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別玷汙家傳的品牌和人們的記憶!

·5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別玷汙家傳的品牌和人們的記憶!
陳朝平》別玷汙家傳的品牌和人們的記憶!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時近中午,駕車行經大稻埕,見路邊有一車位,隨緣停妥,與妻信步走到號稱全台北最有歷史的西餐廳——波麗路,準備來次懷舊嘗鮮的商業午餐。

這年頭,流行「偽」出國,不知波麗路否也有「偽波麗路」?總之,我和妻先是走到民生西路314號的波麗路,儘管門口紅豔豔的原木招牌上寫著《台北老店、波麗露本店、源遠流長、商業楷模、創立於西元1934年》的字樣,但外牆上居然還有一塊直立的招牌,上頭用注音符號寫著ㄇㄛ ㄌㄟ ㄌㄡ,怎麼說,都和餐廳英文名字BOLERO的發音,大不相同!頗為詭異,難道,這是山寨版的波麗路?

再往前行,民生西路308號,同樣有家波麗路,看來,燈光似乎明亮些,我和妻決定選擇308號的這家波麗路,體驗一下日據時代相親熱點的餐點。

一樓店面不大,裏頭只有一位年齡似乎與我們相近的初老女士,孤零零地用著餐。

我和妻坐定,我隨口問了問:「你們和前面那家是同一家嗎?」

忘了是誰回答的,「對啊!我們是同一家。」餐廳的音響流洩出60年代的英文老歌,聽著、聽著,似乎再沒有甚麼好懷疑的。

侍者送上菜單,定睛一看,老店價格,豈止不斐,簡直昂貴。厚顏問道:「可有商業午餐?」一貌似經理的男子,迅速貼近:「有啊!A、B餐都是商業午餐!」

摘下眼鏡一瞧,A餐索價960,B餐索價690,乖乖!敢情這是台北最貴的商業午餐?貌似經理的男子見我遲疑,立馬接口:這邊的簡餐也是商業午餐!

見是300元至350元上下的五種簡餐,我和妻分別點了咖哩雞排和鴨肉餐。

點餐完畢,年輕的侍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將MENU收走,不一會兒,侍者送上兩支湯匙和一支叉子,將餐具擱在一張餐巾紙上,湯匙和和叉子擺得歪歪扭扭的,不像是受過專業訓練。

仔細瞧那湯匙和叉子,品質,比起臨江街夜市裡賣鐵板牛排攤販的湯匙和叉子,還要差!心理直狐疑,日據時代西餐廳的水準僅止於此?

貌似經理的人忽地走過來問道:「湯要玉米濃湯還是洋蔥湯?」我和妻毫不猶豫地選了洋蔥湯。

沒兩分鐘,洋蔥湯盛在一類骨董、彷彿阿拉丁神燈的容器裡,端了上來,熱呼呼的洋蔥湯,還真有些復古的味道。

不一會兒,我的鴨肉飯和妻點的咖哩雞排都上桌了。鴨肉飯的白米飯另外盛著,鴨肉煮得糊糊爛爛、帶點酸甜的味道,和我想像中的西餐烹調鴨肉的方式,完全不同。

我忽然想念起前兩天在三峽吃的鴨肉麵,麵條Q彈、湯頭鮮美、鴨肉也挺澎派的,要價僅僅新台幣50元!銅板價的庶民小吃,至今齒頰留香。

我沒分享妻的咖哩雞排,只分享了雞排餐附帶的沙拉,沙拉裡的小小雞腿,又冷又硬,毫無雞肉的香嫩了。

附餐送上了三片柳丁、布丁和一小杯咖啡。三樣附餐,普普,也就是夜市牛排店的水平。

買單時,那經理模樣的男子,動作俐落地展示了帳單,新台幣1100元!咦?雞排餐350元、鴨肉飯300元,沒算錯吧?沒錯啊!你們點了兩碗洋蔥湯啊!蝦米?湯是單點的?不是附在簡餐裡的?

我和妻步出波麗路,外頭,陽光正炙,我和妻遊興大發,步行到永樂市場逛逛,我邊走邊說:懷舊嘗鮮,兩人吃個商業午餐,花個六、七百塊還可以接受,1100塊就有點過分了!早知道,咱倆就到永樂市場裡吃個痛快,還未必要花這麼多錢呢!

妻倒是想得開,她說了,「要是點了他們的A餐B餐,豈不是花更多錢?反正,就此一次,沒下回啦!」

我到現在還沒弄清楚,我和妻是不是進了山寨版的波麗路?如果是山寨版的波麗路,為什麼近在咫尺的正版波麗路不提出抗議?任由它山寨?

如果,兩家波麗路都是正牌的,那麼,消費者為什麼要容忍如此差勁的餐飲水平?難道,消費者都是銃著現存最古老的西餐廳的名號嗎?根本不在乎餐飲水平高低?

就算消費者還著尋幽探訪的心情造訪這家西餐廳,餐廳裡,既無古蹟骨董古物可供瀏覽,也沒有復古的氛圍讓人沉吟其中,憑甚麼能在大稻埕繼續生存?

2021年2月19日中午,我在民生西路308號「波麗路」用餐,沒有美食,沒有懷舊之情,只見不求進步的墮落和人性的貪婪!

這樣的波麗路,停業收山吧!別再玷汙了家傳的品牌和人們的記憶!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