防疫旅館為管制人流而封閉出口,是否會造成疏散障礙?隔離者遭遇哪些急難可被容許越線?倉皇避難沒戴口罩,消防員該如何管制、如何防疫?請問陳時中有答案嗎?如果沒有,所謂的超前部署,難道不該把這些洞補起來?

台灣防疫靠著邊境管制與運氣撐了1年多,卻沒利用這段時間發展更精緻的思維及做法,才會狀況一來,讓不該犧牲的生命殞落。若陳時中面對這些悲劇已變得無感,甚至無意有所作為,無法再像醫生誓詞般「對人類生命抱持最大尊重」,指揮官這位置真的是該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