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不知為何而戰 掌司改大旗的蔡英文第二任期要怎麼做?

王鼎鈞
信傳媒

監委陳師孟說,他對貢獻司改的信心,隨著時間而日漸消融。若繼續耗下去,等於原地踏步,所為何來?因此決定請辭。(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監察委員陳師孟請辭,總統蔡英文表達慰留之意,並且希望陳師孟能做完本屆任期,也說會尊重陳師孟最後的決定。由於陳師孟掀起監察院、司法院院際爭議,總統慰留的動作,也被賦予政治意涵。

總統慰留行不行?

請辭案在網路上也掀起議論,有人認為,監委獨立行使職權,總統根本無需慰留,但也網友認為,監委為總統提名,當然總統可以表達慰留。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表示,不管是針對監委或行政院長的辭呈,在法律上,總統都是可以表示慰留的,辭呈批准後,才會發免職令,總統表示慰留,就是表示暫時不批,辭職也尚未生效。

他進一步指出,當年行政院長連戰總辭,時任總統李登輝批示「著毋庸議」,大法官在419釋憲文說,閣揆任期未滿就要走,總統要怎麼批,完全是統治行為,法律也管不著,所以總統也可以不批。

廖元豪說,但從倫理來看,若是真的要走,最後也只能批准,從政治上來看,若是辭意堅強,慰留也僅是短暫的。

陳師孟掀起院際爭議,肇因於約詢判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案無罪的法官唐玥,引發全國法界反彈。

廖元豪:政治性太強,變成監院干預法院個案審判

廖元豪表示,陳師孟的作為非常不妥,司法審判獨立,法官在個案的裁判,如何使用法律證據,有審級制度來糾正,外界不宜就法院的個案去追問,尤其法官又是在職,監院在外部,又掌握彈劾的可能。

雖然監院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可以監督司法,不過廖元豪認為,針對此案,有太強的政治性,會變成是去干預法院個案審判。

不過,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則有不同看法。李俊俋認為,監委獨立行使職權,法官獨立審判,監委是唯一可以制衡法官的單位,「法官的判決的核心事項是什麼,心證會不會過於寬廣」,過去兩院對此一直有爭執,監委約詢法官,早已不是第一次,所以兩院的衝突,會因個案不同而有所差別,兩院如何坐下來解決這問題,才是重點。

李俊俋:不應用政治角度去做評論

李俊俋還說,陳師孟的問題是,這個人比較政治性,外界看他較具政治性,就從政治的角度做評斷,但這不是政治的事情。過去監委約詢法官,除非是私德的問題,否則法界都會群起抗議,這是必然,「憲政問題以政治去做解決,涵蓋面太小,也沒有看出問題所在」。

由於憲法規範不明,李俊俋要大家想想,假使監委認為特定法官,長期心證範圍太大,影響到判決,可不可以約詢?或就單一案件,有太多法官做出同樣的判決,會不會也是司法的問題,監委可不可以約詢?

李俊俋說,三權分立的國家,這部分就交給立法院,以美國來說,就是參議院,因為代表人民,最終由參議院來行使彈劾,監院過去也是民意機關,修憲後變司法機關,釀成職權上的衝突,這問題已經存在很多年了。

「法官的判決,真的完全不能挑戰嗎,這是一個大問號,」李俊俋呼籲,兩院應該好好坐下來談,各界也不應該從中做政治操作。

未來怎麼做?蔡英文盼兩院協調畫出一條線

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受訪表示,司法院與監察院這兩院的職權爭議,過去也曾發生過,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應該就個案來審度。蔡總統向來的態度就是,希望兩院之間,如何就通案的部分,兩院之間能夠充分溝通協調,畫出一條線。

至於司法改革與審判品質的提升,張惇涵說,司法制度的問題是長期累積而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所以司改不是把它砍掉重練,而是全面調理它的體質。

張惇涵指出,蔡政府在這近4年做了許多努力,在蔡總統上任後,就推動台灣史上首次由總統召開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全面盤點司法問題。並且,依照會議共識,我們積極推動立法,和制度的改革。光是在立法院通過的法律,就多達51項。我們也每半年,向社會提出一次進度報告。

讓公民參與司法,不讓政治干預司法

張惇涵表示,誠如蔡總統先前在政見會所闡述的,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望更大,下屆的新國會,我們也要續推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未來4年的最大重點,就是「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也就是「國民法官」。不是讓政治進來干預司法,是讓公民參與司法,讓司法審判更加公開透明,不會偏離社會的情感。

張惇涵說,與此同時,我們也必須投入更多的人力,也要推動社會法治教育。不僅審判過程有人民的參與,全民的司法素養也會提升。台灣的司法將會脫胎換骨,回歸屬於人民的司法。

更多內容

陳師孟請辭獲蔡總統慰留 備受爭議的監察權與司法權該如何調整?

民調》基本盤逆轉 藍綠差距達25% 4成5民眾不贊成蔡總統兼任黨主席

更多信傳媒報導
台股豬年封關創史上新高》聯發科最佳進步獎 台塑四寶全面遇逆風
柯建銘提立院三大改革面向 監院陳師孟則是司改新焦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