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寶拒絕墨守成規

李怡芸/專訪
·2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寶創作風格融貫東西,兼融漫畫而自成一格。(鄭任南攝)
陳朝寶創作風格融貫東西,兼融漫畫而自成一格。(鄭任南攝)

從漫畫、水墨、複合媒材到雕塑,創作面向多元的陳朝寶。今年傾各時期作品而出的個展《陳朝寶-大朝大寶藝術朝代之寶》,可見其追尋藝術之路的多方遊歷,將東方與西方藝術結合,並融入自己獨到的漫畫幽默與變形,他打趣:「人老了就是要趕快辦展」另一方面,則是持續實踐自己不墨守成規的創作嘗試。

「我只是鄉下孩子,全家人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接觸過藝術、繪畫。」陳朝寶卻自幼愛上畫畫,他表示對畫的興趣,實源於漫畫,「小學的時候就看葉宏甲的四郎、真平!」但實際拿起畫筆,則是高中時,曾師事劉伯鑾、鄭治平、朱廷獻,「劉伯鑾孤獨而才華洋溢,影響我很多」陳朝寶自言年少時受水墨啟蒙,一度認為藝術的世界,就是水墨。儘管提筆不算早,但高二時,陳朝寶已獲彰化縣文藝比賽美術組冠軍。

「讀台藝大時,大家都去學油畫了,很少人是攻水墨,而我就選擇了水墨!」但陳朝寶也發現,當年的水墨畫教育,多半要求學生臨老師的稿子,怎麼看都有著相似的脈絡和同質感,而後他轉而在媒體開漫畫專欄,並曾於80年代出版了《都是夏娃惹的禍》、《神仙俠客可憐蟲》,看似靠漫畫創作已坐擁一片天,但陳朝寶仍毅然決定「出走」。

混搭媒材 翻玩東西藝術

「我的創作有兩個轉捩點,其一就是放棄漫畫去法國」陳朝寶表示,「我想追求永恆的藝術!」在法國,他強烈感受到衝擊,「西方崇尚自由、思想活潑,且藝術繪畫經常是引領著潮流向前走」在巴黎,陳朝寶亟力打破中、西畫的樊籬,將東方美學與西方技法、媒材混搭運用,水墨為底,與壓克力、油畫、粉彩乃至砂紙堆疊複合。「前輩藝術家也多有嘗試,如徐悲鴻的透視感,他的馬彷彿會呼吸;林風眠則是色彩濃重......」而陳朝寶要做的不只是中西合璧,更要展現自己的特色。

敦煌絹畫啟發 改變用色

除了複合中西媒材和表現手法,陳朝寶更於1994年走訪了敦煌,「那樣的色彩,鮮活卻不俗」他於是花了3年在巴黎的居美博物館臨摩敦煌絹畫,這也使得陳朝寶在用色上有了改變,「從線條、色彩到肌理都產生變化」而他也指出,自己不僅於展現中西合璧,而是在各式地複合外,「至今仍維持東方味濃重」成為陳朝寶從水墨出發卻不拘一格的個人創作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