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後見個面》全員上線共同創作 BL名編林珮瑜也喊新鮮

·2 分鐘 (閱讀時間)
河合朗弘(左)和邱治皓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拍攝最後一天前完全沒見過面,但靠著視訊通話已經培養出好感情。(KKTV提供)
河合朗弘(左)和邱治皓在《隔離後見個面,好嗎?》拍攝最後一天前完全沒見過面,但靠著視訊通話已經培養出好感情。(KKTV提供)

由台灣KKTV與日本OTT平台樂天TV、Video Market共同製作的台灣首部遠端BL劇《隔離後見個面,好嗎?》問世,上架後特殊的拍攝手法也引發觀眾討論。該劇在新冠肺炎疫情三級警戒下展開製作,從前置作業到選角、讀本、拍攝等全靠遠端連線完成,團隊全員在線共同製作,顛覆過往連續劇的拍攝模式。

《隔離後見個面,好嗎?》拍攝期間除導演姜秉辰、黃弈勛全程在線上監控外,總監製宋鎵琳、製作人暨編劇林珮瑜和表演指導陳金煌等團隊成員也同時上線,及時給予反饋、提出問題、立即調整。

疫情下拍攝團隊都利用視訊溝通,編劇、表演指導等人也隨時在線上進行反饋。(KKTV提供)
疫情下拍攝團隊都利用視訊溝通,編劇、表演指導等人也隨時在線上進行反饋。(KKTV提供)

黃弈勛說:「這部作品是大家的共同創作,不像一般拍攝現場,主要由導演去做決策。我們所有人在線上,隨時都可以提出問題討論、溝通,有時候會有人提出我平常想像不到的問題,能看到的面向更加豐富。」

編劇林珮瑜也分享全新體驗,「參與過程中,我可以知道導演或演員如何解讀劇本,加上有表演老師的參與,可以獲取不同角度的意見,隨時滾動式調整劇本台詞。且透過鏡頭看到劇本從2D文字在我眼前變成3D的表演,這樣的共同創作,對劇本端的思考很有幫助。」

河合朗弘第一次在台灣拍愛情劇,中文台詞是一大挑戰。
河合朗弘第一次在台灣拍愛情劇,中文台詞是一大挑戰。

日籍演員河合朗弘第一次演BL劇,還得消化大量中文台詞,表演指導陳金煌適時提出解決方法,幫助他入戲。河合說:「中文台詞有些語氣很難,老師當場建議我先用日文講一遍,再說中文,把語氣練習好再演,順很多。」

邱治皓認為《隔離後見個面,好嗎?》全員在線的拍攝模式讓他能立刻獲得反饋,在表演上獲益良多。
邱治皓認為《隔離後見個面,好嗎?》全員在線的拍攝模式讓他能立刻獲得反饋,在表演上獲益良多。

首次挑戰遠端劇,邱治澔感受到在特寫鏡頭下,無論眼神、或一點點的情緒都會被放大。河合也認為:「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跟表情變得很重要,因為一不小心就可能被解讀成另一種意思。」兩位男主角異口同聲表示,遠端劇讓他們在表演上獲益良多。


更多鏡週刊報導
BL劇突破疫情時空限制 首齣日台遠端劇《隔離後見個面》誕生
日本送疫苗掀「台日友好」熱潮 《隔離》線上譜ㄈㄈ尺戀曲
拍片現場不得超過5人 網路卡當劇組導演全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