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危機 誰跟著起舞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談判上有一種權力叫「行為權力」:我有什麼行為是對方要的?如果有,這就是我們的談判籌碼。行為權力通常是創造出來的,比如「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小孩的籌碼是不哭。但是他必須先哭,然後才能不哭。北韓跟西方談判的籌碼是棄核,但她必須先擁核然後才能棄核。最近白俄羅斯跟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等國的難民危機,用的也是同樣步數:先創造出難民危機,然後以此跟西方談判。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柯顯然是從土耳其的外交得到啟示。土耳其地處中東進入巴爾幹的門戶,大批敘利亞難民想經由土耳其進入歐洲。土國對難民放不放行,成為她跟歐盟談判的籌碼。

盧卡申柯被稱為是歐洲最後的獨裁者,正遭到國際制裁,所以也想如法炮製,讓大批中東難民或非法移民湧入白俄羅斯,鼓勵他們從白俄進入歐洲,想仿土耳其以此製造危機,逼歐盟跟他談判。他也抓住西歐和東歐國家既有的矛盾,用難民問題在東西歐國家的衝突上火上加油。

這讓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等與白俄羅斯交界的國家倍感威脅,紛紛關閉邊界,並派兵赴邊界提高戒備。而由於歐洲依賴的俄國天然氣管是途經白俄羅斯,所以盧卡申柯也揚言,如果波蘭不開放邊界,將以關閉天然氣管對波蘭施壓。

歐盟指責盧卡申柯刻意派民航機到中東國家把這些非法移民接到白俄羅斯,鼓動他們湧入東歐。盧卡申柯否認,說那些人是自己買了機票來的。普丁支持白俄,但稱難民危機與其無涉,也否認俄國有任何民航機去把這些難民載到白俄羅斯。

普丁也有自己的布局。在美國忙於內政與對抗中國、德國處於新舊政府過渡、英國又與歐盟因北愛問題再生齟齬的時候,幾乎沒人有精神管到東歐。所以普丁又在俄烏邊界增兵,鎮住烏克蘭避免她真倒向西方,並派戰略轟炸機飛越明斯克,展現對白俄羅斯的支持。倒是對盧卡申柯威脅要關閉天然氣管這一段,普丁說他會履行合約繼續供氣,沒問題。普丁未必會如美國所說的準備入侵烏克蘭,但已經用行動明顯宣示,這塊地方是俄國的勢力範圍,西方不要插手。

俄羅斯增兵俄烏邊界,也有敲打一下土耳其的味道。因為烏克蘭對抗烏東分離勢力的無人機是向土國買的。土國對白俄羅斯仿效她以難民為武器的作法,倒是小心謹慎。土國外交部宣布,禁止敘利亞、伊拉克、葉門等國的飛機從土耳其飛明斯克,以免載去更多非法移民。歐盟對土國的合作表示感激,於是土耳其又多了一個外交籌碼。

歐洲內部現在有一股聲音出現,一些人表示非法移民的危機是白俄羅斯挑起的,西方會怎麼反應,也是盧卡申柯預料中的,等於大家都跟著白俄的音樂跳舞。最後難民挨餓受凍,陳屍路上,不人道的罪名都是西方在揹。歐盟其實大可不必跟著起舞,白俄可以派飛機把難民接來,歐盟也可以派飛機把他們送回去,或者修改移民或政治庇護的政策,讓難民進入程序,而不是擋在邊界成為僵局。歐盟的反應若大出白俄預料,自可破白俄所設的局。

這種思維也不是沒有道理。歐盟會接受嗎?我們繼續觀察。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