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10月總統大選 經濟危機牽動結果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記者唐雅陵聖保羅6日專電)阿根廷總統選舉將在10月27日舉行,可能像2018年巴西總統選舉那樣的兩極分化,而國家經濟危機可能影響選舉結果。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試圖在貧困加劇、經濟衰退和通貨膨脹率超過54%的情況下連任,但其主要對手、前總統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卻在最近的民調中屢次超越馬克里。

2015年馬克里當選阿根廷總統,標誌著基希納(Kirchner)家族在阿根廷執政12年週期的中斷,且由一個自由經濟學家團隊帶領的改革派形象政府取代民粹主義政府。

費南德茲執政8年期間,與阿根廷的外國債權人關係決裂,甚至停止支付外債,她被批評給予超額補貼、干預官方統計機構公布假通膨率,並採取貨幣控制政策,促使外匯黑市交易蓬勃發展。

馬克里是由中右翼聯盟政黨推選出的候選人,承諾推動變革,以解決阻礙阿根廷經濟成長的結構性失衡問題。但自他上任總統以來,壞消息不斷,2018年經濟衰退2.5%,今年預期再衰退1%,阿根廷幣披索持續貶值,而基準利率已超過72%。

阿根廷政治諮詢公司Synopsis最近完成的調查反映出阿根廷兩極分化的情況,24.8%的受訪者認為國家經濟危機的罪魁禍首是費南德茲,25%聲稱是馬克里的責任。

面對各項負面指標以及對手在民調中的表現,馬克里在4月宣布一系列違背其自由經濟理念的措施,如凍結60項消費品價格。

在此之前,馬克里還撤銷了財政部長蓋伊(Alfonso Prat-Gay)的職位,中央銀行總裁辭職,以及向國際貨幣基金(IMF)求助。

馬克里政府的宏觀經濟政策主要支柱是財政整頓和緊縮性貨幣政策,意即採取減少政府赤字和提高利率以遏制通貨膨脹的措施,但這些措施通常會冷卻經濟,因為降低公共部門投資能力的同時,增加民營企業的資金成本。

雖然這些措施不受歡迎,但馬克里政府期望一旦通貨膨脹降低,經濟恢復成長,可以得到阿根廷人的支持,只是腳本運作卻不如預期。

與此同時,美國提高了基準利率,將新興市場的資金轉向較安全的市場,造成阿根廷資金大量外逃,陷入外匯危機,美元匯率從2016年9披索兌1美元漲至目前約40披索兌1美元。

一般來說,匯率貶值對通貨膨脹有負面影響,對生產設備和進口產品造成壓力,提高產品的最終價格;阿根廷經濟非常美元化,影響更加嚴重。

面對此情況,阿根廷政府在2018年5月向IMF求助,IMF同意釋出600億美元讓阿根廷支付債務,避免阿根廷繼續擴大負債。

馬克里也採取刪減公共部門支出、提高賦稅和利率等措施,但阿根廷經濟的主要問題通貨膨脹率沒有降低,反而從2018年5月約25%躍升至今年3月54.7%。

眼見總統選舉逼近,國家經濟仍然一團糟,馬克里於是決定「用民粹主義與民粹主義作鬥爭」。

除了凍結物價外,馬克里政府也取消了匯市交易的「不干預區」,即可以通過買入或賣出美元來干擾外匯市場,以抑制貨幣波動。

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經濟學家師卡薩林(Marcos Casarin)指出,這些都是具選舉目的的異常措施,目的只是讓生活每況愈下的阿根廷人覺得政府致力於打擊通膨。

儘管費南德茲被指為馬克里的主要可能對手,她仍面對一系列涉貪的司法指控;而中右翼聯盟政黨也不一定推選馬克里角逐連任。

卡薩林指出,不管候選人是誰,面臨的挑戰都是征服阿根廷人的心,因為他們已經厭倦了許多諾言不能實現的政府。(編輯:陳永昌)108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