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板業掘金〉彩晶大買中光電、夏普做Meta生意,元宇宙概念股帶領飛

·8 分鐘 (閱讀時間)

面板業2022年滿手現金,有人期待廠方大膽抓緊勢頭,大動作新建新廠;也有人期待謹小慎微,將利潤回饋給長期支持的股東。不過,或許不用這麼極端,「小擴產」加上「轉投資」也是一條路,彩晶、夏普就是這樣。

「我們最怕的,還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啊!」中小尺寸面板廠彩晶的發言人簡宏毅話語中難掩擔心。

簡宏毅坦言,雖然近期不少面板業者趁著手捧現金,喊出擴產計畫,但全球面板供需小幅度「供過於求」,又有戰爭攪局,一切未必如想像的美好。

過去一、兩年,面板業隨著疫情宅經濟發燒,「慘業」不慘了,友達2021年EPS 6.44元、群創5.53元,面板廠紛紛寫下多年新高。除了大家熟知的友達、群創,在中、小尺寸蹲了許多年的彩晶,2021年淨利為82億元、EPS 2.75元,表現不俗。

在供給端,中國大陸面板產能擴張的腳步稍歇、韓廠退出LCD,帶動面板產業睽違多年的擴張風氣。 除了友達在法說會上宣布將蓋8.5代廠、2022年霸氣花費450億元在兩岸建置產能,台灣的彩晶、日商夏普雖然低調,但也同步接續加碼。

至於群創,雖然不擴產,但靠著與同集團的超視界簽約,也鞏固了大尺寸面板的產能。

友達、群創兩大面板廠對擴產觀點不同,一動一靜受到矚目,到底要不要擴產?是個難題。

但除了極端選擇之外,也有「小幅擴張」的中間派。像第三陣營的彩晶與夏普,分別以不同形式包括買進股份、升級產能,追進市場的需求,走出自己的路。

盤點彩晶的策略有二,一是選擇在既有關係企業的廠房中增加產線為主,二是斥資50億元,在資本市場收購面板下游背光模組、投影機大廠中強光電的股份。

自建產能部分,彩晶董事會去年(2021)7月通過170億元的資本支出,用於建置南科廠區5.5代級新產線,雖然規模比不上建新廠的友達,但這是已是彩晶暌違17年、自2005年來5.3代線啟用以來,難得的再度擴充。

去年眼看面板市況好,彩晶搭上台商洄游的列車,更向經濟部申請變更「歡迎台商回臺投資行動方案」的資格,整筆投資計畫的總金額由先前的27.7億元,加碼到278.67億元,翻了十倍以上,170億元的擴產計畫便包含在其中。

兩年來,除了擴產,彩晶也陸續向關係企業和鑫光電購買南科的不動產、升級原有的產線。不過在2022年,彩晶董事會僅通過53.83億元的資本支出,用於更新設備,而非擴張,看得出面板廠對通膨、ASP(單價)下跌,仍感覺到威脅。

「這些增產、改善的計畫不是不做,但真的要再多考慮,」簡宏毅解釋,已經通過的資本支出,在企業經營的實務上,依照需求仍有可能追減或延期,儘管回台投資優惠有時限壓力,但在商言商,看的還是客戶有沒有需求。

從投資的角度來看,去年賺進不少現金的彩晶,有更多往應用端的佈局。

彩晶的資訊科技顯示器。圖片來源/Hannstar官網
彩晶的資訊科技顯示器。圖片來源/Hannstar官網


彩晶半年來分批收購中強光電的股份,如今已達9.78%,一舉成為中光電最大的法人股東,今年更持續加碼,累積投資將達50億元、占二成股份,意味著彩晶將有能力入主經營層。

不過,簡宏毅強調現階段彩晶對中光電仍是單純的財務性投資。

「高股息還是我們看中的,長年來配息率(payout ration)高,長年七成以上發給股東,至於有沒有產品的合作,現在真的還太早,也算不上策略聯盟,」簡宏毅說。

中光電的產品線除了主流的投影機,也涵蓋螢幕背光,隨著「元宇宙」概念興起,做投影機起家的中光電,用同樣的光機技術,開發出自家AR眼鏡,已有10個客戶正在出貨中。

彩晶握有中強的股份,雖然目前沒有直接合作的產品,但或多或少,能藉由中光電的視角,更接近終端新興的商機。

夏普幾乎包辦全日本面板產能

無獨有偶,靠元宇宙沾光的不只彩晶。

《日經亞洲評論》近期報導,夏普去年10至12月間,出貨給Meta(原名Facebook)用於Oculus Quest 2的顯示零件,每個月已經超過100萬台。這也讓VR 顯示器貢獻夏普的營收累積全年超過2億美元。

面對利基產品強勁的需求,有別於彩晶「原廠擴產」「往應用端投資」的方式,夏普採用「增持股份」,增加對面板技術、產能的掌握程度。

鏡頭轉向日本關西大阪灣沿岸、填海造陸的堺市,這裡是夏普在日本最大、最新的面板生產基地,夏普在大阪投資的堺工廠(Sakai Display ProductSDP),是「非中體系」面板廠裡,唯一的10.5代線廠,擁有大尺寸電視面板的產能。

日本在中、台、韓的供應鏈角力戰中,向來只占全球面板產能不到一成,且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擴充的計畫。

不過2月中,夏普社長戴正吳宣布增加持有SDP的股份,從目前的二成,加碼到100%,讓股權複雜的SDP真正成為夏普的子公司,顯示出夏普對面板工廠的信心與積極。

夏普會長戴正吳。毛凱恩攝
夏普會長戴正吳。毛凱恩攝

2020年,夏普收購Japan Display Inc(JDI)旗下專門生產低階iPhone面板的白山工廠,卻在2021年初,一度宣布要完全出脫手上SDP持股,可是後來又因與買家談不攏條件而告吹。直到2022年3月4日,夏普游移的態度隨著與SDP換股比例確定,才終於塵埃落定。

夏普撮合自家面板與電視,成本是考量

據公告,SDP 2020年營收為1052億日圓,淨損額達1019億日圓,虧損金額較前一年(2019年、淨損196億日圓)暴增逾4倍,已連續第三年陷入虧損,在面板價格受惠於疫情而大好的這兩年,SDP仍虧損,代表著日本面板廠的成本,顯然高得不可思議。

作為夏普會長戴正吳卸任的最後一役,夏普加碼收購一家還在虧損的面板廠,看得出夏普對面板廠到底有多癡迷。

盤點夏普主要生產基地,日本三重縣龜山廠有蘋果筆電、iPad的訂單、白山工廠有iPhone面板,堺工廠負責電視,夏普幾乎包辦了整個日本目前的面板產能。

夏普認為此時收購SDP股份的原因有三,第一,夏普與SDP向來關係深厚,子公司化SDP對夏普而言有採購優勢、其次夏普有電視品牌,且尺寸齊全,作為面板的出海口,收購面板廠有助於上下游整合,最後,夏普將SDP子公司化,有助於籌資。

不過看在TrendForce光電暨顯示器研究處副總邱宇彬眼裡,夏普的這一步,意義並不大。

除了面板的產能並沒有實際上的增加,邱宇彬也回憶,夏普在多年前就想嘗試垂直整合旗下面板與電視的事業,但不算太成功。如今捲土重來,不只條件並沒有更好,還要面對中國大陸已經崛起的電視品牌。

「SDP現在的重要客戶是三星,對三星來說,面板供應商當然多多益善,競爭難以迴避,」邱宇彬坦言,電視品牌要維持競爭力,關鍵還是在成本。

「至於夏普要撮合自家面板與電視,只能說中國的品牌也已不可同日而語,日系面板價格費用偏高,更是不爭的事實,」邱宇彬說。

也因此,回到面板零組件的定位,再看彩晶、夏普的佈局,這群台灣面板業的「關鍵少數」,若不想再陷入壓低價格搶市的泥淖,不想再只有電視、筆電等主流市場,能夠依靠的是對顯示技術的應用,是否動見觀瞻、換道超車。

走過幾年面板價格殺到見骨的慘澹歲月,台灣面板業好不容易喘口氣,夏普、彩晶等如今仍有夢,只是卻顯得更小心翼翼。以這樣的心態往前看2022年,或許面板市場需求仍會有利多與亂流,而業者們也已有更好的抵抗力。

加入遠見雜誌LINE好友,接收更多好文章!

看更多遠見雜誌文章:
面板業掘金〉景氣下行、韓廠不玩,為何友達膽敢接連加碼?
面板業掘金〉群創靠鴻家軍智取大尺寸,股息穩定比瘋狂擴產重要
鴻夏大結局,世界第一的新長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