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扛起阿爸的江山 金元福包裝企業執行長陳郁卉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不愛商科、喜愛哲學的陳郁卉,進入父親陳志堅的真空成型食品包裝廠開拓外銷業務,她以雷厲風行風格力爭國際認證、添購設備,18年就讓營業額從1億多元暴增逾42億元。

陳志堅出手大方,陳郁卉常需處理父親放帳造成的爛攤,還曾隻身赴美追債,無法自主的挫折感,一度得到憂鬱症。3年前父親癌逝、接班的弟弟輕生、自己遭逢婚變,三重打擊下,她憑著對父親、弟弟的思念扛起家業,也開始學會放下不必要的執著。

採訪這一天,一身素白的金元福執行長陳郁卉領我們走入辦公室,所有員工都行以注目禮,帶著敬畏眼神,態度異常客氣。業務部總監郭哲宏透露:「執行長特別重視待客禮儀,客人一進門,全員要起立,誰沒有站起來就死定了。生產現場也是,所有人都要看著你點頭,沒做到是犯天條。」

陳郁卉小檔案

現職:金元福包裝企業執行長

出生:1977年(41歲)

家庭:離婚,育有1子

學歷:輔仁大學哲學系

輔仁大學國際創業與經營管理碩士

經歷:金元福包裝企業業務、業務副理、業務經理

休閒:下廚、看影集

座右銘:順著流走

經營心法:學會放權,相信專業

以身作則 雷厲風行

「他們不一定會喜歡我,因為我對自己很嚴格,也用同樣標準去看別人,所以他們大部分的人其實很怕我。」陳郁卉以身作則,上班遲到就用特休去換。員工私下形容她「雷厲風行」,鶯歌廠、冬山廠都有整點報時鐘聲,辦公室不得吃東西、嚼口香糖,彷彿軍隊按表操課。

陳郁卉形容年初啟用的展示間是「無印良品風」,手中一體成型的雙色餐盒是特色產品。
陳郁卉形容年初啟用的展示間是「無印良品風」,手中一體成型的雙色餐盒是特色產品。

轉入陳郁卉一手打造的展示間,模擬各式盒子擺在生鮮超市、甜點烘焙店的情境,「義美小泡芙裡面的盒子、桂冠火鍋餃及湯圓的包裝盒、快車肉乾的肉紙盒都是我們做的。無論產能、設備,我們都是亞洲最大。」她聲線柔細,卻語帶豪氣,金元福是國內真空成型食品容器龍頭大廠,去年營業額超過四十二億元,年產品總重量近十萬噸,其中PET材質占8成。

產品行銷40國,外銷逾9成,尤以美國客戶為大宗,美國最大莓果生產商Driscoll's、速食店Taco Bell、美國甜點餐廳Cheesecake Factory、中東的肯德基及SUBWAY都是其客戶;外銷訂單都是陳郁卉一手開發,「我爸一直說,努力不一定會成功,更何況不努力?所以我處於一種隨時隨地很努力的狀態,覺得不能鬆懈。」

金元福是陳郁卉已過世的父親陳志堅與母親吳美雲所創,金元福總裁吳美雲回憶,創立金元福前,陳志堅做過抽水馬達、道路工程,他參觀台北機械展後靈光一閃:「這個機器(真空成型機)好像在印鈔票,喀嚓喀嚓很好玩,我來做這個好了。」

開拓外銷 協助家業

吳美雲的父親是泥水匠吳水,1978年,夫妻用娘家給的房子貸款80萬元創辦金元福,租下樹林廠與買入第一台真空成型機,找顧問學習,從耶誕燈飾、魔術方塊的包裝盒做起。

陳郁卉回憶,冬山廠2014年底動土,父親陳志堅當時已身體不適,仍每日親自巡廠。(陳郁卉提供)
陳郁卉回憶,冬山廠2014年底動土,父親陳志堅當時已身體不適,仍每日親自巡廠。(陳郁卉提供)

創業頭6年,金元福遇過3次水災,樹林三龍水溝大水淹過整條街,產品、機器設備一夜間全被大水捲走,「那時我開始知道,人不能勝天。」吳美雲平靜說道。

3歲就幫忙接電話的陳郁卉說:「我對商科毫無興趣,高中是校刊社社長,當時很認同伏爾泰說的:『我不贊成你的意見,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最後考上離家最近的輔大哲學系,吳美雲一旁吐槽:「她爸爸說選那什麼哲學系,以後是要做什麼頭路?」

當時公司都靠姑姑溝通間接外銷的訂單,父親希望陳郁卉協助開拓外銷,於是她大學畢業先考上外貿協會半年班,千禧年元旦正式進金元福當業務,「年資好好算,幾年幾月幾天都算得出來。」她記性極好,公司遷移擴廠的日期、地址一清二楚,不確定的地方馬上查證,務求精準。

陳郁卉第1年進公司,帶著父親設計的提把蛋糕盒赴世貿參展。(陳郁卉提供)
陳郁卉第1年進公司,帶著父親設計的提把蛋糕盒赴世貿參展。(陳郁卉提供)

「剛進公司前面3年真的好痛苦,要學的東西很多,也沒有生意。」最早公司沒有網站,父親在貿易雜誌大手筆買廣告,她就做廣告帶進來的單子。

她把客人當老師,一位印度裔的英國客人啟發她認識印度,教她貿易、了解市場,帶她從英國曼徹斯特到倫敦,沿路拜訪客人,早上五點出門,半夜才回飯店,「順便參觀餅乾工廠看包裝流程,我就知道怎麼設計我們的盒子。」

客人倒帳 跨海討債

有了單子後,節儉嚴謹的陳郁卉和出手大方的父親,卻常因訂單起爭執。負責財務的吳美雲無奈:「我先生放帳(讓買方延後付款)的機率實在太高了,先生較獨裁,女人不能有什麼聲音,女兒比較會跟他抗議。」

掌管財務的金元福總裁吳美雲(右)形容女兒陳郁卉(左)個性好強,從小就看好她適合接班。
掌管財務的金元福總裁吳美雲(右)形容女兒陳郁卉(左)個性好強,從小就看好她適合接班。

陳郁卉苦笑:「有一次我擋了客人12個貨櫃的訂單,法國出差回台發現,12櫃都出完了!我爸說:『耶誕節檔期,客人產品需要盒子,沒有盒子,你害客人斷貨怎麼辦?』他不會想到我們拿不到錢怎麼辦?後來那客戶真的倒帳了。所以那時我跟我爸有很多爭執,超煩的。」

出貨後錢要不回來,客人也不接電話,不願善罷甘休的她還飛到美國,埋伏在客人公司門口,跨海「討債」才追回200多萬元的部分貨款。

陳郁卉剛進公司前幾年,設備還沒更新,「美國很多東西又大又深,要用壓空力道很強的機器才會成型得很漂亮,我們當時還用半壓空,比較陽春的機器做。初期做外銷,真的很受挫,好不容易拿到一張單,產品做出去卻NG。」父親起初反對添購壓空機,她用產品客訴、實際訂單需求來證明,父親轉而大手筆購入,目前金元福已有38台壓空機。

父女爭執 屢提辭呈

她也不斷說服父親取得國際認證,起初父親認定為此增設的文件管理人員沒有直接產值,她則堅持「現在做外銷,客人都要看這個。」父親終於慢慢接納,金元福陸續取得ISO、HACCP等認證,去年更取得最高級的英國零售商協會(BRC)證書。

陳郁卉(右)形容父親陳志堅(左)「超帥」,父女都有高挺鼻子。(陳郁卉提供)
陳郁卉(右)形容父親陳志堅(左)「超帥」,父女都有高挺鼻子。(陳郁卉提供)

父女之間理念的落差,對陳郁卉而言是一大煎熬,她苦笑說:「跟爸爸共事16年,我提辭呈至少5次,真的受不了,因為我沒辦法真正做決定。我已經很努力,可是很多事情卻不如預期,就是連續不斷的打擊,可是我又很想做好,那個失落是很大的。」

求好心切的她,剛進公司前期都以廠為家,「工作到半夜,上樓洗澡睡覺,隔天7點45分下樓上班,每天這種生活。我吃憂鬱症的藥吃了5年。」她開始尋求轉念,上身心靈課程,接觸印度聖者、受洗為基督徒,「上帝不會把你不能負的軛放在你肩上,祂給你這個坎,代表祂相信你有能力去穿越。」

2006年,爸爸屬意接班的弟弟陳郁文進公司,由陳郁卉打下的外銷業務已占一半,營業額也比6年前倍增,姊弟一起做外銷,她的重擔開始減輕。6年前她生下兒子,與父親的衝突也明顯淡化,「可能我自己當母親了,比較能同理父親。」

隨著訂單飛快成長,樹林、鶯歌二廠無法再擴產,2014年,陳志堅不顧家人反對,決定回家鄉宜蘭蓋第三廠。「那時我爸的構想是退休要回宜蘭管廠,弟弟管鶯歌廠、我負責樹林廠,一人一廠剛剛好。最後他賴皮先走了。」陳郁卉淡然吐出,2015年父親罹癌猝逝後,弟弟因無法接受而輕生,留下母女臨危受命,合力撐起家業。

遭逢家變 人生走鐘

回首家變、接班這一年,陳郁卉深吸一口氣,大嘆也自嘲:「被抓來管工廠,真的是人生的大走鐘。」她吐露:「我對弟弟的離開有非常多自責,我覺得我沒有把他顧好,對爸爸是有非常多思念。因為還有對他們的愛跟想念,我會有動力,自己再去振作起來。」

  • 陳郁卉主導工廠生產後,加倍投資日本、德國機器設備。
    陳郁卉主導工廠生產後,加倍投資日本、德國機器設備。
  • 陳郁卉導入數位監視系統,手機、電腦都可即時關注3個廠的生產現況。
    陳郁卉導入數位監視系統,手機、電腦都可即時關注3個廠的生產現況。

原本工廠由父親掌管,她不懂機器,逼自己跟各國廠商開會了解,加倍投資購入日本、德國設備;原本討厭數學,她也積極上課進修,逼自己學會看報表,「過去3年真的是更加燃燒自己,可是我現在可以給自己拍拍手。」

陳郁卉讓老公司換上新頭腦:「我們現在正在做工業4.0,第一步要把所有資料數據化,雲端管理。我們常做的產品上千種,模具有5000多副,如何在少量多樣的訂單下,保有生產彈性、同時提高自動化,是我們現在要解決的挑戰。」她也相準全球外帶外送風潮,將父親率先全台設計的提把盒再革新、升級,將推出更美的餐盒公版設計。

學會授權 相信專業

她坦言,接班第一年,不相信別人會做好,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就連產品目錄都自己寫腳本,「我要做郊遊野餐的概念,自己買菜自己煮、放進包裝盒,真的好累。」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因為我覺得我做得最好啊!」她哈哈大笑,即使管工廠很硬,沒忘記自己心裡文藝、軟性的一塊:「台灣包裝材料太醜,我想要把美學帶進來,我敢說這2、3年的目錄,亞洲我們做最好。」

  • 陳郁卉設計的產品目錄,跳脫父親傳統做法,凸顯產品情境、更國際化。(陳郁卉提供)
    陳郁卉設計的產品目錄,跳脫父親傳統做法,凸顯產品情境、更國際化。(陳郁卉提供)
  • 陳郁卉設計的產品目錄,跳脫父親傳統做法,凸顯產品情境、更國際化。(陳郁卉提供)
    陳郁卉設計的產品目錄,跳脫父親傳統做法,凸顯產品情境、更國際化。(陳郁卉提供)

以前陳郁卉事事要插手,「時間不夠用,不得不放手,在可承擔風險範圍內讓下屬決策、執行,我做最後驗收。這3年來,我自己覺得最大改變是學會放權,還有相信專業。」她也延續父親對美國最大客戶的承諾,3年不收模具費,為客戶省下至少5億元模具投資。

父親、弟弟離開的同一年,也是陳郁卉婚變的那年。她身為業務主管,常要接待應酬,「前夫有非常大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他認為我該有一個媽媽的樣子,可是我告訴他,我也是一個公司的主管。」離婚後,她全心投入工作,「再重來一次的話,不結婚也不錯。」

一位影響陳郁卉很深的英國穆斯林客人近年辭世,她為紀念他畫下「生命之花」,題為「歸真」,盼他回歸阿拉懷抱得以安息。(陳郁卉提供)
一位影響陳郁卉很深的英國穆斯林客人近年辭世,她為紀念他畫下「生命之花」,題為「歸真」,盼他回歸阿拉懷抱得以安息。(陳郁卉提供)

走過憂鬱,經歷父親驟逝、弟弟輕生、婚姻觸礁,「我現在告訴自己,順著流走,生命會有最好的安排,我把自己分內做好,其他就讓上天去安排。」放下不必要的執著,陳郁卉花10多年才理解這道理。

後記 律己律人鎮工廠

陳郁卉回憶,父親是那種「半夜睡不著,凌晨3、4點會到處去巡廠」的人,「以前都笑我爸,工廠要老闆每天這樣顧,乾脆關一關算了啦!等我自己真的坐到爸爸這位子,我也會半夜開車,凌晨3點到宜蘭巡廠。」

她發現半夜總會有人偷睡覺、玩手機,抓不勝抓,「工廠紀律要出來,一定要偶爾突擊一下,讓他知道老闆有在注意。」從員工形容她「雷厲風行」,可見女老闆的霸氣不亞於男性,同樣鎮得住工廠。


更多鏡週刊報導
【包裝女王番外篇】情字這條路 她發現這東西是「心魔」
【包裝女王番外篇】她把文青風帶進這家40歲老公司 讓型錄有「氣質」
【包裝女王番外篇】迪化街富家女 無常人生悟出這道理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