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大難民時代:喀布爾機場逃亡只是序幕,數百萬難民人口成歐洲隱憂

·5 分鐘 (閱讀時間)

1975年3月西貢淪陷,美軍從撤離時放棄使用固定翼飛機,因為越共無情的炮火早將機場跑道炸毀,迫使他們只能改派直升機飛往大樓屋頂,載送逃難人員到停泊南海的航空母艦上。

46年後在阿富汗內陸的喀布爾,美國政府疏散本國公民和部分阿富汗員工時,無法選擇具有航程限制的直升機。8月15日、16日,喀布爾機場傳遍全球的末日場景,是一架阿帕契軍用直升機(Apache)在跑道附近低空盤旋,以趕走絕望的阿富汗人,使固定翼飛機可以順利起飛。

世人永遠會記住這一幕:阿富汗人不願放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豁出去爬上機場空橋,緊緊抓住美國空軍運輸機的起落架。飛機逕自升空,他們的身體在狂風中搖晃,最後墜落身亡。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急欲逃往國外的老百姓與美軍運輸機(AP)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急欲逃往國外的老百姓與美軍運輸機(AP)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急欲逃往國外的老百姓與美軍運輸機(AP)

阿富汗混亂的大難民時代已經展開,鑑於人道危機不斷加劇,聯合國難民署(UNHCR)呼籲阿富汗鄰國保持邊境開放。《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接下來幾周內將有數萬人撤離,五角大樓表示將至少安頓2萬2000名符合特殊移民簽證(SIV)資格的阿富汗人,德國宣布接手安置1萬人,英國表示將接納1600名曾為英國機構工作的阿富汗人。

根據聯合國紀錄,阿富汗擁有全球最大規模的海外難民人口,海外已登記加上未登記的難民數量超過460萬,占該國3804萬人口的12%。自今年年初以來,阿富汗境內有超過55萬人流離失所,其中逃往鄰國的人們還算少數,但局勢仍在迅速發展,歐盟國家擔憂2015年敘利亞百萬難民抵達歐洲的歷史重演。

喀布爾機場逃亡

戰事白熱化的幾個星期以來,喀布爾起飛航班上擠滿了外國人和所幸擁有護照、簽證和金錢的阿富汗公民。先逃出的還有總統賈尼(Ashraf Ghani),他攜帶的現鈔塞滿4輛車和1架直升機,多到裝不下只能留在跑道。

當整個國家落入神學士(Taliban)手中,害怕過往殘暴統治的人們試圖逃離。神學士認為人們沒有必要爭先恐後逃走,並宣稱「沒有報復任何人的計劃」、將「大赦」政府僱員,讓公務員重返工作崗位,其他國家外交官也可以留下。

喀布爾機場是首都唯一未被武裝分子佔領的地方,由數千名美國和其他外國軍隊保衛,美國出動好幾架波音C-17運輸機展開大撤退。據報導,其中一架的貨艙擠滿640人,是原計劃人數的兩倍多;另一架運輸機的機組人員發現藏在輪艙裡數量不明的阿富汗人遺體。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戍守的美軍官兵(AP)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戍守的美軍官兵(AP)

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戍守的美軍官兵(AP)

還有好幾千人在候機室日以繼夜等待,期盼拯救他們的航班出現,這些人大多是國際組織和媒體僱員,他們曾是神學士的通緝目標,擔心生命受到威脅。神學士沒有阻礙撤離航班,但武裝分子在前往機場的道路上攔查民眾,阻止更多人離開。

有報導稱,婦女和兒童在通過武裝分子設立的檢查站時遭到毆打和鞭打,消息人士告訴《衛報》(The Guardian),神學士透過檢查證件的方式,強迫一些人回家,不讓他們到達機場。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證實,美方曾收到類似通報,甚至聽到有人遭到毆打,「我方正與神學士建立渠道,我們擔心這種情況會在未來幾天繼續發生。」

被遺忘在阿富汗境內的西方機構雇員陷入恐慌。一名替國際非營利組織工作的阿富汗20歲女性匿名向《衛報》投書:「我在一個西方非政府組織工作,我原以為我們會得到幫助。但是當我們向外國老闆求救時……她卻拒絕為我們申請簽證。」

「聽說神學士帶走了很多年輕女孩,並強迫她們嫁給聖戰士……我向一位在阿富汗的西方女權活動家吐露擔憂、尋求幫助。她說『不行,我幫不了你,你可以找個人假扮老公』。從一個女權主義者口中聽到這番話,令我很難受,她沒有解釋為什麼不能幫我,就好像這對她來說並不嚴重一樣。」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已有數百萬阿富汗人長途跋涉,流入鄰國。土耳其境內至少有多達50萬阿富汗人,伊朗據悉有278萬已登記與未登記的阿富汗人,另有140萬已登記的阿富汗人在巴基斯坦長期避難。聯合國難民署呼籲各國出於人道主義,別將他們遣返回國,伊朗正為更多阿富汗穆斯林湧入做好準備,預計在東部邊境三省設立難民營。

《經濟學人》指出,就算賈尼政府不再嘗試奪回領土,阿富汗境內不再爆發衝突,但只要神學士開始在境內實施殘酷的伊斯蘭教法,阻礙人道主義援助,仍會有更多受不了暴政的人民逃離。歐洲富裕國家政府已經對新出現的難民危機感到恐懼。8月5日,來自6個歐洲國家的部長簽署一封信,支持驅逐阿富汗尋求庇護者。

法國總統馬克宏承諾打擊人口販運,稱必須保護法國免受「大規模異常移民流動」影響;德國政界擔心2015年超過100萬名敘利亞難民抵達歐洲的情景會重演;英國首相強森呼籲各國不要「過早承認」神學士的執政正當性。但就目前而言,數萬名與國際部隊合作的阿富汗人已被遺棄,還有數百萬平民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國際社會應當害怕最壞的情況發生。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攻陷首都喀布爾,大批民眾逃往鄰國巴基斯坦(AP)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神學士重掌阿富汗將考驗印度 南亞地緣政治將發生重大轉變
相關報導》 當神學士來敲門,阿富汗婦女「不聽話」就遭打死!慘案證明殘暴政權沒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