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鵬仁》糾正日台研究的常見錯誤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鵬仁》糾正日台研究的常見錯誤
陳鵬仁》糾正日台研究的常見錯誤

【愛傳媒陳鵬仁專欄】一般教科書或是專書都說,1945年9月9日,在南京陸軍官校大禮堂,日軍向何應欽呈遞降書的人是日本駐中國軍的總司令岡村寧次。這不對,呈遞者其實是駐中國軍的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當時何應欽將兩份降書交給小林,小林將其交給坐在旁邊的岡村寧次,岡村用毛筆簽好字,交由小林,呈遞給何應欽的。所以照片上的那一位呈遞降書的不是岡村,而是小林。至於何應欽為什麼沒有直接把降書交給岡村寧次,那就不清楚了。

其次,1945年9月2日,在東京灣密蘇里艦上,日本向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投降,在降書上簽字的是日本軍方代表梅津美治郎,有人把其頭銜寫成「總參謀長」,這是錯誤的。梅津美治郎的頭銜是「參謀總長」。台灣和日本都稱為參謀總長,中共稱參謀總長為總參謀長。台灣研究日本的人往往弄不清楚這一點。

在近代日本軍事史上,有兩次在戰地設有總參謀長。第一次是日俄戰爭時。當時與俄國交戰的日軍有三個軍,每一軍有一個參謀長。統管三軍的參謀長稱為總參謀長。這個總參謀長是當時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兼任的。《日本帝國主義下的台灣》作者矢內原忠雄將其誤寫為總參謀長,中文翻譯本也照樣錯誤。

接著我談一下蔣介石留學日本的事。從前台灣教科書都說,蔣介石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畢業生。戴國煇的《台灣》也這樣寫(152頁)。但蔣先生讀的是振武學校,張群是他的同班同學。後來二次革命時,張群逃往日本,以振武學校畢業生的身分進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所以,張群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畢業生,而蔣先生不是。

日本的士官就是我們所謂的軍官,許多人弄不清楚這一點。日本戰敗前,除陸軍士官學校外,日本海軍兵學校也就是我們的海軍軍官學校。另外,戰前的日本陸軍大學的正式名稱是陸軍大學校。「大學校」在日本是準大學,畢業後是沒有學士學位的。現在日本國防大學叫做防衛大學校,警察大校不是正規的大學,與台灣的警大不同。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李登輝所著《台灣的主張》(遠流出版社),該書第8章〈21世紀的台灣〉和〈後記〉是我翻譯的。其附錄二〈李登輝先生年表〉應該是李先生自己寫的。該書318頁11行說「李登輝在日本入伍,為帝國陸軍少尉」。日本人、尤其是日本舊陸軍,會驕傲地說「我是帝國陸軍」。如果我來寫,一定會寫李登輝作過日本陸軍少尉,絕對不會寫他作過「帝國陸軍少尉」。同頁第8行說:「中、美、英、蘇發表《開羅宣言》,確定戰爭結束後將台灣及澎湖群島交還中國」。這一段話有兩個問題:(1)蘇聯沒有參加開羅會議;(2)《開羅宣言》決定要把台灣、澎湖歸還給中華民國,不是「交還中國」。

李登輝開口閉口說中國、台灣一邊一國,但在這本書卻說,《開羅宣言》規定台灣和澎湖要交還中國,這不是自打嘴巴嗎?日文版的《台灣的主張》是李氏口述,由日本人書寫的,日本人大概不好意思告訴他,犯有同樣問題。

總之,研究日本必須小心和用心,否則很容易犯錯。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日本所、史學所教授

照片為前總統李登輝與其戰死的兄長

●《觀察》雜誌授權刊登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