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天美術館 海外藝術品歸鄉

李怡芸/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是一個收藏家族美好的故事」擔任《海外珍藏—順天美術館藏品歸鄉展》策展人蕭瓊瑞,以蒲公英黃色作為展覽主色調,也意味著順天美術館創辦人許鴻源的收藏不分藍綠,展現不同文化在此衝擊且最後融合的成果。

順天美術館與文化部於2019年簽署捐贈契約後,藏品將於20日於國立台灣美術館首次對外展出,展品均為順天堂藥廠創辦人許鴻源生前收藏的台灣畫家畫作。在台灣還沒有官辦近代美術館時刻,許鴻源便以一己之力支持藝術家創作,為台灣留下大批藝術作品,文化部次長蕭宗煌表示,在前文化部長鄭麗君提出「重建台灣藝術史」政策時,便與許氏家族聯絡,「一開始沒談捐贈,而是思考流落海外的藝術品和資料應如何保存」最後不負許鴻源遺願,整批作品共計671件,成套不被分散地保留歸鄉。

順天美術館董事長許照信透過影片指出,父親往生後他更體會到父親對台灣的「疼」,捐出這份收藏,既是父親的交待,也是自己有感於台灣人變得更包容,有著「多多呦疼心」。與會的藝術家廖修平憶及當時由畫家謝里法引薦到家中賞畫的許鴻源說,「有些藏家一來就談打折,但許鴻源很客氣,你講多少就給多少」;薛保瑕表示,這些藏品回到台灣,也讓今日的自己重溫了80年代美國留學時,在兩種文化衝擊和摸索中的自己,對創作者而言尤其珍貴。

李梅樹紀念館館長李景光指出,李梅樹不愛賣畫,在許鴻源的堅持下割愛了3張,事後又覺得既然賣畫收了一大筆錢,再送許鴻源夫婦肖像作為回報,且第一張畫得不甚滿意,乾脆又畫了第二張。蕭瓊瑞表示,此次藏品展上,可同時一窺李梅樹不滿意的一幅肖像,以及許鴻源收藏的一幅肖像,「可以比較看看他到底哪裡不滿意」!另有意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