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心力對付中、俄?《華爾街日報》獨家揭露:美國防部降低8國駐外武官軍階

王穎芝
·4 分鐘 (閱讀時間)

《華爾街日報》獨家披露,今年8月美國國防部長下令將重要盟國的駐外武官「降級」,將這些武官的軍階從少將、中將降為上校,又直接召回西非數國的駐外武官。五角大廈的理由是「戰略轉向」專心對付中國與俄國,但外界擔憂此舉將破壞美國與盟國關係,更有可能讓中俄趁虛而入。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美國防長艾斯培(Mark Esper)在8月24日親自下令,美國派駐在八個盟國的駐外武官將被降級。這八個盟國分別是英國、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科威特、伊拉克及土耳其。

國防部也已經召回西非幾個國家的駐外武官,包括迦納與赤道幾內亞。這些國家都還深陷在對抗武裝極端分子的泥淖中,如伊斯蘭國(IS)與基地組織(al Qaeda)。美國國防部高層透露,部分派駐其他國家的武官的工作份量將因此加重,原本每名武官只要負責維繫美國與單一駐在國的軍事關係,但現在有些人可能要負責二至三個國家。

美國駐外武官的職務包括協助訓練外國軍事人員、蒐集情報、協助安排軍售案等等,當駐在國面臨人道災難與危機時,武官也須負責處理美軍在當地的資產。雖然人數並不多,駐外武官的角色卻十分重要,足以顯示美國對其盟國的重視程度。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華爾街日報》指出,相關政策調整鮮為人知,五角大廈對細節也保密到家。國防部回應僅稱:「國防部將持續檢視各種選項,以結合我國國軍與人民利益,同時維護全球夥伴關係與軍事能力。」不過五角大廈特別指出,根據前防長馬提斯(James Mattis)2018年提出的《國防戰略報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美國目前亟需轉換戰略方向,將焦點放在與中國、俄國的競爭上。

國會得知此事後,不分黨派都傳出批評聲音。反對者批評此舉相當「短視」,將會傷害美國與上述重要盟國間的關係,一位匿名軍方高層說:「中東國家會是主要付出代價的地區。」

以官階稍低的上校取代中將與少將,看來只是一個小小的人事調整,但許多現任和退役將官都認為,美國此舉很可能損害自身的軍事勢力,因為在某些極為注重階層的國家,官階大小會影響武官與當地軍官建立信任的基礎。

「關係、關係、關係,」前海軍中將勒菲佛(Mike LeFever)談及駐外武官的重要性時如是說:「你可以派駐任何軍階的人,但關係就是最重要的信任基礎。」

曾在2008年至2011年被派往巴基斯坦擔任駐外武官的勒菲佛,原本是一名二星少將,隨後又升為三星中將。他表示,無論想要降低駐外武官軍階或是減少派駐點,美國國防部都應該謹慎為之,尤其是在美國必須維持好關係的國家。

「在部分國家裡,官階十分重要,」勒菲佛說。派駐軍階較低的武官,可能會讓駐在國懷疑自己在美國眼中的重要性,可能因此降低這些國家幫忙維護美國利益的意願。

此外,減少非洲的駐外武官,反而可能讓中國與俄國勢力趁虛而入,過去二、三十年來,中國在非洲大舉投資建設,影響力早已深入非洲各國,成為美國強勁對手。川普與艾斯培也一直希望減少美國在非洲的駐軍數量,但遭到國會兩黨強力反對。

另一方面,五角大廈也透露,減少少將與上將的數量是為了符合國會2017年《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的要求。該法案在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通過,雖然同意為軍隊加薪並增加駐軍人數,但為了節省支出,必須在2022年之內減少12%的將官數量,相當於裁撤110名少將以上軍官。

美國軍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也承認,如果必須在短時間內減少將官人數,駐外武官的確容易成為被降級的目標。

一位美國官員也透露,國防部可能會抬升亞太地區駐外武官的軍階,以符合對抗中國的戰略轉向,但這樣一來,可能又無法達成國會要求的將官人數目標。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墨西哥前國防部長在美國落網,驚爆是毒品教父!長年支援販毒集團,掩護運送海洛因、古柯鹼
相關報導》 「45年來第一槍」其實是惡人先告狀?解放軍指控印軍「越界又鳴槍」,印度國防部反嗆「根本是中方開的槍,我們從未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