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勢:塔利班重奪控制權後,中國輿論場如何被反美情緒撕裂

·7 分鐘 (閱讀時間)
喀布爾的一名男孩拿著塔利班旗幟出售。
喀布爾的一名男孩拿著塔利班旗幟出售。

塔利班組織奪下阿富汗控制權後,持續成為全球的關注焦點。在阿富汗的鄰國中國,這一國際事件也在社交媒體掀起了多日的討論。

但與巴黎、布魯塞爾、雅典等全球多個城市爆發反塔利班抗議不同,相當一部分中國民眾在網絡上對這個武裝組織表示肯定,有人說塔利班已經變得更加溫和,還有知名網絡作者甚至稱讚基地組織領導人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渴望救國救民族」。

有分析稱,塔利班在中國的形象正在悄悄發生變化,這和日益上升的反美情緒有關。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人認為,美國的撤出是承認失敗,而塔利班的勝利是民心所向。

但持相反觀點的網民們也不少,後者批評塔利班的殘酷統治,尤其是對婦女權利的限制。

對塔利班的支持聲

在阿富汗突然「變天」之後,關於塔利班和阿富汗的相關話題頻頻登陸微博的熱搜榜,多個相關話題的點擊量都超過一億次,但在這個大多數人都是無神論者或無宗教信仰的國家,很多網民表達了他們對於塔利班支持。

例如,在該組織進軍喀布爾的新聞下,許多網民認為塔利班的勝利是「由於阿富汗人民的支持」。

「決定戰爭勝敗的是人心,現在的政府站到了阿富汗人民的對立面,而塔利班獲得了底層勞動人民的擁護,這才能打下江山,」一名網友寫道。

A Taliban fighter keeps Afghans from crossing a checkpoint passage before the road that leads to the military entrance of the airport, in Kabul, Afghanistan, on 19 August 2021
塔利班組織閃電般地奪下阿富汗控制權後,持續成為全球的關注焦點。

還有網民評論說,塔利班「並沒有公知宣傳的那麼不堪」,「相比於變成西方世界的棋子,自己管理自己國家才是最好的選擇」。「公知」是「公共知識分子」的簡稱,原用於形容受過高等教育、思想開明的人,但近年來成為中國互聯網上一個貶義用語,用於形容親西方、反抗中國體制的人。

在一則據稱是塔利班士兵在遊樂場玩碰碰車的新聞視頻下,一些網友表達了對塔利班士兵的同情。

「從出生到現在20歲的都在經歷戰爭,現在才做了一回孩子,」其中一條高讚評論寫道。 該評論收獲了193個讚。另一條評論則稱:「擁有童心的人一般本性不壞」。

今日俄羅斯(RT)8月18日發佈了一則視頻,顯示一些阿富汗婦女走上喀布爾的街頭,抗議塔利班統治。報道稱,許多婦女擔心她們「將失去過去20年賦予她們的許多自由」,並回到女性大多被限制在家中的時代,不能工作、上學和獨立旅行。

但在這則帖子下,網民們幾乎一邊倒地對此冷嘲熱諷。有網友反問道,「過去20年阿富汗的女人有啥權力」,還有人暗示該遊行是CIA(美國中央情報局)組織的。

一些中國的塔利班狂熱支持者還對不同意見人士進行了圍攻。佳藍·巴澤旺(Jalal Bazwan)是一名在中國留學的阿富汗博士生,他在社交媒體上持續用中文更新有關阿富汗的事態,揭露塔利班的殘暴行為,但他卻遭到支持塔利班的中國網友指責。

「最有趣的是很多中國網民發給我信息說,你有什麼資格來用我們中國的互聯網絡發阿富汗的局勢和自己的觀點,」巴澤旺寫道。

對塔利班態度轉變

1996年,信奉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塔利班首次在阿富汗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權,以嚴厲的沙裏亞法統治阿富汗,並禁止女性工作、讀書以及獨立出行。

在2001年的「9·11」事件後,塔利班政權被美國領導的部隊推翻,殘餘勢力逃入深山和農村地區。20年來,該組織持續在阿富汗製造綁架、襲擊和爆炸。

中國資深媒體人宋志標認為,和十年前相比,塔利班在中國輿論場上的形象正在變化,多了一個作為國家建構者的勝利者形象。一些人更在「重新書寫塔利班的故事」,試圖抵消其血腥歷史。

Posters of women on beauty salon windows are vandalised in Kabul, Afghanistan on 20 August 2021.
在喀布爾,包含女性頭像的美容院海報被塗毀。

「對塔利班形象做一百八十度的乾坤大轉移,並且獲得掌聲與喝彩,首先得益於國內輿論場中穩定的反美情緒,」宋志標在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儘管塔利班的勝利與美國撤退阿富汗是相關非因果關係,但許多人將其理解為美國的失敗,一些人借此分享了塔利班的勝利成果。」

中國國內的反美聲音並不新鮮。在「9·11」襲擊時,便有部分中國民眾對於紐約世貿大廈雙子塔的倒塌報以歡呼(這在一定程度上源於數年前發生的中國駐南聯盟使館遭美軍轟炸事件)。近年兩國就貿易、新疆和香港人權侵害、新冠病毒溯源等問題猛烈交鋒後,兩國的關係降至冰點,民間的反美情緒也達到高潮。

但塔利班在中國形象的顛覆不僅在民間層面,還在於政府。

儘管中國從未像俄羅斯一樣將阿富汗塔利班列為「恐怖主義」組織,但此前,塔利班都被北京視為與恐怖主義有關的破壞性力量。中國政府更指責塔利班向疆獨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東伊運)提供援助。

例如在2002年1月,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外長髮表聯合聲明稱,該組織「對阿富汗人民擺脫與國際恐怖主義沆瀣一氣的塔利班制度表示歡迎」。

同年9月,中國國務院發佈公報稱,東伊運與本·拉登基地組織「系共生關係,在培訓武裝人員和暴力恐怖分子方面得到了阿富汗塔利班的大力支持」。

但時過境遷,今年7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親自高規格接待了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塔利班掌權不到一周時,便稱讚其「比上次執政時期更清醒和理性」。

在塔利班接管喀布爾後,以民族主義著稱的官方小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還在推特上寫道,「中國網民諷刺說,阿富汗政權更迭比美國總統更迭都要平穩。」

反對聲

儘管如此,並非所有網民都接受塔利班。

8月16日,官方媒體央視網發佈了一支介紹塔利班的影片,片中稱塔利班得到平民支持而迅速擴張,在2001年被美國推翻後,阿富汗開啟了長達20年的戰爭,從而「讓阿富汗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片中並未提及任何有關塔利班的負面內容。

這個60秒的影片一度在微博熱搜排行榜名列第五,但隨即引發不少質疑。有人留言批評影片為什麼絶口不提恐怖主義;也有人反問塔利班「是那個炸掉巴米揚大佛的嗎?」

面對批評聲浪後,央視網將這則影片下架。黨媒《人民日報》在轉載後同樣遭到網民批評,在數小時內刪帖。

People gather outside the Pakistani embassy, to obtain a visa. after Taliban took over in Kabul, Afghanistan, 22 August 2021.
People gather outside the Pakistani embassy, to obtain a visa. after Taliban took over in Kabul, Afghanistan, 22 August 2021.

擁有百萬粉絲的中國自媒體作者盧克文也遭到猛烈抨擊。他在社交媒體上稱,自己「寫完塔利班傳時,被拉登那種對自己民族文化的深愛之情,渴望救國救民族的情緒深深震撼到了。」

很多網友批評他「吃愛國飯」、「為恐怖主義洗地」,還有網民要求他為在新疆暴恐事件中遇難的受害者道歉。他隨後表示自己的話「不妥」、「沒有表述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