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快遞員過勞死現象嚴重 到底是誰之過?

·5 分鐘 (閱讀時間)
抗議
14名韓國快遞員由於工作負擔過重而死亡。

36歲的金師傅(Mr. Kim)一直工作到快天亮,在長達21小時的班上他一共投遞了400多份包裹,幾乎快24小時連軸轉了。

金師傅給同事發短信說,「太多了,受不了了」。

四天後,金師傅猝死。像金師傅這樣活活被累死的快遞員在韓國絶非個例。

據韓國快遞公司的工會官員說,除金師傅外,還有另外13名員工由於過度工作勞累而死亡,他們當中絶大多數是負責快遞的司機。

BBC駐首爾記者勞拉·比克爾(Laura Bicker) 解釋說,雖然這14名快遞員的死因無法與工作過度直接聯繫,但死者的家屬把死因歸咎於kwarosa,韓語中用來表示由於工作過度勞累引發的心衰或中風所導致的猝死。

新冠期間,韓國快遞工人更是面臨激增的網上訂單。等待投遞的包裹堆積如山,壓力巨大。

據27歲的張師傅(Jang Deok-jin)家人說,他在連續上了18個月的夜班後體重掉了15公斤。

本月初的一天,張師傅上完夜班回到家時已是早晨6點,他先到浴室洗個澡,一個小時後他父親發現他臉朝下死在浴缸中,年僅27歲。

要弄清真相

張師傅的父親後悔沒有勸阻兒子不要那麼辛苦。兒子的死也讓張父非常氣憤,他雙膝下跪,懇求韓國國會調查兒子的死因。

張父表示,他要讓全世界知道這件事,並要弄清真相。

這14名快遞員的死亡引起了韓國總統文在寅的關注。文在寅呼籲徹底改革快遞人員的工作條件。

在韓國,人們對快遞服務的速度期待很高,通常只需幾小時就可以拿到自己下單的產品,不用等上幾天。但這樣就給快遞人員的工作帶來巨大壓力,特別是在新冠疫情期間人們網購需求猛增。

warehouse
等待投遞的物品堆積如山

今年8月份,韓國勞動部曾介入並敦促該國主要物流公司簽署一項聲明,確保快遞司機得到足夠的休息,而且不要連續上夜班。

之後,韓國三大物流公司都曾公開就其員工死亡而出面致歉。

其中,CJ物流公司表示,他們將增加人手,確保所有快遞人員都加入工業事故保險;韓國電商Coupang物流也表示將僱傭更多員工,但承認該措施不足夠;韓進物流則承諾減少員工的工作量。

但問題是,大多數員工的合同都是與獨立代理商簽的,而不是與公司本身簽訂的。這些代理商則作為員工的中間人。因而,使員工得不到勞動法的保護。

protest
工人抗議要求改善工作條件

「我們要活命」

同時,工會領導人也表示在大多數倉庫也還沒看到增加人手的承諾兌現。

新冠使許多國家網購量激增,加大了快遞人員的工作負荷。韓國更是如此。

BBC記者克比爾上周親自拜訪了在韓國首都首爾郊外的一個貨物存儲倉庫。當時,正有數百名受僱於樂天國際物流公司的工人在這裏舉行罷工,要求改善工資和工作條件。

他們的口號是「我們要活命」。

另一位姓金(Kim Duk-yeon)的48歲的師傅表示,他沒敢告訴家人他參加罷工,因為罷工就沒錢,而他的家人一天沒錢就吃不消。

金師傅表示,之前他以為這份工很辛苦,但今年由於新冠工作量猛增,情況尤其糟糕。

金師傅還說,由於活越來越多、越累,他覺得自己也將有可能會被累死。

Mr.Kim Duk-yeon
金師傅沒敢告訴家人自己參加了罷工

雖然工人們在罷工,但傳送帶上等待投遞的形狀大小各異的包裹在不停地旋轉。數百輛送貨卡車整齊地排成幾行。快遞司機要自己整理要投遞的包裹,然後再去投遞。

金師傅早晨6.30抵達倉庫,要花大約5個小時分揀包裹,然後才能上路。

裝車也非常不易,要考慮物件的大小、投遞循序等像一個巨大的拼圖遊戲,一樣東西也不能落下。

據這裏的司機說,他們每投遞一個包裹可以獲得800韓元(相當於70美分)左右的收入。目前,一個快遞員每天平均投遞350個包裹。

但大多數快遞員還需支付那些把物品送到倉庫來的人員工資,如果投遞晚了或有包裹丟失,他們還要受罰。

在工人罷工後,樂天物流就員工待遇問題與工會達成協議,他們還承諾僱傭更多人手,同時取消罰款懲罰。

一位姓申(Shin Bok-sun)的快遞員是一個有3個孩子的媽媽,她今年43歲。她說,希望將來工作量能減少,這樣她就可以在晚上看到孩子了。

Ms Shin
申女士希望未來能有更多時間陪孩子們。

「晚點沒關係」

申女士表示,他們的工作壓力巨大,有些顧客網購了食品,他們不斷打電話催貨稱等著要做午飯或是晚餐。

申女士還說,要是顧客網購的東西在當天收不到,他們就會打電話來催。

在韓國快遞員過勞死頻頻發生後,有跡象顯示韓國顧客態度有所轉變。

在有些公寓的窗戶上你會看到一些諸如:「親愛的快遞員,晚點沒關係」這樣的條子。

BBC記者克比爾說,在她住的公寓樓中人們會為快遞員凖備一些熱咖啡以及早餐,社交媒體上還出現了#晚了沒關係#、#謝謝你快遞員#以及#我們要阻止讓快遞員死亡#的呼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