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4個月她不想再逃了 搭上夜行列車重回烏克蘭

(中央社基輔10日綜合外電報導)火車剛過波蘭邊境,緩緩停了下來。塔蒂亞娜(Tatiana)圓圓的臉蛋浮出微笑,霎那間亮了起來。

「烏克蘭!」

法新社報導,和其他從波蘭撤爾姆(Chelm)搭乘這列火車前來烏克蘭首都基輔的乘客一樣,塔蒂亞娜和母親瓦倫蒂娜(Valentina)流亡4個月後下定決心,儘管戰爭還沒結束,儘管未來不知會如何,現在,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塔蒂亞娜和瓦倫蒂娜來自烏克蘭中部克利福洛(Kryvyi Rih),與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同鄉,兩人在2月24日俄羅斯展開入侵之初就逃出烏克蘭,投靠住在土耳其伊茲米爾(Izmir)的朋友。

塔蒂亞娜原本在首都基輔1家行銷公司當銷售代表,逃到土耳其後,她繼續透過遠距工作。

「但4個月夠了,要住在完全不熟、語言也不通的國家真的不容易。」

「我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也不知道戰爭什麼時候結束,但我們要回家了。」

戰爭爆發至今共計有730萬人逃離烏克蘭,其中1/3現在像塔蒂亞娜和瓦倫蒂娜一樣決定回家。

俄羅斯軍隊4月撤離基輔外圍後,首都地區似已恢復正常,2/3居民決定回去。

●「如果他們沒死」

臥舖列車的乘客多是婦孺,萬紅叢中那幾點綠裡面,30來歲的馬克西姆(Maxime)在走道上站了很久,靜靜凝視窗外翠綠的烏克蘭鄉間。

離開兩個月後,馬克西姆將前往俄羅斯正全力攻打、連天烽火沒完沒了的東部工業區頓巴斯(Donbas)。

砲火無情,俄軍緩慢卻持續地攻城掠地,造成巨大的人命損失和大規模的破壞。

馬克西姆說得直白:「那裡有些人我想去探望一下,如果他們沒死的話。」

列車停在波蘭那邊的邊境時,以及進入烏克蘭後,都得等上好幾個鐘頭才能繼續再開,但似乎沒人在乎。

這趟路要花上15個小時多,所以,急來做什麼?

似乎有條細微無形的線把乘客們綁在了一起,無論他們經歷過什麼、為了什麼原因回來,回家這個決定,讓他們緊緊相連。

●照顧自己

兩個素昧平生的年輕女子在走道聊到深夜,紅髮艾德(Ed Sheeran)的歌,輕輕從1節車廂流洩出來。

金髮查票員愛指揮,人卻和善,來來回回地應付著要茶要水的要求,確定每個人都有趟舒服的旅程。

當列車在晨光下駛進基輔,平靜再次降臨,但眼眶溼溼的人多了不少,氣氛也更凝重了幾分。

一整路都穿著短褲和人字拖的好好先生主管,換上他的制服白襯衫;旅客們小心翼翼折好床,清空垃圾桶。

火車緩緩進站,保全人員幫乘客卸下行李,協助他們走下月台;月台上,丈夫、父親和兄弟手捧花束,等著他們的家人。

仍是滿臉笑容的塔蒂亞娜跟旅伴們道著再見,臨別依依地對他們說:要好好照顧自己。(譯者:鄭詩韻/核稿:林治平)1110711

俄國入侵烏克蘭
收復南方 烏克蘭整備百萬大軍
普丁簡化烏克蘭人入籍俄國程序 基輔當局痛批
遭俄軍砲擊彈片穿心 烏克蘭20歲女子競技舞蹈選手慘死
不只援助軍備武器抗俄 英國代訓烏克蘭新兵 操作新式武器
俄羅斯維修北溪一號管線 歐洲抨擊拿天然氣當武器
特企/讓眼鏡不起霧口罩、穿戴式空氣清淨機... 台灣價值滿點創意產品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