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搶進CPTPP台灣繼續漢賊不兩立?

記者張志康/特稿
·4 分鐘 (閱讀時間)
▲整個東亞只有北韓與台灣,被排除在RCEP之外。(圖/Tiger7253@WIkipedia/CC BY-SA 4.0)
▲整個東亞只有北韓與台灣,被排除在RCEP之外。(圖/Tiger7253@WIkipedia/CC BY-SA 4.0)

昨(20)日晚間,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時表示,中國大陸將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對此,經濟部長王美花今(21)日表示,CPTPP早先是美國起草的TPP,有其戰略意義在,在體制面,台灣符合這樣高標準的體制,相對是已經克服了,但對中國來說相對門檻是高的。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前陣子針對「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成立時,總統蔡英文向國人喊話時,是怎麼說的。

蔡英文表示,台灣對 RCEP 成員國的出口,本來就有超過 70% 是零關稅;其次,部分可能受到關稅影響的產業,包括機械、塑化、鋼鐵、紡織等產業,中國的多數產品對日韓是排除降稅、或採 10 年以上逐步調降,因此,短期內對台影響有限。再者,台灣透過新南向政策,協助產業積極布局東協國家,加上產業競爭力的提升,台灣產品在主要東協國家的進口占有率,正逐步成長。

蔡英文指出,台灣不能像過去一樣,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應多方嘗試,為台灣開拓更多機會,因此,我們也積極爭取各項國際經貿合作,開始推動有系統的國家經濟轉型升級,讓台灣從依賴轉為在世界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對此,王美花17日表示,未能加入RCEP「不叫(政策)失敗」,要加入RCEP需經所有成員國同意,首先中國大陸就「一定」會要求台灣遵守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她反問「國人可以接受嗎」?「若這條路走不通,當然要去走另外的路,」王美花指出,持續努力爭取深化與美合作、追求加入CPTPP。

全球區域間的經濟合作,本來就是目前的國際潮流,所以2016年就職時,蔡英文才將加入RCEP及CPTPP當成是任內重要的工作。然而,當RCEP真的成立了,也真的整合了絕大多數的東亞國家;但唯二排除在外的,只有台灣和北韓。要說RCEP包括了中國大陸在內,所以台灣轉向沒有中國大陸的CPTPP,努力排除政治因素,當然未嘗不可。

然而,當習近平在APEC公開宣示中國大陸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時,身為經濟部長的王美花,表示CPTPP對陸方的門檻更高,就顯得是種「自我安慰」了。理由很簡單,當原本美國倡議TPP時,的確針對包括智財權等相關議題,要求陸方修改法令。

但如今美國退出了TPP,主導CPTPP的是明年將輪值主席的日本,日本首相菅義偉昨日在APEC致詞時也表示:「日本將透過RCEP的早期成果,並以明年的CPTPP輪值主席國身分,穩定執行與擴大規模,以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

換句話說,日本其實已經在一定程度上,歡迎中國大陸也能加入CPTPP的會員國行列。當然,就如同王美花所說:「中國還沒有加入,我們也還沒有加入。」但只要對國際經貿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CPTPP總共12個會員國中,有7國同時也加入了RCEP,但反觀台灣,與12個會員國中,僅與紐西蘭和新加坡簽署經濟合作協定,要說加入CPTPP的門檻,台灣會不會比RCEP會員國中國大陸更高?

當然,由於下屆美國總統若無意外,應該是民主黨的拜登。相較於美國共和黨偏向保護主義、保守主義的經濟政策,民主黨通常偏向自由主義,美國自2017年退出TPP談判後,未嘗沒有機會重返CPTPP,但以現今美國本身的經濟形勢來看,拜登政府想要在一兩年內全面扭轉川普的保護主義色彩,並不那麼容易。在此同時,中國大陸向CPTPP遞出了橄欖枝,也未嘗沒有取美國而代之的想法。

回到台灣本身,從王美花17日的說法來看,其實很明顯的是重演1970年代的「漢賊不兩立」國策。但區域經貿怎麼可能繞得過目前是全球最大單一市場的中國大陸?若蔡政府不能正視兩岸關係惡化,對發展台灣的負面影響,那麼,即使台灣先中國大陸加入了CPTPP,就能夠拒陸方於千里之外嗎?就能夠真的不受到中共的惡意打壓與霸凌嗎?

從RCEP成立開始,台灣已經是東亞的邊緣人了,別再讓台灣成為太平洋週邊的邊緣人。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習近平搶加入CPTPP 王美花:對中國來說門檻高
台灣參加CPTPP?王美花:只差少數法規立院還沒三讀
APEC亞太領袖聲明追求自貿 中國稱願加CPT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