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統一壓力 台灣必須「壓平曲線」

美麗島 電子報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病毒席捲全球,瘟疫與恐懼瀰漫人間,相互的仇恨言論蔓延,尤以兩岸之間為甚。新冠增強的仇恨政治,勢將加速兩岸脫鉤。兩岸積極防疫,表現各有千秋,但彼此之間因為感受對方不友善而相互指責,使得原已不睦的關係裂痕加深。台灣民間對於被排斥參加世衛大會,更是負面情緒超載。大陸民眾的對台認知也急遽改變,兩岸交流早在疫情前大半中斷,台灣防抗疫情又是明顯親美反中,對外行為被陸民普遍認定為尋求獨立的掩飾。兩岸關係不僅回不去,且頗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美國對支持台灣的行動超乎尋常,國會通過各種挺台法案,川普官員不時拿台灣抨擊北京,儘管美國意在藉以批評中共體制與政策,挫損中國崛起勢頭,但是美台趨於半官方關係的發展,卻使衝突風險因之提升。

人類歷史顯示,瘟疫與戰爭關係緊密。當中美戰略對抗因新冠仇恨政治而陡增,兩國政府間的對立加深,在軍事與地緣政治橫生意外或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大增。這陣子不但中共戰機繞台或軍艦操演加強,美軍軍艦穿越台海的消息也頻傳,次數與頻率增多,儼然造成新常態。圍繞台海的地緣政治對抗顯然日趨激烈,身為爭鋒焦點的台灣不能掉以輕心,尤其面對中國的軍力與美國越來越接近,而兩岸軍力卻越來越失衡的趨勢,更需戒慎恐懼。

中國大陸官民對台灣的抨擊不斷升高,武統聲浪不絕如縷,代表性的官方語言是斥責台灣「以疫促獨」,媒體則有中評社發文指出,大陸一旦啟動「武統」,解放軍一定是以「橫掃千軍如卷席」氣勢一舉完成統一大業,宣稱「打不打看台灣;怎麼打看大陸;打多久看外部干預程度」。文章雖然講「從武統條件看,大陸決定對台實施武統,並非根據軍事條件有沒有超越外部干預勢力來決策的。」而是不願「同胞相殘」,但深究其實,「外部干預」才是北京投鼠忌器的根本因素。

蔡政府對於對岸威脅升高,也嚴正以對,強調「保持不挑釁、不冒進」的態度。陸委會表明,「我們希望北京當局可以理解,民主的台灣民選的政府,不會屈服於威脅和恫嚇」。蔡政府不卑不懼,主要是憑恃相信有「外部干預」,藉此可以撐過軍事攻擊。

美中對抗因疫而增。因為抗疫不力而使連任徒增風險的川普,為了挽救選情,正對中國拳打腳踢。兩強相爭波及台灣的風險正在升高。從整體上看,目前美國擁有的籌碼與工具,當然遠在中國之上,但願意為台灣付代價的意志,卻可堪懷疑。從這次抗疫的表現可看出美國政府遇事的意志力與抗擊力確遜於中國。雖然美國整體國力大於中共,但對於猝然重大挑戰呈現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窘態,不如中國上下一體打殲滅戰所展現的驚人能量。集權體制無足稱道,但思想集中、權力集中、意志集中的特質,卻在應對重大事變上確有其優勢。相形之下,美國內部割裂與惡鬥嚴重,缺乏凝聚力;對中鬥爭雖是兩黨與官民共識,但迄今未能形成全盤策略,制中舉措忽行忽止,反覆不定,大大制約戰鬥力。此外,美國民意顯示,願為台灣出兵的意願遠低於防衛日本、韓國,所以官方雖磨刀霍霍,但北京若猝然發動對台攻擊,美國究竟有多強的意志力挽狂瀾,殊堪懷疑。

在軍事上,美國軍力雖稱冠世界,但因全球布局,所以備多力分,而台灣又迢迢在千里之外,關鍵時刻立即應戰的軍力未必可以壓制解放軍。兩岸問題專家蘇起教授認為,美國航母固然身經百戰,但只有「世界警察」而沒有「高手對決」經驗;只打過人,沒挨過打。中共飛彈現能快速、精準、並穿透防衛,涵蓋關島以西全部海域後,美軍在五角大廈十八次兵棋推演中就次次敗北。果若如此,台灣還能寄望美國的護衛能力嗎?

美國與中國之間在台海的軍事戰力,隨著兩國差距不斷縮小,將日益無法穩如泰山。美國與台灣建構的防衛戰力既然不可完全依恃,則必須在政治上尋求緩和兩岸緊張關係之道。中共意圖統一台灣,不只是為了解決內戰未完成的狀態,更已鑲坎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國策中,如今面對美國積極打台灣牌,基於一貫不容「內外敵對勢力結合」的思維,絕無放棄統一台灣目標之理。何況疫情激發大陸民眾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和厭台心理,武統聲浪響徹雲霄,有民意作後盾,北京對台施展的統一壓力必然日益增強。台灣如何確保漸趨脆弱的和平局面?

為了緩解統一壓力與戰爭危機,我們或許可以參考抗擊新冠病毒的一個策略,就是所謂「壓平曲線」。 「曲線」是指圖表上的線,會隨著特定傳染病個案數目增加而上升,並因個案數目減少而下降。壓平這條線代表新冠病毒引起的疾病)的傳播減慢,社區或社會不會同時湧現大量病例。在疫情消失前,曲線必然持續上升,並企穩在某個水平一段時間,其後以相同步伐回落。壓平曲線是阻止大流行的良好方法,可以讓醫院騰出更多時間和資源,治療所有需要的病人,拯救生命。否則,如果一大群人同一時間受感染,陡然升高的確診數目會使醫療系統不勝負荷。

以此類比台灣面對的統一壓力,不無參考價值。北京對台的統一壓力與軍事威脅是不會歇止的,我們最佳自保之道是不讓壓力與威脅快速升高,從政治壓力持續升高而質變為軍事壓力,而讓台灣承受不起,蒙受重大傷害與損失。借助壓平曲線的概念,台灣必須消極上不踩紅線,不挑戰其基本立場,不成為外力遏制中國的槓桿,同時在積極上促進交流與溝通,發揮體制優勢,放遠兩岸競合的時程。壓平曲線就是避免對岸敵意急遽升高,處理分離問題的緊迫感不致迅猛上揚,而能緩和以進,平和以對。看看歐美中國面對新冠疫情,從輕忽到失控,無法壓平曲線,所蒙受的傷痛與損害何其巨大,就能明白疏緩強勢發展與拉長攤牌時程的重要性了。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台灣防疫做得好 更要經得起批評指教
沒消防沒警報,柯市府的安檢怎麼管的?
疫情加速新經濟崛起,一堆人仍搶「安穩的工作」...老總看世界的3個劇變
韓國瑜的「逆時中」行徑,除了反罷免還有圍魏救趙的多重目標
真正的超前部署不是封城兵推,是讓生活回到正常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