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中澳政治紛爭不斷 重口味外交招式罕見

盧伯華
·4 分鐘 (閱讀時間)

近幾年來中國大陸與澳大利亞之間的政治紛爭與貿易戰逐漸升級,已達到國際上和平時期罕見的激烈狀態。造成這種狀態的原因相當複雜,包括歷史的、地緣政政治與國際局勢,只有經濟不是紛爭的來源,但卻是所有政治紛爭的受害者。澳大利亞內部政治問題又經常拿中國大陸做議題,不可避免地傷害到兩國關係,但在中方的看法中,澳大利亞又不具備美國的條件,卻擺出與美國一樣的架勢,這對中國來說當然是不能忍受且必須給予強烈反擊。

近幾個月來,中國大陸對從澳大利亞進口的7個領域農產品包括葡萄酒、大麥和牛肉、木材、棉花和澳洲龍蝦等實施一系列緊縮措施,包括中斷貿易、加徵關稅、行政阻撓與設定新的貿易障礙,還加上限制投資及旅遊等等。澳大利亞稱大陸的行為是經濟脅迫,甚至已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WTO)訂定的貿易規則,打算向世貿組織提起貿易訴訟。

中澳貿易紛爭其實只是兩國政治紛爭的犧牲品,中澳的貿易互補性極強,不像中美間的貿易在戰略、科技與經濟安全上有愈來愈大的競爭性。澳洲輸往大陸的多數是農漁產品與礦產,每年大約一千餘億美元,佔其外貿總額的1/3,比例相當大,而中國出口到澳洲則多數是工業產品。

因此,大陸一直認為向澳洲購買農產品,澳洲應該心存感激,而該國農民與企業界確實也非常重視且珍惜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但是,澳洲政府卻在地緣政治上與美國站在一起對抗中國,在新疆、香港議題上與西方國家一個鼻孔出氣。北京雖然理解亞太國家懾於美國威勢或對中國戰略疑慮不得不跟隨美國的印太政策,但澳洲卻是其中政治語言最激進、動作上也最誇大的國家。

相較於另外兩個印太地區與中國衝突較多的國家是印度與日本,其中印度與中國貿易較少,另一個日本雖然貿易量大,但一方面大陸對日本工業技術上仍有依賴性,另一方面日本對中外交上一向謹言慎行,在許多議題與立場表達上顧及北京顏面,因此磨擦較少。但澳洲則完全不同,它在貿易大量依賴中國的同時,在地緣政治與人權議題上一直以極高調的方式給予中國嚴厲批評,這讓中國很難忍受。如果用大陸政府官員與官方媒體的語言來形容,就是「為什麼每年花1千多億購買你的農產與礦產,卻在這些議題上對中國如此不客氣」?美國戰略上對抗中國,外交言辭高調,中國受限於技術、貿易等多種因素不得不容忍,但「澳洲對中國憑什麼衝得比美國還兇」?

澳洲之所以在對中國議題上如此高調,主要還是來自於國內政治競爭,政黨之間經常拿中國議題做為相互攻訐標的,原因無他,正因中國議題牽涉的兩個重要的領域:經貿高度依賴與亞太戰略地位競爭,因此中國政策成為澳洲國內選舉時繞不開的議題,用來攻擊政敵時也格外有效。加上澳洲一向自認為是亞太的西方國家,有種族上的優越感,對中國的指指點點用不著顧及其感受,而發表強烈的政治語言還能有利於獲得政治利益。因此,由於經貿需要,近幾年來有更多的澳洲媒體派出記者駐在北京,媒體有關中國的報導大幅增加,但雙方關係卻日趨惡化。

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澳洲對中國的政治語言一直都是所有國家中最嚴苛的,直到美國蓬佩奧出任國務卿之後才被他超越。中國對澳洲的反應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絲毫不假辭色,日前才透過大使館向澳洲遞交了一份被稱為「14條罪狀」的外交文件,讓澳洲極為憤怒。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布挖苦澳洲部隊在阿富汗殘害無辜的推文,又引爆兩國外交上一陣唇槍舌劍,這類事件在近代外交史上都是極為罕見的作為。

英國學者侯偉(Fraser Howie)在其合著的《紅色資本主義》(Red Capitalism)一書中指出,中國對澳大利亞在貿易上與外交上的動作是要傳遞一個信號:「我是大國;你是小國」,美國能對中國做的事,你不見得能做,美國對中國說的話,你不見得能說,放下你的白人優越感,對這個每年花一千多億美元買你產品的客戶說話要客氣點。若從經貿上來看,雙方有強烈的互利互補性,但政治性格上,卻勢必經常會爭吵不休。