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文歷史僅72年?他們怎麼做到「去中國化」?

換日線
·9 分鐘 (閱讀時間)
換日線
換日線

作者:台灣韓國情報站

今(2020)年 12 月 1 日,韓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韓國男團防彈少年團(BTS)第五次登頂美國告示板(Billboard)200 強專輯榜,再次創下新的歷史記錄,其單曲《Life Goes On》更攻下百強單曲排行榜榜首。

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是,該曲歌詞除了副歌部分使用英語以外,其他幾乎均為韓文:一首以韓文為主的歌曲,登頂了美國的告示榜單曲排行,是韓國的第一次。同時這也是繼《Despacito》之後,史上第二次非英語歌曲登頂 Billboard。

韓流之本:韓國僅有 72 年歷史的「國文」

再聯想到風靡全球的韓劇《屍戰朝鮮》、榮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寄生上流》,今年可以說是韓流登頂之年;「韓流」發展迅猛,也在全世界引起了學習韓語的風潮。不少人將這些功績歸功於金大中總統,畢竟其確實曾大力推動韓國文創產業政策、促使「韓流」成真,讓韓國的娛樂及文化開始揚名海外。

不過,若沒有韓文,應運而生的各式「韓流」文本,亦不可能存在。但少有人知道的是:如今各國許多青年男女紛紛學習的韓文,其實是個極為年輕的語言──

目前我們所用的「韓文」,在 1446 年正式被創造出來,但是截至今日為止,其地位受到認可不超過一百年。或者更精確地說,韓文正式作為韓國的「國家語言」,始於 1948 年,至今僅 72 年。回顧韓文的發展,可謂極其艱辛──過程中,更絕對不能不提李承晚、朴正熙兩位總統的努力。

韓文的創造與朝貢體系

根據現有語言誕生記錄,韓文是目前為止唯一具文獻記載「創造過程」的文字,而其創造者,便是朝鮮王朝第四代的君主世宗大王。

世宗大王所著之《訓民正音》記載如下:

「國之語音,異乎中國,與文字不相流通。故愚民,有所欲言,而終不得伸其情者多矣。予為此憫然,新制二十八字,欲使人人易習便於日用矣。」

其譯為:韓國使用的語言與中國不同,無法以漢字流傳(古時朝鮮半島以漢字為書寫工具、但僅有少數士人能夠「轉譯」)。因此即便百姓能夠(以韓文)對話,卻不能將他們的想法(用韓字)寫出來。憐憫於此,我創造二十八個新字,希望所有人都能夠學習,方便使用。

為何強調與「中文」的異同?這是因為世宗大王在位時期,東亞國際體系是以中國為首的朝貢制度──即各國向中國進貢稱臣。而當時的「韓國」(朝鮮),即是大明的藩屬國。

哈佛漢學家費正清指出,東亞地區的文明化,是以中國文化為中心進行的。中國文化具有優越性的史實,表現在與「化外民族」的階級不平等關係上,並以「中國—化外民族」作為二分的劃分基礎。中國與「化外民族」之間的外交關係或貿易,正是依附在所謂的「朝貢體制」上。而這樣的朝貢體制,亦是以中國文化為中心作為思考基礎的具體表現──「化外民族」(包括古時的朝鮮)接受中國文化、朝貢體制,從外交、軍事上的目的,從而轉化對中國「文化優越性」的認同。

事實上,在朝鮮王朝中期以後,朝鮮半島在文化上越發向中國靠攏,甚至帶來政治、文化上惟中國之命是從的封閉性。

反觀在朝鮮王朝初期──即世宗大王「造韓字」時──朝鮮主要仍以「外交行為」來實踐「事大主義」,即明朝對韓國的影響力,尚未成為全方位的「道德性、文化性」壓迫。

5 百餘年前的韓文「去中國化」,受官僚群起反對

然而,世宗大王在 1443 年頒布《訓民正音》後,卻遭到了當時兩班官員和朝鮮文人的抵制,認為「不符中國文化道統」。1444 年,以朝鮮著名學者崔萬里為首,眾臣更上書文言文的《韓字創造反對上訴文》,向世宗表達不滿:

「我朝自祖宗以來, 至誠事大, 一遵華制, 今當同文同軌之時, 創作諺文, 有駭觀聽。 儻曰諺文皆本古字, 非新字也, 則字形雖倣古之篆文, 用音合字, 盡反於古, 實無所據。若流中國, 或有非議之者, 豈不有愧於事大慕華?自古九州之內, 風土雖異, 未有因方言而別爲文字者, 唯蒙古、西夏、女眞、日本、西蕃之類, 各有其字, 是皆夷狄事耳, 無足道者。」

隨後,兩班官僚階級與文人更將韓文貶稱為「諺語」(方言),並拒絕使用。但因為韓文簡單、便利,一般百姓學得很快,於是仍在民間迅速擴散開來,甚至連當時不能受教育的女性也開始學習。而世宗大王想要就此普及韓文,但仍處處受到官僚階級和文人制肘。

其後,由於韓國民間用韓文寫作,大肆批評朝鮮王朝第十代國王燕山君昏庸荒淫,韓文遂被燕山君作廢。在朝鮮王朝的中後期,正如上述朝貢體系所言,朝鮮王朝的文化更逐漸轉以中國為首、向其靠攏,導致最終韓文仍無法取代漢字、乃至普及全國。

冷戰時期,與韓文文字運動

韓文與漢字的爭鬥,直至朝鮮王朝結束仍尚未終結──到了日本帝國殖民時期,朝鮮半島上韓文與中文全部都被禁用,轉而使用日語。1910 年,朝鮮半島淪為日本殖民地後,日本更大力推行日文教育,並控制其他文字、語言的使用。1919 年,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在上海成立,並以韓文、漢字並用的方式進行宣傳和抗爭。1945 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後,朝鮮半島終於擺脫殖民統治恢復政府,並於 1948 年正式建立大韓民國。

在經歷了長達 35 年的殖民統治後,為了重拾韓國文化,開始進行所謂的「韓文推進運動」,如:「只用韓文」、「韓字橫向書寫」運動等等,在 1948 年大韓民國建國的同時,並通過法案確立了韓文的國語地位──即《全用韓字法案》。

雖然如此,但法案內容本身仍十分空洞、抽象,例如:「大韓民國的公用文書使用韓字,但必要時可以漢字並用。」至於什麼是「必要」?既無細則規定、亦無具體實施條款,不少法學界學者甚至將其認為只是一種「宣言」。此外,考慮到韓國獨立前的臨時政府公文,都是以「韓漢並用」的形式寫就,因此最後仍造成了韓字與漢字並用的局面。

然而,隨著 1950 年韓戰爆發,韓國與朝鮮正式分裂成兩個國家,全球進入冷戰格局。韓國(南韓)更對(共產)中國的排斥達到頂峰──這也成為韓文「正式擺脫漢字」的契機:

在「反共」背景下,李承晚總統開始推行廢除漢字運動,同時亦開始大肆批評中國。但在李承晚總統執政時期,其多數有文化的人都是韓字與漢字並用──其根本原因,為不少韓國人是在「中華民國」受的教育。

「此中國非彼中國」,讓去漢字陷入阻力──直至朴正熙時代

雖然當時從政府到民間,輿論批評「中國」的聲浪不絕於耳,但是「此中國非彼中國」:中華民國政府,承認的是韓國政府;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則是承認朝鮮(北韓)政府。

這個矛盾,也影響到了李承晚試圖推行的「去漢字化運動」中:由於多數人受民國時期影響,習慣韓字與漢字並用,並且視「中華民國」為友邦,因此不希望政府直接廢除漢字,這也造成去漢字化工程進行了一小半,便陷入僵局。

後來,李承晚政府被推翻、至朴正熙開始軍事政變,韓國依然是韓字和漢字並用。但是朴正熙在對漢字的態度上與李承晚相差無幾,在「去漢字化運動」方面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朴正熙政府頂著來自學界的龐大壓力,依然通過各種政策手段廢除漢字,直至不使用漢字的年輕一代完全成年。

他更指示有關部門,要求於 1970 年之前全用韓字。並下達了「全用韓字」的 6 條規定:

1. 自 70 年 1 月 1 日起,行政、立法、司法等部門包括所有民用來往文件,一律採用韓字,政府不受理使用漢字的書信文件;

2. 文教部設全用韓文研究委員會,於 69 年上半年內,研究開發易於掌握的標記法與普及法;

3. 積極開發韓文字打印機,將其普及到基層機關單位使用;

4. 積極勸導獎勵言論出版界全用韓文字;

5. 各級學校教科書一律取消漢字;

6. 積極進行古典書籍韓文翻譯工作。

此次去漢字化運動對韓國影響極深,最終造就了現在「全韓字化」的年代。

如今,韓文已在韓國全面推行,甚至借著「韓流」之風盛行,持續對外發揚傳播──不少人記得金大中總統推動韓流文化改革,卻忘了「韓文」本身一路走來的披荊斬棘。

當今的年輕一代往往理所當然認為,韓國人說韓語寫韓文,不是再正常不過了嗎?──然而在過去,這樣的景況卻是前人完全不敢想像的。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從自家文人貶稱方言,到登頂全球殿堂:韓文披荊斬棘的「去中國化」之路》,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電影《王的文字》:一個創造韓文的動人故事,為何引發韓國觀眾不滿?
從中韓兩千多年的歷史交織,看韓國對漢字去留的「愛恨糾葛」

作者簡介:

台灣韓國情報站由來自台北及首爾兩名政治領域出身的年輕人,成立於光州民主運動四十週年的 2020.05.18 。隨著全世界的民族主義極右浪潮、中美對抗加劇,情報站認為台韓關係、台海及朝鮮半島問題有著超乎想像的重要性及相互影響性。情報站希望透過雙邊搬運台韓消息、轉譯專家評論、發佈己身投稿以增進台韓彼此理解、協助大家接收更多台韓資訊。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