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蔣經國走入歷史的那一年,台北真的就華燈初上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蔣經國走入歷史的那一年,台北真的就華燈初上了?
陳朝平》蔣經國走入歷史的那一年,台北真的就華燈初上了?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林心如製作主演的《華燈初上》劇集,Netflix熱演中。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教授劉蕙苓,在臉書發文表示,她一口氣追完全劇,赫然發現劇中有個有趣的時空錯誤。

劉蕙苓發現的錯誤,是劇中老師講授「框架理論」,黑板上引用的圖,原見於政大新聞教授教授臧國仁1999年出版的《新聞媒體與消息來源》一書中的第38頁,比華燈初上一句設定的時空背景1988年,足足晚了11年。劉蕙苓的發現,好似麥克福克斯主演《回到未來》一片的劇情,令人莞爾。

不愧是新聞系的教授,劉蕙苓博覽大眾傳媒的相關著作,一眼便「識破」了「華」劇中的老師,來自未來。

然而,劉教授畢竟屬於陽春白雪的清白人物,不甚孰悉台北夜生活的點點滴滴,因此,「抓漏」華劇過程,見小不見大,忽略了全劇時空背景的最大誤謬。

1988年,民國77年,那年年初蔣經國遽逝,台灣政壇動亂,兩岸局勢也有些緊張。

儘管小蔣病逝時不像老蔣崩逝那時,全國如喪考妣,娛樂場所關閉,彩色電視節目一夜之間全變成了黑白,但小蔣棄世時,台北的夜生活仍然是受到若干影響,林森北路條通還能那般夜夜笙歌嗎?

記得嗎?李登輝登基,找來郝柏村出任行政院長時,郝大將還曾口出金句:「晚上兩點鐘不回家的人,都不是好人!」想來,戒嚴令取消後的台灣,夜生活應該還是受到很多侷促的。那麼,林森北路真像華燈初上演得那麼熱鬧嗎?

民國77年,我轉入聯合報系,參與聯晚的出刊工作。假如,印象不錯,那時候,晶華酒店刻在興建中,後方的欣欣大眾百貨大樓也還未落成,影響所及,跨過南京東路、原先在林森北路兩旁的許多小食攤販,紛紛撤走他處,入夜後的林森北路北段,頗有些冷清。

1988年,64天安門事件前一年,當時的中國大陸已經吸引了許多日本商社前往開拓商場新樂園,南邊中山北路和林森北路間的條通,日式酒吧也不似前些年的繁華熱鬧。

至少,父親孰悉的好幾位日本商人,都紛紛撤回日本轉進他處。雖然,華劇中的中山分局,那時還是天下第一分局,條通應該已經不是台北最大的銷金窟了!

這是就大環境來說。再看看華劇裡到劇場景的小違和處吧!華燈初上第一集,蘇媽媽蘇慶儀(楊謹華)和小鮮肉何宇恩(張軒睿),在餐廳談分手,餐桌上擱著一瓶紅酒。

事實上,民國77年台灣喝紅酒的風氣還未成形,一般餐廳也不會供應紅酒。

78年我在聯晚專欄組擔任主任,兼管消費文化的版面。我記得非常清楚,當時,我將我們的版面定位為都會型的指媒體,倡導新興的消費文化,為此,特地和當時極少數進口紅白葡萄酒的酒商—「孔雀」合作,在聯合報大樓的禮堂舉辦了全台灣第一次的品酒大會,因此,我非常確定,1988年的台灣,那瓶紅酒,幾乎不太可能在蘇慶儀和何宇恩的餐桌上出現!

華劇中,Rose媽媽羅雨儂(林心如)和江翰(鳳小岳)在光酒吧,合唱卡拉OK,一曲定情,唱的曲兒正是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不過,日式酒吧卡拉OK裡的伴唱帶會有鄧麗君的國語歌曲?存疑!而全劇裡,日本客人光臨「光酒吧」,卻從未見他們唱過一曲日本歌?也很讓人疑惑。

88年前後,台灣翻唱日本流行歌的「偽台語歌」挺多,劇中也不見「演出」,就一部與娛樂世界夜生活有關的劇集而言,似乎也未能充分掌握當時的氛圍。

華劇中的「渣男」江翰,係在電視公司擔任編劇工作。(按,江翰與現實中高嘉瑜、電視台記者Y女遇到的渣男,實難相比,至少,88年的渣男不過是仗著文采周旋眾女間,不吃軟飯,也不動手打女人)。

1988 年還是老三台壟斷市場期間,老三台的編劇、主管多屬中規中矩的電視人,叫座的連續劇應該都是那種勵志又賺人眼淚的,像江翰編寫的那種大愛大恨的連續劇,印象中,似乎要等開放有線電視系統和衛星電視後才會發生的「情節」?!

對了,真要挑剔,1988年諸位華燈初上裡的美女服裝,恐怕也屬於那種「來自未來」的時尚呢!華燈初上的男女主角、配角的演技,堪稱上乘,劇情發展,在不擅長說故事的台灣影劇圈裡,應屬極佳級。

僅就時空背景和道具場景,提出小小的疑惑。不過,1988年我尚未投身商海,對台北夜生活精彩之處甚是陌生,也不知上述疑惑是否得當?

還盼昔時混跡歡場,喝酒嗨歌、長袖善舞的臉友們多多指證(正),也算是給舊時台北風華,補綴一二,好讓華燈初上編劇導演再接再厲時,多個參考!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華燈初上》粉絲專頁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