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自嘲的弦外之音

盧信昌
·3 分鐘 (閱讀時間)
衛福部長陳時中參加清華大學畢業典禮,他勉勵畢業生做個聆聽者,團結大家的優點,做到「不怒而威」。(陳育賢攝)
衛福部長陳時中參加清華大學畢業典禮,他勉勵畢業生做個聆聽者,團結大家的優點,做到「不怒而威」。(陳育賢攝)

由各界奮戰多年修正推動的醫藥差額自付、查價功能與收費明細的新制規範,卻在一場公聽會之後無疾而終。針對健保署推出自費醫材的上限價格,卻引起醫界的串聯反彈,於協商會後,決議暫緩實施;無充分市場機制的醫材,價格是否需另訂上限,也未能定案。同周公聽會主持人衛福部長陳時中以神祕嘉賓現身清大畢業典禮上,因為行程延誤80分鐘,上台後就先自我嘲謔一番「我以為我到不了」;藉機勉勵畢業生只要能堅定意志,就一定到得了:「就如同我一路走來,也不停告訴自己一定到得了。」

5年前,消基會曾經嘗試從植牙價格的調查,開始做差價合理化的嘗試,當時還邀請業內專家參與,像是由陽明畢業校友在石牌開設的診所牙醫群。畢竟,隨著科技進步與醫療的廣告化都難以避免之下,單純從行銷與價差來判斷品質,坦白說對於有能力的消費者,詢價或討折扣從來不會是個問題,問題是出在那些沒有背景、可靠關係,和處於緊急狀態下的醫療消費者。

經過多年的現場實踐與資訊蒐集,衛福部在醫材查價、資訊比對等早有雛形和當責依據。根據健保署醫審及藥材組的說帖,新制依照《全民健康保險藥物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對8大類醫材訂出上限價格。過程當中,更參照國內外的售價分布,像醫學中心與公立醫院的採購,再取其中位數做成。伴隨的重大發現是,資料顯示多數醫材,本國民眾的費用遠高於國際行情。

誠然,醫界對台灣醫療品質的提升努力未曾有過懈怠,前緣的研究著作更屢獲佳績;此外,健保點值更在無米可炊之下,容有不盡常理之處。產官學的互信與互動仍有相當的長路要改善;主席裁決,自有其用心。不過,廣增病床、重複投資的設施與醫療院所搶上櫃的商業化風潮,因此而產生力多倍分的歧路發展,則是不爭的事實。

保護消費者權益與良好的醫病關係還得讓利害關係人都各司其責。剩下的補強,就要靠保險、保健產業和相關消保團體,勇於參與醫材的市場監理,包括在透明詢價、善意的醫囑比對、品質檢驗,以及常態性公告手術成敗率和院際間病患滿意度調查。

值得提醒的是,美國的醫療收費經常高於其他已開發國家,但美國的保險醫事機關,像是退伍軍人和單親孕婦、幼兒等的照護,都有做醫藥品質和收取價格的協商談判。至於漠視市場亂象,任令瞞天過海的開放競爭,只會陷害消費者於不義,成了葬送醫病倫理的一隻髒手。(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副教授、前消基會祕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