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春學不會圓滑 「反正過得開心」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了幾十年,陳小春早已學會面對媒體時的放鬆,但仍如當初一般直接、我行我素,不會閃爍其詞。別人習以為常的圓滑和迎合,他始終學不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就是不太圓滑,想說什麼說什麼,也不太在意別人怎麼想。」

•闖進演藝圈,只為讓一家溫飽

新京報報導,陳小春近期工作不斷,除了和兒子Jasper錄製真人秀《爸爸去哪兒6》,還有和妻子應采兒的《妻子的浪漫旅行》,加上演唱會、宣傳將上映的電影《黃金兄弟》等,讓他忍痛推掉一部戲約。

不過被問到是不是工作狂,他只是嘆了口氣,「每個人都是為生活而工作,這是沒辦法的。只有盡量做到最好。 」事實上,「為生活」這三個字的意義,深深刻在陳小春的骨子裡。

陳小春出生在廣東的一個山村裡,最小的弟弟更因為擔心養不活,被過繼給別人,成了他一生的遺憾。小時候的陳小春要做農活,還要承擔照顧弟妹的工作。陳父是位不善言辭且嚴厲的「中國式家長」,怕陳小春跑出去玩,弟妹沒人照顧,就把他的腳用鐵鍊鎖住,「也沒辦法叛逆,鐵鍊鎖著能叛逆到哪去?」

初一,陳小春輟學隨父到香港謀生,在工地上打零工,一家人擠在貧民窟的三間籠屋裡。這個自稱「從底層爬起來的明星」,曾去茶樓做點心、去大排檔端茶送水,還去髮型屋做學徒,直到偶然得知TVB招舞蹈藝員,每個月有700港元的酬勞,他立即報名,成為一名舞蹈藝員。

•擠走金城武,他讓自己變「山雞」

陳小春沒受過舞蹈專業訓練,除了肢體靈活外,他只能以勤補拙,不分晝夜地練,最終以優秀藝員身分進入豹小子組合,還先後為梅艷芳、譚詠麟、陳百強等大牌歌手做演唱會伴舞。

據報導,某次慶功酒會上,陳小春唱了一首譚詠麟的《水中花》引起了星工廠老闆許願的注意,他把陳小春與謝天華、朱永棠組成「風火海」,並開始演戲。1995年,憑藉電影處女作《晚九朝五》,陳小春獲得了第1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外界評價他是「早年得志」,他卻丟下一句話,「沒什麼好說的,感謝全世界」的獲獎感言。

之後,為兄弟兩肋插刀的「山雞」一角,更成了陳小春的代表作。很多人不知道,這個角色是他自己爭來的,「拍《古惑仔》前,導演找了朱永棠、謝天華,唯獨沒有我,我跟許願說我也要演,後來問導演劉偉強我能演誰,他說山雞,問他如果不是我,會讓誰演,他說金城武。」

但「山雞」也給陳小春帶來了負累。「有次電台組織戶外活動,對方臨時說要取消,因為我拍了《古惑仔》,影響不好,我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影響,我只是一個演員。」陳小春說。

•難忘「兄弟」情,聚一起不會猜忌

回想當年拍攝《古惑仔之人在江湖》時,陳小春說大家都傻傻的,拍戲全靠猜,「因為都沒學過表演,甚至都不知道是來幹嘛的。」可誰也沒想到,幾個懵懂少年成就了一代人心中的經典,陳小春也因「山雞」一角迅速在中國走紅。

他回想著當初再看看現在,「沒人想回到當年,畢竟我們都改變太多。」但這份兄弟情誼卻始終讓陳小春著迷。

將上映的電影《黃金兄弟》,讓鄭伊健、陳小春、謝天華、錢嘉樂、林曉峰又聚在了一起。電影拍完後,五個人經常一起吃飯,「一次兩次三次,那種兄弟的感情就又回來了,在一起也很舒服,不會猜來猜去。」

年少時的陳小春一臉酷帥,儘管混跡於娛樂圈,但在任何人面前都不會掩飾。這一點是好友鄭伊健最佩服的,「他是個愛憎分明的人,不管對方是誰都是有什麼說什麼。」鄭伊健說,和陳小春在一起有種難以名狀的默契,總能說到彼此在意的重點。

•帶兒子冒險,讓Jasper懂先苦後甜

2010年,陳小春與應采兒結婚,「我不太愛講話也不太愛笑,就很想找一個愛笑、話也多的人。」他承認,家庭給他帶來的改變是顯而易見的,「人是不會一成不變的。有了孩子會改變,兩口子你偏右點、我偏左點,慢慢磨合。」

報導說,對兒子Jasper的教育,陳小春更是謹慎,他一度不同意孩子參加真人秀,怕兒子從鏡頭注視下回歸到日常生活中後沒辦法適應,更怕孩子會想進演藝圈,但後來禁不住「父子關係會變好」的誘惑才答應前往,他告訴孩子這不是上電視,而是和爸爸一起去冒險。

「他走過的地方,有些是比較簡陋的,也許他的年紀還不能感覺到有些辛苦,但起碼去看過、體驗過了。能讓他長大後和我一樣懂得先苦後甜就好,男孩子,該先苦。」他不指望兒子大富大貴,更不會讓他進娛樂圈。陳小春承認,上一季播出後確實讓Jasper曝光率過度,「對不起,錄完這一季真的就夠了。他現在還沒有覺得自己多了不起。」

被問「聽到別人說是Jasper讓你翻紅,會生氣嗎?」陳小春坦然道:「不生氣,我和兒子的關係旁人要怎麼解讀都無所謂。我也沒必要去問人家,更何況評論很多都沒什麼意義,愛說什麼說什麼,反正我過得舒服、開心,就這麼簡單。」

【新鮮問答】山雞怕尷尬 沒看《古惑仔》

新京報(以下簡稱問):一直感覺你是個老派又低調的藝人,是不是很不喜歡宣傳?

陳小春(以下簡稱答):確實不喜歡,但也沒辦法。我一向話不多,這幾年好了很多,因為無論是唱片或是電影,你不宣傳大家就不知道。

問:作為經典,很多影迷會翻來覆去地回看《古惑仔》,你自己會看嗎?

答:其實我從來沒完整地回看過,也沒有真正地在家裡點播、欣賞啥的,有時電視上在播,看著當時的自己不知怎麼還有點尷尬、感覺怪怪的,但我有把這一系列的DVD留起來做紀念。

問:今年個人的演唱會會如何計畫呢?

答:11月就會在全中國進行巡演,我想用一個新的形式來實現這個演唱會,我會很專心,因為這是我最在意的。就像《爸爸去哪兒》其實是很放鬆地跟兒子相處,帶他去體驗,剛好放暑假帶他感受下外面的世界。

問:現在工作這麼忙,如何解壓?

答:我生日的那幾天去越南休息了一周,那是我最喜歡的地方(笑),陽光海灘是最讓人放鬆的。在海邊懶洋洋地曬曬太陽,放鬆下看看劇本,覺得熱就下海游泳,黃昏時去沙灘跟小朋友跑跑,吃完晚飯就休息。

問:你嘗試過很多髮型,最喜歡哪款髮型和髮色?

答:其實我也沒有嘗試過很多髮型啊,就比如鄭伊健的那種我就沒留過(笑)。我想我是留不來哦,他的頭髮起碼要留三年,三年不剪頭髮,過程一定又辛苦又崩潰,是我早就把它剪了,還是清爽點好。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