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一片衛生棉打天下

國內最大衛生棉製造商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原是營造出身,1983年因大哥投資失敗接手公司,憑藉工程背景研發生產機械,製造出第一片國產衛生棉,並陸續開發護墊、化妝棉、紙尿布、濕巾等產品線,還拿下嬌生、P&G代工訂單,去年營收41億元。

育有2子2女的戴榮吉,原打算交棒兒子,但2個兒子先後離世,他感嘆父子情緣淡薄,83歲的他至今仍硬朗地站在第一線拚搏,宛如台灣衛生棉產業的活字典,見證了台灣衛生棉從無到有的歷程。

戴榮吉小檔案

  • 出生:1934年生(83歲)

  • 家庭:已婚,育有2子2女

  • 現職:康那香公司董事長

  • 學歷:淡江英專

  • 經歷:戴竹營造公司經理

  • 休閒:爬山

  • 座右銘:白種人可以做的,黃種人也能做

  • 經營心法:相信專業

拿出9月新上市的蕾絲滾邊衛生棉,戴榮吉坐在康那香台南將軍區的辦公室內,熟練地將包裝拆開,一個大男人對著衛生棉反覆端詳、神色正經,不見一絲尷尬,相較之下,一旁拍攝的男攝影記者倒有點不知所措。

二子接連逝…「他們的命就是這樣,我們父子緣份較淡。」

「你看這護墊邊滾了蕾絲紋路,又是粉紅色的,市面上還沒有人能做,用看的就很漂亮。」接著他抽出護墊中間的吸水層,再將水倒在上頭測試,看水分短短2秒就被吸收,他才放開笑容。在衛生棉界打滾40多年,拆解衛生棉對他如同家常便飯。

戴榮吉今年83歲,穿著天藍色西裝、繫上鮮紅色領帶,顯得精神奕奕。本該是頤養天年的年紀,卻還留在第一線打拚,因為育有二男二女的他,原打算交棒給兒子,無奈二個兒子因病相繼離世,還好,從公司基層做起的二個女兒挑起接班重責,大女兒戴秀菁負責國內自有品牌,任職總經理的二女兒戴秀玲,管理公司營運與代工品牌。

談起白髮人送黑髮人,原本笑臉迎人的戴榮吉神情頓時黯淡、不願多談,只說:「他們的命就是這樣,我們父子的緣份比較淡。」

戴秀玲不捨地說:「弟弟負責營造,大哥進康那香一路從業務基層做起…哥哥跟弟弟的離開,對父母親的打擊很大。人生會經歷很多酸甜苦辣,我們在他身邊就是希望他活得快樂,陪他一起走過那段,其實很不容易熬過的時間。」話才說完,眼眶裡盡是淚水。

接手賠錢貨,「公司資本額3千萬元,到底賠多少不知道。」

戴榮吉出生在台南靠海的將軍區漚汪鄉下,爸爸戴竹原是砌石工人,受到日本人賞識,協助申請開營造公司,家裡其他7個兄弟姊妹最高學歷只有國中,唯獨他,一路從省中念到淡江英專(淡江大學前身),最受父親寵愛。「我比較活潑,以前高中不能留頭髮,我高三快畢業時,就故意把頭髮留長。」

戴榮吉剛退伍就幫忙家族營造事業,「營造公司是以我爸『戴竹』的名字命名。」早年做工程多是土法煉鋼,全靠人工挑土、挖地,打橋墩地基時,一下挖,地下水就會往上湧,造成地基不穩。

但他偏不信其他國家也如此施工,常跑台北的日本書店,學習外國工法,曾負責台中港、曾文水庫、高速公路等政府工程。「後來我做雲林土庫大橋,就是參考日本技法抽乾地下水再打樁,我是台灣第一個用這個技術的,讓地基可以很深、很穩。」

60年代,台灣女性在生理期時,大多裁剪不穿的衣服,或將衛生紙摺成長條狀,墊在內褲上使用,但那時日本已有衛生棉問世,「我大哥有一個朋友剛從日本回國,他跑來找我大哥,說有一個叫衛生棉的生意可以做。」

1969年,戴榮吉的大哥、前台南縣議長戴再生和朋友合資,在台南佳里成立三森公司(1971年改名康那香),買進日本中古機械,向日本技師學習生產技術,賣起名為「康乃馨」的衛生棉。

但做了五年多,美國嬌生、寶僑(P&G)、日本花王等進口衛生棉陸續在台販售,吸水度遠勝國產品牌,原有的3家國產衛生棉廠紛紛倒閉,起初有做衛生棉的台灣舒潔也專注在紙業上,停產衛生棉,碩果僅存的康那香,市占率萎縮剩3%,瀕臨關廠。

1983年,家族學歷最高的戴榮吉,在戴再生要求下接手康那香。「那時公司資本額3千萬元,到底賠多少我也不知道。為了搞清楚這門生意還能不能做,我去台北查資料,發現嬌生、寶僑是排名世界TOP 500的企業,嬌生的獲利排名還排到前20名。」

「我想,白人可以做好的生意,黃種人也能做好。」戴榮吉有些不服輸地說,不織布是衛生棉最重要的材料,大豆、稻草、麻等都能混合做出不同應用的不織布。為了找尋更好的材料,戴榮吉週週開車去台北查資料,也常出國看展覽,「幾乎全世界都跑透了。」

高薪挖主管…「一間公司要贏,主管要贏別家公司的。」

從營造跨界到生產衛生棉,在民風保守的台南鄉間,他是否曾因做女人的東西被挖苦?戴榮吉笑說:「當然不會,這就是一門生意,頂多別人會好奇,你怎麼會做到這種產品?」

戴榮吉認為管理公司要靠專業經理人,在大學同學介紹下,他到外商公司高薪挖角主管業務、財務、行銷、管理公司與工廠5大領域的專業經理人。「為什麼公司會變差?就是因為人才不如人;一間公司要贏,主管要贏別家公司的。我掛總經理的月薪是4萬2千元,那5個人,副總要求8萬元、經理要求6萬元,我全都給。」

有了人才,生產硬體也得跟上。早年衛生棉生產機械都從歐美、日本進口,價錢高得嚇人,當兵時是空軍維修師的戴榮吉,索性自己動手設計機械。他找工專機械科畢業的年輕學子一起開發模具,研發出第一台國產衛生棉機。

圓滿意奏捷,一戰成名,市占率從3%跳升到18%。

「國產的衛生棉是長條型,裡面放吸水紙,外商用紙漿,吸水力更好,我一看就知道,產品輸人家是應該的。」戴榮吉解釋:「衛生棉的結構有三層,第一是防水、透氣的聚乙烯膜,第二是吸水層,第三才是表層,我設計的機器,把三種材料同時掛在機械上,啪一聲,衛生棉就跑出來了。」

不過,當時康那香生產的衛生棉都是長條型,太厚、尾端也不符人體工學,使用時經血容易側漏。戴榮吉又自行開發機器,將衛生棉的前後兩端改為更貼身的弧形。

這款名為「圓滿意」的衛生棉,讓康那香一戰成名,市占率從3%跳升到18%,後來圓滿意前後弧形的設計,被運用到衛生棉兩側,有翅膀的蝶翼衛生棉才流行。戴秀玲補充:「我爸做工程出身,對不織布一開始也是跌跌撞撞,但他很肯學、也很授權主管,看很多資料研究,還會拿衛生棉回來給家裡的女孩子試用。」

出口製棉機,前陣子還賣去白俄羅斯,比衛生棉好賺。

採訪時,戴榮吉常自稱是「草地囝仔」,其實他對經營品牌很有想法。一接手,就把公司經營管理中樞遷往台北,台南佳里、將軍區四座廠房只負責生產,「那時在佳里想喝一杯咖啡都沒地方喝,待在這裡要做什麼生意?」

康那香在台北總部搬過5次家,戴榮吉先租後買,每次都挑精華地段。他得意地說:「我們這草地所在(鄉下地方)的公司,可以在台北信義路買四百坪辦公室的也很少了。」

戴榮吉軟硬兼施,原本目標是3年損益兩平、5年賺錢,沒想到提前第3年就賺錢。尤其,他自行研發的機械,生產出的衛生棉品質勝過歐美,讓他拿下P&G、嬌生等大廠代工訂單,還做起機械外銷的生意。他驕傲地說:「前陣子機械還賣去白俄羅斯,歐美原裝的賣6、7億元,我一台賣4億元,比衛生棉還好賺。」

康那香能自行開發機械,便從衛生棉、護墊等女性用品,延伸出尿布、濕巾、成人尿褲等不織布周邊產品,也被美國專業不織布雜誌《NONWOVENS INDUSTRY》評選為全球前40大不織布廠商。 去年營收41億元,70%為代工、30%是自創品牌。

目前康那香已成為最大國產衛生棉製造商,每年仍投入上千萬元開發新產品,且都由戴榮吉拍板定案。「我會去想我們人需要什麼東西?像濕巾可以拿來卸妝、抗菌、擦屁屁,甚至是廚房,端看你的材料要應用在哪裡。」

例如擦拭廚房油垢的濕巾,就是戴榮吉遍尋配方,才從美國找到橘子皮萃取液摻入;涼感濕巾則有薄荷等涼感成分,「你開車很累拿起來擦臉,說不定還可以救命。」戴秀玲則認為:「有新產品、新材料,才能在市場上立於不敗之地。」

1997年,康那香在歐美品牌的邀請下登陸上海、成都設廠,近期也開始在中國推廣自有品牌康乃馨,未來借助中國免關稅優勢,外銷東南亞。

不笑很嚴肅,所有小孩子看到他,都哭著跑掉。

受日本教育的戴榮吉,不笑時像個嚴肅的長者。說起27歲結婚,與太太莊純蘭交往,臉上堆滿笑意得意地說:「全靠我主動出擊,她當時在銀行上班,我去領錢時看她水水(美美),就決定要追她,請她跟她同事吃一碗五角的四菓冰追到。」

「小時候所有小孩子看到他,大家都哭著跑掉,但其實他是很開朗、樂觀的人。」戴秀玲說:「以前爸爸在做水庫營造時,幾乎都待在深山裡,一週回家一次,都帶全家出去吃飯。」

140多年前就在台南將軍區定居的戴氏家族,近年戴榮吉將爺爺戴牛蓋的閩南式三合院重新整修,並取名「牛園」。指著後院的300年莿桐樹,他說做生意就像種果樹,把果樹養大了,每年都會結出新果實幫你賺大錢。

上車前,他回頭望了祖厝笑了笑:「哩想攏謀吧(你想不到吧),為什麼住在這裡的草地囝仔,可以去台南二中念書?這很不容易呢!」

後記:83歲也愛追速

定居台南市區的戴榮吉,每天都自己開車到康那香位於台南佳里、將軍的廠區上班。

「因為司機開太慢了啦!」戴榮吉揮揮手說:「我自己開車,30分鐘就到了,開17公里哪有很遠?」

駕駛BMW Z4跑車上班的戴榮吉說:「以前高速公路還沒通車,我從將軍開到台北要8個鐘頭,通車後,我開3個半小時就到台北了。」提到愛車,83歲的老董興致全來了,意氣風發宛如少年郎。


更多鏡週刊報導

【你不知道的頭家】83歲愛追速 3.5小時台南飆到台北
【衛生棉活字典】因為這個原因 這家台商不做加料產品
【衛生棉活字典】靠一碗5角的四菓冰 他追到水某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