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疫情,降息沒說的事:美國實體經濟出了什麼問題?

商業 周刊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來源:dreamstime

作者:張庭瑋/商周

美國聯準會週二(3 日)出乎意料地將聯邦基金利率調降2碼至1.0%至1.25%,以防經濟受武漢肺炎疫情衝擊,卻難以緩解投資人憂慮。美股三大指數聞訊由黑翻紅,道瓊工業平均指數聞訊跳漲逾1.1%,一度衝上2萬7000點大關,但是在15分鐘內,整個漲勢就消失了,美股歷經全天大幅震盪,道瓊指數終場重挫785點。

然而,4日美股又大幅反彈,原因是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在民主黨總統初選表現亮眼,讓投資市場又覺得看到亮光。

3日宣布降息後,聯準會主席鮑爾隨後在記者會上表示:「我們看到美國經濟前景面臨風險,因此選擇採取行動。」不過從結果來看,緊急降息,卻換來股市重挫,代表這個「驚喜」間接向投資人釋出訊息:病毒擴散,美國經濟可能遇到麻煩,就連降息也無法刺激實體經濟了。

麻煩1:供應鏈斷鏈、消費需求降低的雙面打擊

冠狀病毒對經濟的主要威脅,就是供應鏈斷鏈。最初是中國製造業無法復工,停產影響到汽車零件到電子產品等供應鏈,後來疫情蔓延全球,韓國、日本、義大利和德國,對工業造成衝擊。

《紐約時報》分析指出,降低利息這個做法,當整體經濟的需求面出現問題時,例如工資下降、失業率上升、消費能力下降時拿出來救火,還算有用。但當問題出在供應面,也就是說,企業因為無法取得原料、無法產出產品放到市場中,降息是徒勞的,這就像把優惠券給顧客,但商店全都沒開。

更糟的是,若將這次的肺炎視為一種經濟事件,它表現出一種不尋常的組合:同時對經濟的供需雙方都造成了衝擊。除了限制工廠生產,供應鏈陷入混亂之外,也限制了消費者的支出,人們不再上餐廳、出外旅行、看展覽等等,這些也都造成經濟損失。

供、需都斷掉了!雙邊夾擊的情況下,加上經濟衰退後可能的惡性循環:裁員導致收入減少,收入減少導致支出減少,支出減少又導致更多裁員,如此一來對消費者支出占經濟70%的美國來說,已不是降息可以解決的問題。

麻煩2:美國內部感受到具體威脅

《紐約時報》指出,以目前美國的情況來說,經濟影響還不算廣泛,受嚴重打擊的仍然只有一些與疫情直接相關的製造業、航空業、旅遊業等,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經濟學者辛克萊(Tara Sinclair)表示,當與疫情不太相關的公司,業務也開始下滑,那就真的麻煩了。「不要癡迷的關注與病毒和供應鏈有關的產業。假設今天人們甚至不去理髮廳了,就是個凶兆。」她告訴《紐約時報》。

雖說如此,但新冠病毒會威脅整體經濟是不爭的事實。根據《衛報》,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警告全球經濟成長可能會減半,降至1.5%,該組織的首席經濟學家布恩(Laurence Boone)表示,這還不是最糟的情況。同樣悲觀的還有世界貿易組織(WTO),其負責人阿澤夫埃多(RobertoAzevêdo)認為,這場流行病將對全球經濟產生重大影響。美國無法在這場衰退中倖免,《華盛頓郵報》指出,高盛(Goldman Sachs)預計,美國的經濟成長可能會在第二季度停滯,整年度經濟成長將減少一個百分點。

美國內部,也確實感受到具體威脅。國內大企業蘋果(Apple)、萬事達(MasterCard)和微軟(Microsoft)都因為疫情,下調了預期銷售和成長。中小企業也逐漸感受到疫情影響。

一名來自紐澤西的燈泡商人伯恩包姆(Larry Birnbaum)就告訴《紐約時報》,他95%的庫存來自中國,上個月完全沒有交易額,因為中國工廠無法生產和裝運燈泡。他的燈泡店既是向電商銷售的批發商,也為散客提供零售。伯恩包姆說:「現在零售客戶尚未受到影響,但是一旦貨架上的商品都賣完了,我沒有庫存可以補貨。」

「我敢肯定,我不是唯一一個受到影響的人,如果這個狀況持續下去,真的不知該怎麼辦。」伯恩包姆說,顯出中小企業的無助處境。

威脅已明擺在眼前,聯準會單靠降息,恐怕無法拯救許多即將沒有庫存的中小企業商人。

麻煩3:中美貿易戰時已將企業推向邊緣

美國面臨的經濟問題,不是在疫情爆發後才浮現,《CNN》指出,在中國爆發疫情之前,許多企業就因為中美貿易戰的影響,岌岌可危。在美國國內,兩國的關稅戰已讓製造業、農業和運輸業陷入衰退,川普為此與中國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避免全面衰退,但企業仍感到不安。

疫情爆發,更像是致命的一擊。

此次面對疫情,再次降息,效果卻不彰的原因,和中美貿易戰脫不了關係。事實上,聯準會去年已被迫三次降息,以抵消貿易戰的不利影響,導致目前可操作的降息空間被壓縮。法國東方銀行(Indosuez Wealth Management)首席經濟學家湯姆森(Marie Owens Thomsen)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說:「如果原先貨幣政策已經過於寬鬆,它的效力就會降低。」

《衛報》報導,布恩則是呼籲中美兩國應結束貿易戰,放棄過去兩年的關稅,恢復兩國合作的關係,齊力面對這場危機才是上上策。

降息沒用,應該怎麼做

「這不是一個央行可以單獨處理的衝擊。」布恩告訴《衛報》。

《紐約時報》指出,有經濟學家認為,美國政府其實可以嘗試降低國內供應端的成本,像是給工作場所被迫關閉的員工補給、為中小企業提供信貸、給受衝擊最嚴重的行業,例如航空業、飯店業等提供補助計畫。

倫敦資產管理公司Equals的首席經濟學家庫(Jeremy Thomson-Cook)表示,降息看似是採取行動,但也有暗示負面情況即將發生的意味。因此也有經濟學家表示,比起降息平人心,不如對富人徵稅、多花錢在基礎公衛防疫上,否則原意是想撫慰人心,反而可能造成更多恐慌。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台大畢業去雪霸打掃房務,對「先求有再求好」的重新領悟

※本文由商周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告蔡英文違憲?明明是中國「礙」的迫降
返台有落實「居家檢疫」14天嗎?讓我告訴你……
誰把這頭水牛牽進立法院?
瞄準黃安的箭,不會射中周子瑜嗎?
年輕世代對新國民黨主席的期許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