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之角強權爭霸》美國自索馬利亞撤軍 俄羅斯藉蘇丹擴大勢力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國防部日前宣布2021年1月撤離駐索馬利亞美軍計畫,索馬利蘭外交部隨即表態歡迎美國的決定,不過美國此舉可能給予俄羅斯在「非洲之角」拓展影響力的機會,因為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涅邊賈8月首次公開關切「兩索」議題,且《紐約時報》先前曾揭露,俄羅斯有意在索馬利蘭設置軍事基地。

索馬利蘭歡迎美國撤軍

駐紮索馬利亞的美軍主要進行反恐任務,打擊伊斯蘭極端組織「青年黨」(al-Shabab),同時協助訓練索馬利亞部隊突擊和反恐能力,而駐軍約有700人,大多數預計2021年1月15日前撤離,美國國防部強調,對抗青年黨的任務並未告終,會由駐肯亞及其他地方的美軍繼續執行。

索馬利蘭外交部5日發布聲明,歡迎美軍撤離索馬利亞,並強調區域國家應對自身安全負起責任,「索馬利蘭做為近30年的主權獨立民主國家,政府和人民履行責任」,透過安全部隊、執法系統和強健的司法制度,打擊境內和相鄰海域的恐怖主義與海盜,並稱索馬利蘭願與理念相近國家促進民主。

俄羅斯在柏培拉設基地?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11月發布政令,在北非國家蘇丹建立後勤海軍基地,成為俄羅斯在非洲的首個海外基地,而德國《畫報》(Bild)取得的德國外交部檔案顯示,除了蘇丹,俄羅斯還計畫在埃及、中非共和國、厄利垂亞、馬達加斯加及莫三比克設立海外基地。

不過《紐約時報》1月引述美國國防部官員說法指出,俄羅斯也想在索馬利蘭的柏培拉港(Port of Berbera)建立基地,因為該港位於紅海與亞丁灣連結要道,且與索馬利蘭相鄰的吉布地(Djibouti)有美國及中國的海外基地。另外,俄羅斯計畫設基地的厄利垂亞也是吉布地鄰國。

首度表態關切兩索談判

俄羅斯駐索馬利亞大使格羅瓦諾夫(Mikhail Golovanov)2月駁斥在柏培拉港建海外基地的傳聞,而涅邊賈(Vassily Nebenzia)8月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討論索馬利亞問題的會議上,提到索馬利亞和索馬利蘭同月進行第2輪會談後,至今沒有任何協商,「我們呼籲雙方考慮妥協方案,以解決分歧」。

這是俄羅斯首次表達對「兩索」談判的關切,英國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拉馬尼(Samuel Ramani)表示,俄羅斯長期以來未涉入「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事務,「在該區域當了近30年的邊緣人,俄羅斯展開重大進程,重建在此區域的強權地位,並與所有區域國家接觸,且拒絕在衝突中選邊站」。

美國讓俄羅斯有機可趁?

「俄羅斯的首要任務,是成為該區域的主要軍售商」,研究1991年後俄羅斯外交政策的拉馬尼稱,「同時放眼在紅海沿岸建立基地」。他直言,俄羅斯此舉就是「機會主義者」。此外,美國10月同意把蘇丹自「支持恐怖主義國家」黑名單上除名後,俄羅斯就與蘇丹達成設置基地的協議,而美國並不樂見此舉。

拉馬尼認為,蘇丹採取多向外交策略,「與愈多國家建立夥伴關係,愈能為急需金錢挹注的經濟帶來投資」。美國學術研究機構「詹姆斯頓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研究員蘇漢金(Sergey Sukhankin)稱,蘇丹可能想藉由俄羅斯的基地,來反制其他想在境內擴大影響力的強權。

記取前蘇聯教訓 俄羅斯拓展勢力有限

「不單是針對美國,還有中國、土耳其及其他波斯灣國家」,蘇漢金表示,俄羅斯則會透過在蘇丹的基地,作為前進撒哈拉以南國家的跳板,而俄羅斯的軍售策略已發揮效用,使其在非洲具有一定地位,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指出,俄羅斯2014至2019年出口非洲的武器量,就佔總量的16%。

對於俄羅斯要在非洲拓展勢力,蘇漢金也持懷疑態度,「俄羅斯的政策制定者清楚知道,前蘇聯經濟崩塌的原因之一是過度對外擴張,就算俄羅斯有強烈興趣在非洲擴大影響力,但要避免重蹈覆轍」,這意味俄羅斯在缺乏資金的情況下,在可預見的未來中,蘇丹會是俄羅斯唯一設置海外海軍基地的非洲國家。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台灣駐索馬利蘭技術團揭牌 醫衛、農業、資通訊合作全面啟動
相關報導》 台灣在幫忙!與索馬利蘭進行防疫視訊會議 捐贈逾2800組PCR試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