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礦藏惡夢

·3 分鐘 (閱讀時間)

70年來,蘇聯與美國先後進駐阿富汗。阿富汗山脈嶙峋,氣候乾燥,人民窮困,但為何兩大列強先後在該國扶植螟蛉政權?除了其地緣戰略地位重要之外,阿富汗是世上少數低度開發的礦藏寶庫,兩大強權難說沒有染指的企圖。2017年阿富汗總統甘尼與美國川普總統通電話時,就主動提起合作開發礦產,做為鞏固阿美關係、尋求經濟獨立的途徑。

自美國2001年進入阿富汗後,地質學者在美軍持槍戒護下進行礦產調查,隨後美國地質調查所於2002、2006、2007年前後發表3份公開報告,確認阿富汗礦產多樣且豐富。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周邊就是著名巨型銅礦所在地,94個礦體,黃銅礦與斑銅礦脈交織於白雲岩與大理岩中,儲量達6億6千萬噸;再往西南方向,火成岩體中有豐富的的銅、鐵、鉛、鋅礦。

另方面,阿富汗東北角有金礦與鐵礦,北邊的平原區有原油(16億桶)與天然氣(0.4兆立方公尺)。另外還有鉻、銀、鎳、汞、紅寶石、綠寶石等礦藏。近年更發現豐富的稀土礦和鋰礦,分別是製造手機與電動車電池所必須的礦物,阿富汗國安學者宣稱該國礦產總值高達1兆到3兆美元。

此刻美國退出阿富汗,權力真空,中共在「一帶一路」的既有布局下極有可能左右逢源,順勢進入。2015年與中共在阿富汗南方的巴基斯坦啟動「中巴經濟走廊」(CPEC)計畫,建設港口、公路、鐵路、油氣、電力系統、光纜通道和經濟特區等。走廊的起點始於新疆喀什,終點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藉以保障中國的波斯灣石油供給和運輸安全,兼具促進中國大陸西部地區與中亞、南亞和中東國家的貿易往來功能。

「中巴友誼公路」東起新疆,貫穿喀喇昆崙及喜馬拉雅山脈,直達印度洋濱的瓜達爾港,已於2020年7月底正式通車,成為巴基斯坦最大的高速公路。另方面,瓜達爾新國際機場也已於2019年11月正式開工。

對於嗷嗷待哺的神學士政權而言,國境之南的阿富汗已有現成合作成功案例可循,萬事俱備,只待東風。事實上神學士叛亂團體原早已在各處挖礦產,籌措資金,嘗過甜頭,現在正式建立政權,理應繼續發揚光大。

其他列強國家當然不會坐視,將想方設法保持其影響力,在金屬與能源市場上取貨及獲利。因阿富汗與新疆的少數民族,如維吾爾人,既有血緣上的親密關係,也有相似的宗教信仰,而且塔利班神學士更為激進,有可能同情「疆獨」分子而暗助,中共當然要防備「養小虎、遺後患」,而西方國家也必然以民主自由為名,在相關事件上見縫插針,推波助瀾,從總產值上兆美金的礦產中分一杯羹,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低度開發的礦產資源是阿富汗的希望所寄,也可能是災難所由。(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地質科學系兼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