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蔡英文超過分 連「蔣經國」這神主牌都要納為己有!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總統蔡英文出席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溫柔堅定挺靜儀」選前之夜,上萬民眾擠爆會場。(資料照片)   圖:張良一/攝
總統蔡英文出席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溫柔堅定挺靜儀」選前之夜,上萬民眾擠爆會場。(資料照片)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顏寬恒的飲恨敗選傷透了藍營支持者的心,紛紛在各粉專上留言抒發苦悶之情,其間最具象的嘆息是:「趕走沒什麼資源的側翼,結果來了正規軍」。有綠營自稱是歐巴桑的網友則補述下句對聯:「趕走了初生之犢,結果來了母老虎」。橫批應該是:「悔不當初」。

面對慘遭「三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的責任問題當然在黨內引發各路人馬聲討究責。9日敗選當晚,朱立倫未出面公開道歉,卻在次日赴台南參訪取暖而更加備受詬病。被視為藍營大咖的台南大天后宮主委曾吉連則對中共黨媒《中評社》強調「罪不在朱」四字,還感嘆道:「國民黨出了很多吳三桂,而其他的黨則是出了一堆李自成」,認為這才是台灣會亂七八糟的根源。

中國人的卑劣心態:寧與外(敵)人,不與家奴!

國民黨輸了選舉就說「台灣亂七八糟」,卻不提這幾次被重批勞民傷財的幾場投票活動到底是誰蓄意發動的?「亂」從何來不言自明。
有句中國俗語說「寧與友邦,不予家奴」,意思就是:寧願把自己的東西送給外人,也絕不給自己的奴才。許多人都故意栽贓說這是清太后老佛爺慈禧曾言過的金句,若認真追本溯源,在梁啓超的《戊戌政變記》裡面可以看到:「戊戌變法失敗後,剛毅對人言:『我家之產業,寧可贈之於朋友,而不必畀諸家奴』。」所謂「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過去。」辛亥之後滿清遜位,慈禧只好自認倒楣,任後人隨意吐槽了。

但不管語出何人,迄今仍抱持著「寧與外(敵)人,不與家奴」此一心態的人,在國民黨內依然所在皆是。

臧幼俠:寧可支持統一,也不屈服在民進黨統治之下

猶記得,最近才因為退黨風波而幾乎慘遭萬箭穿心的退役少將于北辰,在2020年9月9日時即曾爆料說,許多統派人士主張只要完成兩岸統一,他們都贊成,時任黃復興黨部主委的退役少將臧幼俠曾經跟他說過,「自己就是統派,寧可支持兩岸統一,也不願意屈服在民進黨統治之下」。當時他則回應,自己贊同的是「中華民國」,他還在廣播節目上清楚透露說,多數藍營當中像他這種55歲以下的軍人,都是「中華民國派」。

臧幼俠之語正是「寧與外(敵)人,不與家奴」的最佳寫照。幾年前幾十位退將一起跑到北京去正襟危坐聆聽習近平的訓示,也正是這種破敗權貴的心態之映射。
還有一句流行語: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國民黨這次連三敗是「外鬥外行」,然而炮口朝內猛轟可是一點不必留情,尤其是抓「戰犯」這檔事表現得無比熱衷,這就叫「內鬥內行」。

退黨的則將此一政黨的病態習性比喻為「家暴」。

中國國民黨黃國園黨部前主委、退役少將于北辰。 圖:擷取自臉書「于北辰在桃園」(資料照)
中國國民黨黃國園黨部前主委、退役少將于北辰。 圖:擷取自臉書「于北辰在桃園」(資料照)

應曉薇:即使自動退黨,「于北辰們」必須開除

1月12日週三,國民黨中常會上,中常委應曉薇即發言抨擊,有一些違法亂紀的黨員,攻訐國民黨擔心被開除就自動退黨,避開接受黨紀處分,引起許多基層黨員不滿,認為自動退黨就不了了之,不負責任。應曉薇因此提議中常會應該裁決:即使自動退黨,「于北辰們」未來還是會由考紀會開除黨籍。
對此,于北辰反嗆,他都已經離開了「管你是要開除還是用黨紀處分還是怎樣,隨便你,請國民黨放一千兩百二十萬個心,本人下了船就不會再上船,永遠不會,請我回去也不會回去,要開除還是幹什麼都隨便。」

于北辰還進一步補充說,國民黨「家暴」超厲害,平常要去跟民進黨撕打就斯斯文文的,但關起門來「你光看打我就知道有多狠」。他強調,若是被國民黨「家暴」千萬不能躲起來,必須堅持自己的立場,因為如果躲起來就會被解讀為理虧,對方反而會變本加厲。

我個人認為于將軍面對國民黨家暴所採用的直面對決的態度是完全正確的。從經驗上歸納,一般而言,「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行為和心理層面多數會呈現「色厲內荏」的通病。只要被家暴者勇於擺出強烈對抗姿勢,「色厲」就會萎縮,而「內荏」則會自然強化。

巨嬰有三個特點:共生、全能自戀、偏執分裂

還有一解,通常國民黨深藍人士之所以敢於肆行家暴,一定是仗著人多勢眾,一旦被他們關到門內,他們就自以為可以在門內一起當土皇帝疾言厲色。相對的,只要站到門外來,憑他們再怎麼張牙舞爪,也不過只是虛張聲勢故作猖狂罷了。自己選擇站到門外來,背後就是海闊天空,正所謂帝力於我何有哉,汝等焉能奈我何!
中國心理咨詢師武志紅先生曾在2016年出版《巨嬰國》一書,批判中國人的民族性格。他認為巨嬰有三個特點:共生、全能自戀、偏執分裂。其中,共生是指獨立性差;全能自戀是認為世界必須要按自己的想法運轉;偏執分裂是指認為事情必須一分為二,非黑即白。
作者武志紅在《巨嬰國》一書裡,透徹地呈現和分析了巨嬰的全能自戀心理,而此心理即集體主義和愚孝愚忠的深層心理機制 ,這樣的心理機制下,催生了中國好人、控制狂、被迫害妄想、無助感、不安全感、躁狂抑郁等一系列當下國民黨普遍存在的心理問題。
作者說,中國人發展了很復雜的行為,對權力、名聲、成就與物質等的需求可以漲到很高的地步,但它們常常是一種防御,是兩種在嬰兒時期沒被滿足的原始的簡單願望轉化出來的。一個願望是:抱抱我;一個願望是:看著我。

武志紅在書中強調說,巨嬰的特點是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付出,而且心理脆弱,一旦出現超出預期的情況,就會做出過激行為。
如果,我們願意將國民黨現在所產生的連續性的混亂一一套用到《巨嬰國》一書裡的諸多症狀去加以觀察,你我應該都會得到會心的一笑。

蔡詩萍:藍軍在時代的洪流中,被「台灣化」擊潰了

藍營才子蔡詩萍在1月12日的臉書PO出〈敬悼老友龐建國:台灣的敵人是敵視民主的極權,不該政黨競爭的彼此!〉,有一段分析寫得特別精闢。他說:
藍軍就這樣,在時代的洪流中,被「台灣化」擊潰了,外省族群拋不下「大中國意識」的,也在台灣化的典範概念下,愈發疏離失落了!
這樣的悲觀意識,催化出「絕望中的孤絕感」(類似龐建國教授的),亦催化出「憤怒的戰鬥意志」(類似戰鬥藍的心境),可是,這種悲觀意識之所以悲觀,乃因,它給台灣的主流價值,主流選民越走越遠了!

其實,類似的分析文章和觀點,只要花點時間上網查找,簡直是汗牛充棟,讀不勝讀。可是,奈何國民黨已病入膏肓,終至於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一切都是白講。
如果國民黨原本就是個巨嬰,你到底還能對她有甚麼期待?
所以當蔡詩萍在該文結尾提出他的呼籲說:
我也為他(龐建國)孤絕的悲劇意識,深深感到不安,這是台灣民主政治的變數,需要藍綠陣營,藍綠領袖更大的格局來化解。
畢竟,我們真正的敵人,是對台灣民主威脅最大的中共體制,不是台灣內部政黨競爭的彼此!
台諺說:錢無兩個袂霆(tsînn bô nn̄g-ê bē tân)。如果藍營中還有幾位關鍵性頭人猶然要繼續死抱「寧與外(敵)人,不與家奴」的心態;繼續堅持「寧可支持兩岸統一(中共統治,一國兩制),也不願意屈服在民進黨統治之下」的主張;或是繼續頑強抗拒被「台灣化」,其最終必然會走上虛無悲壯的自我毀滅之終局!這不是誰的錯,毋寧是時代悲劇的必然下場。

蔣經國正被民進黨納入「抗中保台」的論述中

1月13日是蔣經國逝世34周年紀念日,退輔會與民間共同主辦「懷念經國先生音樂會」。退輔會同時發布新聞稿「為什麼要紀念經國先生?」指出,尊重藍營的記憶及感情,這是尋求藍綠和解,內部團結的一環,就是紀念蔣經國意義,而蔣經國路線就是「反共、革新、保台」,在紀念之餘,朝野人士特別是國民黨人應該省思學習。
無獨有偶,藍營這位才子蔡詩萍又在當天臉書對奄奄一息的國民黨發出第二發重擊:〈連蔣經國,都快要變成「民進黨的」了!這國民黨還有救嗎?〉PO文疾呼:
今年蔣經國忌日,民進黨政府透過退輔會,擴大舉行追思蔣經國的音樂會,所謂「擴大」,是指,規模比以前民間辦理的大,還且,還透過體制,例如退輔會,結合了過去被視為蔣經國嫡系學校政工幹校的畢業生組織,擴大規模來辦。
甚至,還積極的,提出蔣經國對台灣的貢獻功不可沒,尤其是「反共,革新,保台」這幾個概念。

蔡才子在該文中還深深感嘆地質問國民黨:
如果你也承認蔣經國民主有功,那好,後來呢?接班人李登輝為何「被趕出家門」?世人稱之為「民主先生」的李登輝,言必稱來自「蔣經國學校」,但國民黨卻根本迴避了「李登輝路線」,導致,「蔣經國--李登輝--民進黨」反而辯證式的,成為台灣民主化的主流脈絡,而國民黨呢?卻只能在這民主化戰場的邊角上,一直說台灣不民主?!但大多數的台灣人同意嗎?

是的,「中華民國」的招牌已經被蔡英文搶走了,現在連藍營最珍視的「蔣經國」這塊神主牌也正被納入到蔡英文「抗中保台」的民主論述中,那麼,請問國民黨聲嘶力竭所吶喊的靈魂中,到底還能剩下甚麼值得讓台灣人民用選票給予選擇認同的?
走筆至此,突然想到中國最知名的作家魯迅先生的一首名詩《自嘲》:
運交華蓋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
破帽遮顏過鬧市,漏船載酒泛中流。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無視國際局勢如何遞變,也無視中共集權酷政的變本加厲,國民黨只要還自願被困在她那「大中國」的小樓中,那麼在台灣,還有誰能救得了她呢?

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 圖:翻攝國會直播
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 圖:翻攝國會直播


作者陳昭南: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更多新頭殼報導
陳昭南觀點》于北辰退黨,「反共藍」新旗幟:抗中保台是軍人天職
陳昭南觀點》法國電視公開直指國民黨是「北京的特洛伊木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