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不能參加國際組織,行動就不給力了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不能參加國際組織,行動就不給力了嗎?
陳朝平》不能參加國際組織,行動就不給力了嗎?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6屆締約方大會(UNFCCC COP26)台灣日活動」,蔡英文錄影線上致詞表示,臺灣有意願,也有能力和國際夥伴並肩合作,實踐2050淨零排放的共同目標。「因此臺灣應被納入在因應國際氣候危機的行動中。」

檢視蔡政府亂七八糟、相互矛盾的能源減排和氣候變遷政策,不難發現,臺灣根本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和國際夥伴並肩合作,實踐2050淨零排放的共同目標」。而蔡英文發言的重點其實是在爭取「被納入在因應國際氣候危機的行動中」。

仔細玩味,這話的邏輯似乎是「耍賴要脅」國際社會,應該讓台灣加入聯合國底下的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不然,台灣很難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目標。再看駐英代表謝武樵的說法,就更清楚了。

謝武樵說:「很遺憾台灣基於不公平的政治因素,無法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並正常參與COP26。」參與國際挽救氣候危機的「行動」,就僅僅限於參與國際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和COP26會議嗎?不能參加國際組織和會議,行動就不給力了嗎?

氣候變化、淨零減排關係到台灣自身的能源政策、經濟發展、資源分配、國安與人權問題,縱使不能參加國際組織和會議,台灣就沒有足夠的專業和能力從事嗎?一定要擠進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才能採取行動嗎?為什麼台灣不能用實際行動和具體成績來感動國際社會呢?

民進黨執政以來,對外舉步維艱,總是怪罪中共打壓,害得台灣不能參與國際組織。COVID-19全球疫情爆發,台灣大肆攻擊世衛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一面哀怨地抱怨台灣無法加入WHO和WHA,一面又洋洋得意地誇大自個兒的防疫成績。等到自製疫苗研發告吹,又是怪罪WHO,又是鴂絕接受WHO的疫苗緊急使用授權政策和規範。

時不時,禁止中國製造和代理的疫苗進口,跟未開發國家搶著接受捐贈的疫苗,痛罵中共打壓,也不願承認世界各國通用的疫苗護照政策。

民進黨心裡想著參與國際組織,就好像西洋萬聖節沿街討糖果的頑童,「不給糖,就搗蛋!」參與國際組織這事兒,不過就是一個可供操弄的宣傳工具罷了,哪裡是真心想要融入國際組織和社會呢?

最新的證據,剛出爐。

由「德國看守」等非政府組織評比的「氣候變遷績效指標」(CCPI),台灣去年排名吊車尾。今年評比剛剛公布,參與評比國家增加,台灣仍然吊車尾,不僅落後中國大陸、日、韓,連今年新增的菲律賓、哥倫比亞與越南,名次都在台灣之前。

氣候績效吊車尾,猜猜看,我們的反應是甚麼?

環保署說,今年評比項目有一半與「人均」有關,卻將我國人口數少算300萬人,溫室氣體排放引用資料庫也有誤,做成的評比排名沒有意義,將評估不再參加該評比。瞧見了嗎?都是別人的錯!不滿意國際評比,乾脆就不參加、不跟你玩了!那說好的要因應氣候危機的行動呢?還要不要繼續啊?

捫心自問,發電80%靠燃煤的台灣,怎可能在氣候績效評比中名列前茅?天天嚷著要進口甲烷排放最多的美國牛隻萊豬進口,怎可能贏得國際氣候績效評比組織的尊敬?

環保署抱怨評比將我國人口少算了300萬?!給環保署提個醒,新冠疫情影響,再加上台灣疫苗短缺、時鐘堅持清零外加14天隔離政策,搞不好,去年一年,真有300萬台胞羈留在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國呢!這300萬人的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都算到了別國的帳上了,台灣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繼續增加,居留在台灣的人口卻少了300萬,難怪人均排放量多算了,可這是「德國看守」的錯嗎?

不能參加國際組織,不應該成為台灣不履行國際義務的藉口;履行國際義務也不應該成為台灣主張參與國際組織的理由。進步的台灣,應該走在人類價值、國際和平、地球永續的前沿,用實際行動來帶領國際社會!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