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吉他

·3 分鐘 (閱讀時間)

摘自《南市青年》流行創意文誌第374期

(本報資料照片)
(本報資料照片)

撰文/吳善淳(臺南女中)

左手指尖快速的在琴頸間移動壓弦,右手手指配合彈出動聽的旋律,我沉浸在吉他與人合一的無我境界,一聲和弦刷下,歌曲結束,掌聲應聲而起,觀眾一片喝采。這是我第一次在公開場合組團表演,聽著如雷貫耳的尖叫聲和掌聲,演奏前焦慮的心情已不翼而飛。

打從下定決心要加入吉他社的那一刻起,我就決定不能荒廢高中的社團人生。在國中畢業的那年暑假,我纏著媽媽說我要學吉他,在我「萬」顧茅廬的行動決心之下,媽媽終於同意。

在我的第一堂吉他課,老師問了我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想學吉他?」老師說,有很多人學吉他只是為了耍帥,都只有三分鐘熱度。其實我想學吉他,是因為看了一個歌唱選秀節目,自彈自唱真的很有魅力,我也想成為那樣的人;此外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看見國中畢業典禮上彈吉他的同學,我很羨慕,在國中生涯的最後一天,可以帶著全體畢業生的心情表演,將來回首那一段過往,是多麼熱血難忘的回憶啊!

帶著想為青春增添色彩的期望,我興高采烈壓下人生中第一條吉他弦,沒想到一股刺痛感如電流般竄進指尖,抬起手一看,一道紮實壓痕映入眼簾,接下來的課程是練習手指靈活度,也就是一連串的壓弦訓練。

一開始我的左手完全不協調,不是壓錯弦就是沒壓好,俗話說「萬事起頭難」,就算我的吉他之路如此坎坷,還是不忘初心。那年暑假,我每天練習至少三個小時,壓弦的手指頭,從細嫩平滑變得堅硬粗糙;指彈的手指也起了水泡;刷弦的指甲更是被磨到出現裂痕。

暑假結束後,我已經可以視譜演奏了。

加入吉他社後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組團徵選。學姐說,只會從十六團中選出二團在運動會表演。我的團員個個火力全開,卯足全力練習,學姐說我們是進度最快的一組,在驗收期間,我也從厚繭練習到掉繭,再從掉繭練出厚繭,雖然手很痛,但過程中卻甘之如飴。驗收完後,我的心情如釋重負,但最令人高興的,是我們雀屏中選,獲得表演機會。

舞臺上熾熱的聚光燈投射在身上,看著台下黑壓壓的一片觀眾席,成就感湧上心頭。那一年的運動會,我們成了全場焦點,驗證了我也可以用我最擅長的事,成就我自己,讓青春留下美好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