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軍全球對抗氣候變遷 美國準備好了

·5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提名前國務卿凱瑞出任總統氣候變遷特使,並承諾上任後將迅速重新加入《巴黎協定》,這也代表美國再度領導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那天不遠。

文/徐薇婷 (中央社駐華盛頓記者)

2020年11月24日,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向外界宣布他的多項外交、國安人事提名,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將出任總統氣候變遷特使的前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這項提名向世界大聲宣示,美國準備好再度領導氣候變遷議題。

氣候變遷列美四大危機 凱瑞出任總統氣候特使

凱瑞提名案之所以特別受到關注,其中一個原因是總統氣候變遷特使是新職位,過去不存在,凱瑞未來也會成為美國國安會一員,確保氣候變遷議題會被放置在白宮戰情室(Situation Room)議程上。

凱瑞2004年曾代表民主黨角逐總統大位,但敗給共和黨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他之後在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擔任美國國務卿,是促成《巴黎協定》的功臣之一。拜登選擇如此一位重量級政治人物出任總統氣候變遷特使,充分展現他對氣候變遷議題的重視。

事實上,自拜登宣布參選總統以來,氣候變遷一直是他競選主軸之一。2020年8月20日,拜登正式接受民主黨總統提名,他在演說中列出美國目前面臨的四大歷史性危機,其中一項就是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日益威脅。

氣候變遷之所以能與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伴隨疫情而來的經濟危機,以及美國社會對種族正義強烈呼喊並列,一大原因跟川普(Donald Trump)退出《巴黎協定》,並大舉鬆綁或撤除環保相關規定有關。

川普大砍法規退出協定 氣候主導權拱手讓人

根據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統計,截至2020年8月4日,川普共採取74項削弱美國對環境保護的作為。川普2017年就職之際,就承諾會致力創造對企業友善環境並解除法規管制;他上任不久就針對各項環保法規頒布行政命令,包含美國先前保護國內空氣品質、水質與應對氣候變遷等規定。

布魯金斯研究所特別 點名川普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2017年6月1日,川普承諾要退出由195個聯合國成員國共同簽署、致力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巴黎協定》。2020年11月3日大選日翌日,美國正式退出《巴黎協定》,成為全球首個且唯一退出該協定的國家。川普之所以有辦法大砍美國環保規定,原因是歐巴馬任內國會不願拿出作為,他只能仰賴現有法律與行政命令來管制溫室氣體排放。

舉例來說,2007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認定溫室氣體符合《清淨空氣法》(Clean Air Act)中對空氣汙染源的定義,可依法管制。歐巴馬因此透過該法設立「潔淨電力計畫」(Clean Power Plan),削減電廠溫室氣體排放。

但川普上任後,除了以較寬鬆規定取代「潔淨電力計畫」,也廢除其他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的法規。其中大受影響的包括汽車與輕型貨車燃油效率規定—歐巴馬時代訂定,汽車燃油效率至2026年須年增5%,但川普卻放寬規定至年增1.5%。

此外,由於川普競選總統時承諾要復甦美國煤礦產業,他上任後特別著重鬆綁或廢除化石燃料生產與使用規定,包含解除在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Arctic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探鑽石油的禁令。

川普四年執政下,美國甘願放棄全球氣候變遷戰役中領導地位,保護環境也被排除在核心政策之外,大大阻礙美國削減溫室氣體排放進度,這些做法與心繫全球氣候的拜登中心思想大相逕庭。

拜登政府減排趕進度 最快2月重返巴黎協定

競選期間,拜登提出美國2050年前達到零排放的目標,他也計劃恢復或加強川普任內努力撤除的規定,例如限制溫室氣體甲烷的排放、提高汽車燃油效率標準,及禁止公有土地上開採化石燃料等。

拜登也承諾,上任後將迅速重新加入《巴黎協定》,最快可望在2021年2月達成。《巴黎協定》是2015年底通過,目標是要讓地球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與工業時代前相比最多攝氏兩度內的範圍。

美國媒體CNBC引述康乃爾大學氣候科學家、2018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報告主筆麥霍華德(Natalie Mahowald)表示:「既然美國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之一,也是主要造成氣候變遷的國家,美國重返《巴黎協定》具有相當重要性。」

拜登若想重新加入《巴黎協定》,不需要參議院支持,僅須致函聯合國說明美國重返意願,並會於30天後生效。一旦正式重新加入,美國會需要依據協定,訂定國內降低溫室氣體排放自願目標,也須定期報告進度。

歐巴馬執政期間曾提出2025年前,要將美國溫室氣體排放較2005年減量26%至28%的目標。美媒分析,美國重返《巴黎協定》後,外界將會期待拜登政府更新這項目標,並端出能降低國內電力與能源產業排放量的具體計畫。

更重要的是,由於川普除了退出《巴黎協定》,也多次以「騙術」(hoax)形容氣候變遷,拜登政府未來也須致力重建與協定簽署國之間的信任。

此外,許多國家已紛紛在過去提出大膽氣候計畫,例如身為全球最大碳排放國的中國,提出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承諾,歐盟則誓言在2050年前達成同樣目標。由於美國過去四年減排進度停滯,拜登未來可有不少進度要趕。

不過,如同拜登過去多次強調,他的團隊已準備好上任首日就展開工作。這也代表,美國再度領導全球氣候變遷議題的那天或許不遠了。

【延伸閱讀】

川規拜不隨 停建圍牆解套無證移民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