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外界質疑 大法官罕見發聲捍衛中立性

·2 分鐘 (閱讀時間)

聯邦最高法院將審理的案件備受外界關注,各種紛擾、雜音、乃至質疑聲也接踵而來,讓大法官近來紛紛打破沉默,對外強調最高法院的權威及中立性。

大法官對外發表演說或談話並不稀奇,但是通常都專注於法學、或是已經成為歷史的事物,鮮少談論當下發生的事情,尤其是政治,而且講話多旨在激勵人心;但是此現象在近期出現變化,九名大法官中,至少有五名大法官在近期公開談論當下事務。

首先對外發難的是大法官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在9月初路易斯維爾大學麥康諾研究中心(McConnell Center)發表演講時說:「我今天在此要向你們保證,最高法院不是由一群依政治、政黨傾向決定的人所組成的。」

巴瑞特說:「媒體及推特熱門話題只報導法院的決定及結果,結果是讓讀者依照自己對該決定及結果的喜歡與否,來判斷法院的對與錯」;巴瑞特說,有時她也會不喜歡某些結果,但是「我的工作不是按照我想要的結果投票」。

接下來是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9月中在聖母大學法學院發表演說,批評媒體將大法官塑造成「依個人喜好判決」的人,「假設他們認定你是如同反墮胎或是其他立場的人,他們就會認定你會做出什麼樣的結果」。

大法官布萊爾(Stephen Breyer)也在9月中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最高法院耗費幾十年才在民眾心中建立聲望,不要把這種聲望視為「理所當然」;布萊爾也批評媒體與政客將大法官依任命總統而認定其派系的做法,強調大法官是依法學,而非政治或意識形態行事。

大法官薩多馬友(Sonia Sotomayor)9月29日在一次演講中說,最高法院接下來的結果,可能有很多讓外界失望的地方。

大法官艾里托(Samuel Alito)則在9月30日於聖母大學法學院演說時,譴責外界用「不光明」、「惡意」、「危險的小團體」、「以『與民脫節、秘密、不恰當、摸黑日程(Shadow docket)』的方式做決定」等措詞形容最高法院。

「摸黑日程」指的是最高法院在短時間內就做出決定,有時甚至是在半夜做出;而日前德州嚴格墮胎法案,最高法院就是依此程序拒絕頒布緊急處分制止,儘管理由是程序問題,但引發外界爭議。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證交會倒數計時 200多家中企恐退出美股市 加速美中經濟脫鉤
民主黨進步派不挺1.2兆基建案 波洛西也沒轍
阿富汗父親絕望高舉女嬰過鐵絲網 現況曝全家平安抵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