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初》新聞自由時機點與作用力

·4 分鐘 (閱讀時間)
陳念初》新聞自由時機點與作用力
陳念初》新聞自由時機點與作用力

最近中天新聞在各地舉行捍衛新聞自由的演講台,筆者有幾點看法。

一、新聞自由在面臨換照壓力下,在員工工作權即將喪失之際被提出來,新聞自由是新聞組織捍衛的核心價值,它不該只是一種工具價值,中天新聞自由大傘被提出來的時機點並不恰當,沒有換照壓力時,在面臨許多社會批判聲音時,為何不見新聞自由的強力捍衛聲音。

聲援中天的人與政黨,認同中天關台的人與政黨,是旁觀者?還是受影響的人?真正受影響的人,會發生不平之鳴,是可以理解的,它與工作權息息相關。

選擇性認同的聲音,若只是一種政治板塊裡的危機與擔憂,並沒有真正感受台灣新聞自由上的共識感與危機感,事過境遷,台灣媒體的信任感,並不會加分。

其中,媒體平衡論者認為,中天最會監督政府,沒有中天,輿論會變成一言堂,真是如此嗎?

美國已逝的CBS主播華特。克朗凱,是美國人最信賴的主播,他看過多少新聞事件,他也扮演了最專業與信賴的媒體人角色。詹森總統曾經這樣形容,「如果我失去了克朗凱,我就失去了美國的中間階層。」這是新聞自由體現在一個主播身上產生的新聞價值。

新聞自由是媒體人喊的,是來自於媒體人的堅持與職業核心DNA,許多人聲援新聞自由,來自於媒體人新聞價值的維護,媒體人爭取新聞自由需要勇氣,也是新聞室裡的恐怖平衡武器,它與媒體組織的存廢,是兩個不同的議題。

台灣的小島竟然有這麼多的新聞台,SNG隨處可見,中天新聞若不見,其他新聞台也一定想辦法擠進有線電視新聞區塊,台灣的新聞台不會減少,中天事件若是新聞自由保衛戰,我們更應該好好釐清新聞自由的本質與主體,新聞組織是否真以新聞自由為最高原則,干預新聞自由視為洪水猛獸。

二、新聞自由捍衛,要有一個作用力為起點,政府若是扼殺新聞自由的作用力,反作用力產生會形成一種集體的力量,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管制媒體時代,反作用力就是媒體新聞自由的維護與對抗,因此,請思考媒體新聞自由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以中天新聞為例,何種事件與事實讓中天新聞產生換照上的危機,台灣的媒體與政治分不清,中天事件非單純新聞媒體的議題,政治作用力存在媒體組織中,在面臨換照爭議時,新聞自由被放大,有阻卻換照的憲法保障理由,有各種政治上的對抗理由,對新聞自由本身,其實,是相當諷刺的連結與操作,請還給新聞自由最原始的真諦與理想性。

三、維護新聞自由是單一議題,有事件主體與客觀事實,與美牛及疫苗等政策是無相關的事件,請好好面對新聞自由這個主議題來聲援與訴求。

2005年也曾發生過東森新聞S台關台事件,透過政治及社會壓力讓關台事件落幕的殷鑑不遠,媒體人其實才是新聞言論自由的主體,媒體人因媒體組織的異動受到工作權的影響,這才是我們維護新聞自由最該面對的嚴肅議題,媒體組織負責人及高階主管,應該在新聞室裡讓新聞言論自由成為職業的最高倫理與自律法則,對抗所有的壓力,包括政府、政黨、商業等組織內外壓力。

新聞自由的維護主體是記者、編輯、評論員等,媒體事業負責人雖也涵蓋在內,但並不是關鍵主體。

面臨換照的危機時刻,媒體組織讓媒體人對外聲援新聞言論自由,我曾為媒體人,感同身受,新聞言論自由與工作權綁在一塊,這是一種悲哀與無奈。

作者為微笑影室陳室長

●經授權刊載,更多文章見作者部落格。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