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子

本報訊
·1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佐野洋子出版社/木馬文化

曾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無用的日子》著名的佐野洋子直言,她從未喜歡過母親。對母親的怨恨有如冰山一樣巨大而堅硬,叛逆期不斷延長,就算自己都成了不良老人,也不願與衰老的母親共同生活,寧願花大把金錢將她拋棄。在母親失智、自己罹癌之際,她回顧過往童年,過去相處的點滴成為理解母親的線索,想起一輩子與母親的角力,深刻描寫與母親之間的羈絆與愛恨。

書評家虹風形容《靜子》是一本負疚之書,因為無法親自照顧母親、感到自責而開啟的回憶書寫;它也是一本咎責之書,細數從小到大,母親未曾給予過的溫情與愛;更是一本揭瘡之書,將家庭裡的不堪、貧困,家門背後不為人知的瘡疤,如洪水般傾倒而出;這也是一本女人才能寫得出來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